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宸瞅着庶出的妹妹,又是湿哒哒的,又是被陌生男子搂抱,成何体统?女儿家的名节,比起性命来说都更重要!当即朝侍卫喝斥,“让围观的人散开!”
    可惜今天观看龙舟赛的百姓实在太多,慢吞吞的,好半晌才腾出一片儿空地。
    高宸当即脱下自己的外袍,上前一把抓住孝和郡主,裹了起来,根本来不及细看救人的是谁,吩咐道:“看好他,等下再做赏赐。”实则是怕消息传开闹出乱子,等空了再做处置,只是委婉的说法罢了。
    他将庶妹放平在地上,用力压她的心口让她吐出河水,“孝和!你醒过来。”
    几下过后,孝和郡主“哇”的一声吐出水来,一阵呛咳,然后便是大哭,把脸紧紧埋在哥哥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高宸松了一口气,没死就好,这才抬头看向救人的年轻男子。
    “陆涧?”他吃惊道。
    陆涧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抹了抹额头上面的湿头发,和脸上的河水,然后才行了一礼,“四郡王。”看了看孝和郡主,心下一阵茫然,“既然人没事,那我就先回去换身衣裳,告辞了。”
    高宸没有想到是他,有点意外,但是认识的人也就不必盯着,颔首道:“今日多谢你出手相救舍妹,等得空,再亲自登门道谢。”看向初七,“抬一顶轿子过来,让人护送陆公子回去。”
    “是。”初七应了。
    陆涧知道他这是不愿声张,毕竟事关孝和郡主的名节,可以理解,保证道:“还请四郡王放心,在下知道事情轻重,不会胡言乱语的。”等轿子一来,看都没看孝和郡主一眼,便告辞而去。


☆、第51章 喜欢 
    陆涧心中甚是后悔。
    说起来,自己今天真不该过来的。
    最开始忽地听说她被选为秀女;进了京,惊骇之余,心下更是悔恨不已;恨自己瞻前顾后;没有早点和她把亲事给订下来。甚至忍不住想;哪怕她嫁给了别人,也比送去皇宫那种见不得人的地方好啊。
    如此愧疚担心过了两个多月,喜讯传来,她又平安回来了。
    可惜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又得了一个残忍的消息,镇国夫人认了她做义女,皇上赐婚,将她许配给四郡王了。
    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
    原来她做秀女进宫让自己心痛;嫁给别人;也是一样心痛。
    “没缘分啊。”宋文庭叹气;然后陪着自己喝了一下午的闷酒。
    原以为,自己喝完了那一顿闷酒就能忘了她。可是越想忘,反而越是想起她宜嗔宜喜的清丽脸庞,灵动如珠的明眸,一直甜到自己心里的清澈声音。
    人生中第一个闯进心房的少女身影,久久挥散不去。
    前几天,偶尔听宋文庭提起邵家的人会来看赛龙舟,于是鬼使神差的,就想再过来看她最后一眼,然后斩断情缘。那高高的看台上,有个倚在栏杆边的清丽身影,好像是她,是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
    或许是心有灵犀,她似乎发现了自己,远远的感觉到隔空有目光投了过来。
    ――这便足够了。
    圣旨赐婚,她有她的无奈、苦处,已经将来大好的前程,自己今生注定和她有缘无分,又何必再苦苦纠缠?不如从此一别两宽,各自心安。
    原是心情哀凉打算离开的,偏偏人多,走了半晌也没走多远。
    忽然间,邵家的看台上坠了一个人影儿下来!人群里发出惊呼声,“天哪!有人掉河里啦!”仿佛记得,那衣裙颜色正是所穿的,当时情急,又顾不上细想分辩,脑子一冲动就跑去救人。
    ――救上来的却是不是她。
    自己救错了人,不过也幸亏自己救的人不是她,否则她受惊吓不说,――自己和四郡王的未婚妻搂搂抱抱,那还了得?!高宸肯定生吞活剥了自己,她也不会好过,情况只会比现在更加麻烦。
    不过……,现在也很麻烦。
    陆涧头疼不已,觉得再也没有比今天更愚蠢的一天了。
    ******
    另一头,高宸亲自护送孝和郡主回了王府。
    然后他接了周峤,返回看台,只说孝和郡主有点身子不适,没有多说详细。但是庆王妃又不是傻子,岂能猜不到有事?因而没有心情再看什么赛龙舟,而是领着王府的女眷们一起回去。
    到了庆王妃的犀照堂,高宸叫了舞阳郡主、周峤,一起留下。
    等丫头关上门,便喝斥道:“小峤跪下!”
