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想怀清又觉好笑,明明天潢贵胄金银窝里生出来的皇子,却长了一条老百姓的舌头,不喜欢山珍海味,倒喜欢老百姓的家常饭。
    怀清琢磨着回头让慕容曦写几个字,等他走了,自己可以开个面馆,就叫张记面馆,把慕容曦的字往上一挂,有皇子背书,客人还不乌央乌央的,至于写什么字,怀清眨着眼,一拍桌子:“就叫天下第一面。”
    甘草进来道:“姑娘说什么天下第一面呢,今儿咱们吃炸酱面。”
    怀清道:“没什么,对了,你让厨娘把面先擀出来,等我哥回来再下锅。”
    甘草道:“刚陈皮说,让我知会姑娘,守备府许大人在引凤楼摆宴,汝州府的大小官员都到了,今儿晚上爷不回来吃了。”
    怀清这才想起来,可不嘛,就算许克善再瞧不起她哥这个七品知县,六皇子却住在县衙,宴请慕容曦,岂能没有她哥作陪,再说,既有汝州府大小官员,她哥这个南阳的父母官不在,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俗话说的好宴无好宴,今儿晚上的引凤楼恐怕热闹了。
    慕容曦一下轿,候在引凤楼门口的官员忙上前见礼,慕容曦扫了一眼,见汝州府大小官员都到了,却不见汝州府布政司的黄国治,不禁看向许克善。
    许克善忙道:“黄大人病了好些日子了,实在起不来炕,托微臣在六皇子跟前替他请罪呢。”
    慕容曦道:“今儿也不是什么正经儿大事,不过就是吃顿饭罢了,黄大人为国操劳以至染病卧床,何罪之有,近日本皇子识得一名神医,赶明儿带着她去瞧瞧黄大人的病症,若果真药到病除,也省的耽误了布政司的公务。”
    许可善目光一闪,忙道:“微臣替黄大人谢六爷恩典,六爷请。”
    慕容曦迈脚走了进去,张怀济官卑职小自然落到最后,他后头跟的是县丞赵成栋,赵成栋如今也觉出事儿不大好了,这一回不禁来了个张怀济,六皇子也来了,且这张怀济一来就搭上了六皇子,以至于,六皇子没去守备府却住进了南阳县衙,这事儿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
    要说六皇子看上了张怀济的妹子,赵成栋是不信的,张怀济的妹子才多大,一个十四的小丫头罢了,模样儿身材都没长开呢,就算有些姿色,如今也生涩非常,六皇子是谁啊,那可是经过见过,多少风流阵里趟过来的主儿,能看上这么个青涩的丫头,岂不可笑。
    若不是看上张怀济的妹子,就只能说,皇上这回是下了严旨,势必要把南阳的山匪连根儿拔了,六皇子这才疏远许可善而抬举张怀济,若真如此,自己可就得提前站队,不然,末了清算的时候,可没自己什么好儿。
    可站在张怀济一边儿,赵成栋又有些不踏实,张怀济没根儿没叶的,就算扳倒了许可善,估摸也没好果子吃,自己还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才能左右逢源。
    正想着,却见前头知府大人陈延更落后一步,仿佛等什么人,赵成栋左右看看,没见着谁,心里正纳闷呢,就见张怀济一拱手。赵成栋不禁撇了撇嘴,心说,张怀济可真托大,莫非以为陈大人等的是他这个七品县令。
    刚这么想,就见陈延更拱手回礼:“怀济老弟,这一向少见了。”
    赵成栋就在张怀济身后不远,故此陈延更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禁大惊,陈延更可是有了名的眼高,平常人连眼角都不带夹一下的,今儿怎会主动来跟张怀济打招呼,且看两人的意思,根本不像上下级,亲近处好比挚友。
    赵成栋暗道,莫非自己看走了眼,这个张怀济不禁有门路,这门路还不小,不然,陈延更怎么肯折节下交。
    在邓州城的时候,怀济跟陈延更,几乎天天在一块儿,谈诗论词也算志趣相投,这一晃一个月不见,此时相见,倍感亲切。
    怀济道:“兄台既到南阳,该往家里去才是。”
    陈延更低声道:“是想去贤弟家里拜访的,却听说六皇子在贤弟府上,愚兄去了却不妥当,好在咱们兄弟相交,也不再这一时一日,来日方长。”说着进了引凤楼。
    许克善陈延更陪着慕容曦坐在首席,张怀济做与次席,赵成栋瞅准机会低声道:“原来张大人跟知府大人有交情?”
