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下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高兴的同时,对心计深沉的表妹更提防了。
    大郡王妃面上不显,笑道:“行,我这就把陆家的亲事给办妥。”
    邵彤云浅笑道:“辛苦表姐,往后咱们会省心很多的。”
    ******
    仙蕙还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对于她来说,只知道孝和郡主不慎掉入江中,被人救了,然后高宸平安的把人送了回去,再接了闯祸的周峤离开。回了邵府以后,她让人往庆王府送了一支百年老参,表示慰问之意,听说孝和郡主没事儿就撂开了。
    三天后,传来孝和郡主跟陆涧订亲的消息。
    “砰!”仙蕙手一抖,把个青花瓷的甜品盅给摔碎一地,强力掩饰道:“有些烫,赶紧收拾一下。”心下慌乱不明,怎么会……,孝和郡主怎么会和陆涧订亲?想问,又不便贸贸然的乱问。
    厉嬷嬷瞅了她一眼,没言语。
    上前帮着丫头收拾碎瓷片,哪里烫了?分明就是在撒谎。
    仙蕙起身道:“我自己出去逛逛。”不让丫头跟,随手捏了一把团扇出去,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心思早飘远了。刚穿过珠帘,正正好撞在一个结实的人墙上面,根本没有多想,抬头就喊,“哥哥……”
    高宸看着她,嘴角微翘,“你喊我一声哥哥也使得。”
    仙蕙一双明眸瞪得溜圆,见着他,活像是见着鬼了一样!“你、你……”因为心里才想着陆涧,心虚之下,甚至忘了害臊,紧张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厉嬷嬷朝丫头们递了个眼色,都退到内门外。
    反正都是订了亲的人,门口有下人守着,腾出点空给人家小两口才是正经。
    “我才见了你母亲。”高宸大大方方的进了门,像是主人,在椅子上坐下,还自己倒了一杯茶,“因为孝和赶着要订亲,所以商议了下,打算把我们的亲事也提前,哥哥嫂嫂得赶在前头。”
    哥哥嫂嫂?仙蕙脸上发烫,心里发虚,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能吃了你吗?”高宸不悦,“你站在门口做什么?”本来想着提前婚期,担心她觉得太赶,受了委屈,才特意过来安慰一番的。
    ――她还不领情。
    仙蕙磨磨蹭蹭过来,坐在对面,低着头完全不敢看他。
    高宸以为她是害羞也没多想,又解释道:“那天孝和不是掉水里了吗?是一个秀才救了她,姻缘天注定,就干脆给他们订了亲。”
    原来如此!仙蕙心里大致明白过来。
    继而又是一惊,好端端的,陆涧怎么会在邵家看台下面?难道说,那天自己看到那个人真的是陆涧?可他,为什么要去救孝和郡主啊?难不成,他是误会……,掉下去的人是自己?越想心绪越是不平,动荡不已。
    “你一惊一乍的做什么?”高宸打量着她,琢磨道:“你不喜欢我过来看你。”
    仙蕙心虚啊,紧张啊,潜意识就怕高宸误会自己喜欢陆涧,不喜欢他,――虽然现在也谈不上喜欢,但肯定不能说实话啊。
    “喜欢、喜欢!我喜欢……”她一着急,话到嘴边卡了个壳儿,“你……”舌头打了个卷儿,才吐出后半句,“……过来看我。”
    这下轮到高宸怔住了。
    半晌过后,他的眼里带出一抹笑意,“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直白的一个姑娘。”


☆、第52章 情意绵绵 
    仙蕙顿时朱霞满面,羞窘难当。
    “不是。”她急着解释;“我不是说我喜欢你,啊不……”越解释,越不合适;又怕高宸猜疑她的心虚;赶忙补道:“我也不是说我不喜欢你。”
    高宸自动把仙蕙的那些解释,当做女儿家的害羞;不好意思。
    他灿然一笑,“你是在说绕口令呢。”
    窗外阳光明媚,好似一条条的玉带投射进来;勾勒出他俊美的脸部轮廓;眉似山、眼如水,映照得他宛若珠玉璀璨。特别是那份少见的温暖笑容;带出柔和之意,让他在冰山下露出真实的一面。