    庆王妃和舞阳郡主都吓了一跳。
    周峤情知自己闯祸闯大发了,一面哭,一面老老实实跪了下去。
    舞阳郡主忙问:“你哭什么?谁欺负你了?”
    周峤抽抽搭搭的低着头,不敢说。
    “谁敢欺负她!”高宸语气很是不好,目光冷冷扫过外甥女,指责道:“你今年马上就十一岁了,不小了,再停两、三年就该出阁嫁人,还是这么整天胡闹!”连带姐姐一起迁怒,“姐姐以后还是少疼她几分,才是对她好。”
    庆王妃眉头微蹙,并没有开口替女儿维护脸面。
    王府里,得有一个人能够镇住场子,才不至于翻了天,况且小儿子若非气极了,绝对不会如此劈头盖脸的训斥。
    反倒担心不已,不知道外孙女到底闯了什么大祸。
    舞阳郡主的气焰也弱了几分,小声嘀咕,“怎么了嘛?”心里有点发虚,拍了拍周峤,“别哭了,好生听你四舅舅的话。”
    都说长兄如父,庆王府的情况则有点略不一样。
    庆王进入晚年以后,变成了一个神佛道爷,每天只管烧香炼丹、诵经拜佛,以求长生不老。大郡王高敦则是稀里糊涂的,只对一些玩乐的事情上心,啥事儿都不管,完完全全的撒手掌柜,剩下高齐庶出、高玺年幼。
    所以,高宸反倒担当了长子长兄的职责。
    他把今儿的惊险说了一遍。
    “这还了得?!”庆王妃脸色大变,虽然猜测庶女出了点事,但绝对没有想到如此惊心动魄,当即指着外孙女,恼道:“你呀,怎么能胡闹到如此地步?”
    舞阳郡主也是脸色微变,气得骂女儿,“你这个惹祸精!”
    周峤只是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
    高宸听得略微心烦,况且哭又解决不了问题,因而皱眉道:“大姐,你先带小峤回去,该责罚的不要手软,免得心疼她反倒将来害了她。”挥挥手,“去吧,我和母亲商议一下孝和的事。”
    舞阳郡主被兄弟训得一肚子的憋屈,可又不得不听,心下郁闷,只得在周峤身上狠狠拍了几下子,“都怪你!没轻重的东西,看我回去不把你的手心打烂。”
    周峤哭哭啼啼的跟着母亲走了。
    庆王妃已然有了决断,说道:“马上把孝和给嫁了!”
    高宸眉头微挑,“这么急?”
    庆王妃的目光里有着担心,还有烦恼,“你也说了,今儿孝和落水的事,是在邵家看台上闹出来的。可是旁人怎么会知道那是孝和?只会猜测是邵家女儿落了水,明蕙不显眼,未来的四郡王妃仙蕙才惹人注意,传来传去,可就成了你的媳妇不清楚了。”
    高宸心思一转,旋即明白了母亲的曲折心思。
    “所以。”庆王妃叹道:“这件事情就算可以遮掩,也不要遮掩,得马上就把孝和的亲事给订下来,让大家知道是她出了事儿。”
    庶女和幼子儿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而对于高宸来说,这同样也不是多困难的抉择。他跟孝和郡主本来就感情淡薄,再加上万次妃一向和母亲有龃龉,自然不会舍不得庶妹,更不至于舍已为人,――当然是自己和母亲的颜面更要紧,自己的妻子更值得被保护。
    “若是如此着急,倒也不用太过麻烦。”高宸思量了下,说道:“不如学一学皇后娘娘的法子,丑闻也可以转化成喜事,皆大欢喜。”
    庆王妃疑惑道:“你是说,把孝和嫁给救她的那个人?”