    张怀济道:“邓州城有过数面之缘,蒙陈大人看得起,吃过几次酒。”
    赵成栋心说,那可是知府大人,能随便就跟谁吃酒的吗,这话谁信啊,不过,张怀济既这般说了,自己却不好再追问,便呵呵笑了两声,指着下头的舞台道:“不怕张大人笑话,虽这引凤楼开在咱们南阳县,今儿却是下官头一次来,果真不同反响,不同凡响啊……”
    正说着,忽楼里的灯尽数熄灭,众人讶异的时候,忽听丝竹萦耳,由轻到重,由远及近,飘飘渺渺,美妙非常,随着丝竹乐起,下头舞台四周的纱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伴着灯光,一个身着霓裳轻纱遮面的女子翩然起舞,即便看不清五官,可越是如此,越引人遐想。
    回眸眼波流转似醉人的江南春水,一转身,姿态曼妙,真比得上那月中嫦娥,绮丽舞姿动人心魄,一曲罢余音绕梁,竟让人回味无穷。
    楼里烛火重新亮了起来,陈延更不着痕迹的看了许克善一眼,心里暗道,看来许克善这会是真怕了,竟寻了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尤物来,其目的恐怕有两个。
    一个是想用美色绊住六皇子,以免六皇子真下心思查起税银之事,他这个南阳守备脱不了干系。
    二一个,想来是怕六皇子真看上怀济的妹子,怀济可是一门心思剿匪,若搭上六皇子,他想把怀济这个南阳知县拿掉就难上加难了。
    许克善机关算尽,殊不知,早把他自己算进去了,六皇子是什么人,天潢贵胄,皇上的龙子,什么美人没见过,便许克善把九天玄女弄下来,也不稀罕,且,美人常见,想寻怀济妹子那么个丫头却难。
    即便只隔着车厢,有过一面之缘,张怀清也给陈延更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不说人家那一身神鬼莫测的医术 ,就是那个聪明劲儿,可着大燕也难寻出第二个来。
    故此,陈延更倒觉慕容曦看上怀济的妹子,一点儿都不奇怪,只不过以怀济的官位,张家的出身,就算有叶府老太君撑着,也至多谋一个侧妃,即便如此,也是一步登天。
    如今说这些还早,倒是许可善,这一回怕是白费心机……


☆、第26章 
    慕容曦道:“轻云蔽月;流风回雪,精彩精彩,便京里的百花洲也难寻出如此舞艺超群的女子来;许大人果真是行家。”
    听前头许克善还沾沾仔细,这最后一句入耳;却有些不自在;周围的官员想笑不敢笑,陈延更别开头咳嗽了一声,才忍住;心说;六皇子这句够损的,明着是夸舞姬的舞姿,暗地里却损了许克善。
    许克善装作没听见后头一句,腆着脸低声道:“此女容貌更盛舞姿。”
    “哦~”慕容曦瞟了下头的女子一眼。
    许克善拍了拍手,那女子袅婷婷上得楼来,到慕容曦跟前缓缓下拜:“奴家柳妙娘给六皇子请安;六皇子万福金安。”吴侬软语,柔媚入骨,真能酥了男人的骨头。
    慕容曦道:“摘了面纱我瞧。”
    女子应声,纤手卸落面纱,随着轻纱落下,四周鸦雀无声,陈延更心道,难为许克善了,也不知从何处寻来这么个倾国倾城的佳人。
    慕容曦赞道:“果真称得上色艺双绝。”
    许克善忙道:“这是微臣特意从江南寻来的清倌人,若能伺候六爷,是她三生修来的造化。”话里的意思不言而明。
    慕容曦道:“既如此,许大人的好意,爷若不领,倒说不过去了,这么着,一会儿送去县衙吧。”