    仙蕙怔怔的;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他不进容颜俊美;性格冷静、内敛,做事细致稳重,而且还是天潢贵胄的身份,除了性格冷了一点,简直无可挑剔。
    这样的男人,不正是少女们梦寐以求的夫君吗?自己应该喜欢他啊。
    “发什么呆?”高宸难得心里软了一角,口气缓和,“你过来。”伸手指了她的额发,“让我看看你额头上的伤,好的如何了。”
    仙蕙摇摇头,后退了两步,“很难看的。”
    高宸心情不错,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生气,反倒耐起性子道:“你在宫里的那幅惨淡样子我都见了,还能比那更难看吗?”他起身,朝着她走了过去,“听话。”
    仙蕙还想后退的,但他有种居高临下、不容置疑的威严,竟然生生被“听话”二字给定住,乖乖的站在原地。只会小小声的拒绝,“不,不好看,真的……,那些疤痕不好看的。”
    高宸勾起嘴角,“我又没说嫌弃你。”甚至还开了一个玩笑,打趣道:“你是皇上御赐的四郡王妃,就算难看,我也退不掉的。”
    他抬手,修长的手指落在那挽成一道弧线的额发上。
    仙蕙吓得一缩,掩耳盗铃的闭上眼睛。
    高宸眼里的笑意更浓,看着面前清丽绝伦的少女脸庞,那长长的睫毛,落出一道淡青色的弧线,――像是振翅的蝴蝶,轻轻颤动。她肤色白皙莹润,在阳光下,泛出半透明莹玉一般的柔软光泽。
    他怔了怔,心里生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感觉。
    好似春天万物苏醒,春风一呵,忽地给人间大地染上了一抹最初的新绿。
    那种奇妙的感觉在心里流淌,很细、很轻,很微弱,却给他带来全新的感受,让他在不适应的好奇中,指尖多停留了片刻。
    指感柔软,心中的悸动又浓烈了几分。
    仙蕙不明白,他一直点着自己额头做什么?心里只觉得时间缓慢,好像过了半辈子那么长,闭着眼睛,发抖道:“你……,看完了没有?”
    高宸收回心思,不由失笑,自己这是紧张什么?她又不是别人,是自己光明正大的未婚妻,做什么弄得跟调戏良家妇女一样?心下坦然起来,轻轻掀开她的额发,视线落在深浅不一的肉色疤痕上面。
    “还疼吗?”他问了一句有点傻的话,有点疼惜。
    “不疼了。”仙蕙的额发猛地被掀起,觉得少了点什么,很不舒服,就想抬手把头发放下来,结果一抓,却抓到一只阳刚的男人之手。她顿时脸色绯红,急急松开,睁开眼睛慌张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高宸感受那一瞬不可思议的柔软、滑腻,好似无骨,还有淡淡的馨香,让他出于本能反手握住了她,轻笑道:“你和我已经订亲了,……故意的,也没关系。”
    啊,什么叫故意的也没关系?自己才不是故意的。
    仙蕙的脸顿时红到不能再红,好似快要滴血,她羞赧无比,用力抽了一下手又没有抽出去,不免更窘迫了。
    “你别……”她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咬着唇,红艳欲滴。
    高宸看着她明亮的眼眸,嫣红的脸颊,以及红润诱人的小嘴,身体里的感觉变得更加奇怪了,似乎……,有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但他骨子里的冷静,及时打断了这种旖旎的念头,松开她的手,然后转身坐了回去。
    毕竟还没有成亲,太过头,就不合适了。
    他在流云榻上正襟而坐,移开视线,转移话题道:“回头我让人找点专门消除疤痕的上好膏药,你多抹抹,年纪轻,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继而脸色微寒,“至于宫里那位贵妃娘娘,你不用记挂,她将来逃不过陪皇上走一程的道路。”
    本朝规矩,皇帝驾崩以后,除了皇后和继任皇帝的生母,所有后妃一律殉葬。
    依照高宸平日谨慎冷静的性子,突然间说起宫闱的事,且还涉及到了今上的宠妃梅贵妃,言及对方生死,如此这般显然很是逾越了。
    仙蕙却来不及分析和感激,只有羞赧,连头都抬不起来。
    耳畔似乎听见高宸在说什么,又叮嘱了什么,最后迷迷糊糊的,连他几时走的都不知道。还是厉嬷嬷进来了,推了一下,“二小姐,你怎么呆在这儿了?”