    高宸点头,“那人并非市井粗鄙之徒,是个秀才,人也长得清清爽爽的,且刚好年轻未婚,原本就是儿子认识的一个朋友。哦,他还有个挚友,叫宋文庭,是仙蕙姐姐的未来夫君。”
    庆王妃脑子里转了好几圈儿,才理清楚关系,询问道:“你是说,刚巧救孝和的那个人,是仙蕙姐夫的朋友?是秀才,人也不错,对吧?”
    “嗯。”高宸点了点头,眼里带出几分冷冷讥笑,“如果我们把孝和嫁给别人,就算这样,也难免会有风言风语,不如成就一段佳话。”
    皇后娘娘不就是用的这一招吗?挺好使的。
    庆王妃颔首道:“那行,事不宜迟赶紧定下。”等儿子走了,让丫头叫了大郡王妃过来说话,“今儿孝和落水,被一个秀才给救了。我的意思,既然他们有缘分,就干脆定下这门亲事好了。”
    大郡王妃微微张嘴,又闭上,稳了稳心神才道:“行,儿媳这就去办,让那家人赶紧上门提亲。”笑着问道:“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哥儿?这么有福气。”
    “姓陆,单名一个涧字。”庆王妃说了陆家的大概情况,以及住所。
    大郡王妃心头一跳,“哦,儿媳知道了。”
    等到听完了婆婆这边的吩咐,一转身,就去找了表妹邵彤云,然后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疑惑道:“以前你跟我抱怨过几句,说是姨父把仙蕙看上的一个穷秀才,准备订给你。我隐约记得,好像叫陆什么的……?”
    “陆涧?!”邵彤云吃惊不已。
    “还真的是他啊?!”
    “呵呵。”邵彤云轻笑,继而妙目流转,“若是他,这可就有点意思了。”
    “怎么说?”大郡王妃忙问。
    “那用问吗?”邵彤云轻笑,手里一柄海棠花的绡纱团扇轻摇,“你想想,要说陆涧去看龙舟不稀罕,大伙儿都看,可他为何单单在邵家看台旁边?又为何会不顾性命去救孝和郡主?这里头的那点弯弯绕绕,不明摆着的嘛。”
    “你是说……”大郡王妃细想想,顿时又惊又喜,“陆涧原是为了去看仙蕙,然后呢,以为是仙蕙掉了下来,所以……”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呀,这可真有意思啊。这陆涧心里已经有了仙蕙,再跟孝和订亲,似乎有点不太好了吧。”
    邵彤云一声冷哼,讥笑道:“对啊,郎有情妾有意呢。”
    大郡王妃缓缓琢磨,“仙蕙是皇上御赐的四郡王妃,退不掉,但若是……”若是能让高宸猜疑她,冷落她,――那她这个四郡王妃的位置,也坐不稳啊。
    “表姐。”邵彤云低声道:“这可是一次大好的机会啊。”
    “我知道了。”大郡王妃喜不自禁,得意笑道:“我悄悄透一个风给孝和知道,让她去闹,咱们根本就不用脏了手,坐享其成便是。”
    邵彤云眉头微微一蹙,在心里骂了一声蠢货!继而舒缓神色,细细道:“若是孝和郡主闹黄了陆家的亲事,反而不美,不如顺其自然,让这门亲事赶紧给订下来。”她的嘴角一勾,“有根刺,一辈子在四郡王心里拔不出来,岂不更好?”
    大郡王妃把她这话细细咀嚼,片刻后,终于了悟。
    是啊,要是孝和郡主闹黄了和陆家的亲事,闹出陆涧和仙蕙有过瓜葛,固然能让高宸心里不痛快,但……,又怎么能比得上陆涧做了庆王府的女婿,一辈子让高宸难受来得更好啊。
    心下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高兴的同时,对心计深沉的表妹更提防了。
    大郡王妃面上不显,笑道:“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