    “哎。”仙蕙醒神,旋即羞窘交加的去了里屋。
    厉嬷嬷目光闪烁,方才四郡王在里面呆了许久才走,这位又是羞窘难当,莫非发生了什么“好事儿”?可看二人穿戴又是整整齐齐的,里面也没动静,顶多就是这位被四郡王偷香了一口吧?啧啧,没想到四郡王内里还是一个急性子。
    过了两天,高宸让人送来一个漂亮的珍珠发箍。
    仙蕙的脸又红了一下。
    厉嬷嬷看在眼里,不免越发证实了心里之前的猜测,笑着摇了摇头,――到底是年轻人,难免有冲动把持不住的时候啊。
    很快,仙蕙和高宸的婚期定了下来。
    因为明蕙是姐姐,她和宋文庭的婚期已经订在了六月初二,择最近的,仙蕙和高宸定在了六月十二,相隔不过十天。然后另一头,孝和郡主跟陆涧的婚期也定下来,选在六月二十八。
    这一个月里,前前后后统共要办三场姻缘喜事。
    要说时间是有些仓促的,但是邵家有钱,庆王府不缺钱也不缺人,全力以赴动作起来自然飞快。至于陆家,则是全听庆王府安排,合八字、聘礼、嫁妆、布置新房,几家的人全都日夜以赴,愣是在一个月的功夫里赶出来了。
    初二这天,明蕙穿上大红织金的嫁衣准备出阁。
    仙蕙心里高兴无比,――前世姐姐不仅嫁妆寒碜可怜,而且当时东院和父亲又闹得很僵,出嫁那天的气氛很是不好。不只如此,还得忍受花枝招展的荣氏和邵彤云,以及她们的隐隐炫耀,今生这些烦恼都没有了。
    她看着姐姐羞涩明丽的脸庞,心情愉悦,只觉得天空都变得更蓝更宽广了,鸟儿的鸣叫也清脆悦耳,喜滋滋道:“姐姐,你高不高兴?”
    明蕙低了头,羞涩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氏笑嗔道:“别打趣你姐姐了。”手里握了一卷神秘的东西,撵小女儿道:“你出去,我和你姐姐单独说几句话。”
    仙蕙活了两辈子也还是一个少女,不明所以,“干嘛撵我啊。”
    厉嬷嬷上来拉人,“二小姐,沈太太要和大小姐说点为人妇的私密话,回头你出阁了,也会跟你说的。走走,我们先出去罢。”
    仙蕙似懂非懂,恋恋不舍的先出了门。
    她回屋独坐,想着姐姐马上出嫁,自己也很快也要嫁入庆王府,暂且撇开大郡王妃和邵彤云不说,想到高宸,往后到底要怎么两个人独处啊?在她看来,简直就像是一道巨大的鸿沟,不知如何逾越。
    ******
    庆王府内,高宸也有着相似的烦恼。
    他 自幼有点古怪的脾气,不喜欢别人靠近,王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他的喜好,谁也不敢没事去亲近这位郡王爷。但是前几年,约摸高宸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些心思 重的丫头耐不住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时常在他她面前晃荡,不是抛个媚眼儿、甜甜一笑,就是借着端茶倒水失手,碰上一碰之类。
    这让他有点烦不胜烦。
    干脆把屋里所有的丫头全撵了,一个不留。
    现如今,在沧澜堂伺候饮食起居的是几个小厮,领头便是初七,另外还有侍笔、侍墨、侍纸、侍砚,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