    许克善一愣,心说,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把慕容曦从县衙弄出来,怎么还要回去,想着忙道:“六皇子千金贵体,总住在县衙岂不委屈,若六皇子瞧不上微臣的守备府,不如就宿在引凤楼。”
    慕容曦扫了眼面前的桌子,佳肴美酒,应有尽有,可他这会儿脑子里想的却是一碗热腾腾的炸酱面,白花花筋斗的面条,拌上红彤彤的炸酱,再放上细细的白菜丝儿,真真说不出的美味。
    就他这个从小吃惯了各种美食的皇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想起炸酱面就不由想起那丫头,张怀清也是他长这么大没见过的,京里那些世族闺秀跟她一比就像一个个僵硬的泥胎,一颦一笑都是工匠捏出来的,没半分鲜活气儿。
    跟他府里那些丫头也不一样,那些丫头没她这样的本事,也没她的胆子,更没她这么多鬼主意,一个面都能让她捣鼓出花儿来,总之,张怀清是自己从来没见过丫头。
    慕 容曦这几日都在想,若有这么个丫头在跟前岂不有趣,有了这个念头,今儿跟她说的那句话,还真不是玩笑,只不过后来想想,这丫头年纪太小,没开窍呢,自己这 会儿真把她弄回府去,小丫头一跟自己使性子,本来好好的事儿倒不美了,所以再等两年也好,不是有句话说,好饭不怕晚,稍待些时候,说不准更有惊喜。
    想着过两年这丫头该长成什么样儿了,应该比现在好看一些,心眼子更多一些,心眼子就别多了,现在就是小人精,再长心眼还了得。
    想着这些,慕容曦忍不住唇角上扬,许克善见状,以为慕容曦为妙娘的姿色所动,答应宿在引凤楼了,刚要吩咐下去,忽的慕容曦开口道:“许大人,你这引凤楼的厨子可会做炸酱面?”
    “噗……咳咳……”慕容曦一句话,别人还好,次席上的怀济一口茶喷了出来,急忙拿帕子掩了嘴,假装咳嗽混了过去,肚子里都快笑岔气了,怎么也没想到六皇子会问出这么一句来。
    这炸酱面是怀清捣鼓出来的,别说引凤楼,就是怀济自己以前都没吃过,虽简单却清爽可口,说起来,真比眼前这一桌看不出什么是什么的山珍海味强多了。
    许克善也不明白慕容曦怎么问出这么一句,只得叫了厨子上来,厨子上来哆嗦嗦嗦磕了头,一听炸酱面,顿时雾煞煞的摇摇头。
    许克善恨不能一脚踹死厨子,心说没用的废物,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怎么到了这当口,却给他掉链子了。
    慕容曦颇遗憾的摆摆手道:“爷还是回县衙吧。”说着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周围的官员哪敢坐着,急忙跟着站了起来。
    慕容曦扫了众人一眼道:“今儿来的全和,这么散了,有些不妥,爷就多说几句,南阳虽只是汝州的一个县,却出了山匪,这山匪不禁为祸一方,还劫持了朝廷的税银,这不是南阳县或汝州府的一害,已经成了我大燕的一害,爷临出京的时候,父皇跟爷怎么说的,几位可想知道?”
    底下的官员呼啦啦都跪了下去,慕容曦才道:“父皇说,剿不了山匪,追不回税银,老六你就别回来了,在南阳待着吧。”
    说到此,话音一转脸色也沉下去:“爷是什么性子,想必几位一清二楚,让爷在这鸟不拉屎的南阳县待着,比要了爷的命还难过,咱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爷难过了,你们这些大小官员,有一个算一个,谁都甭想好过,你们自己掂量着吧。”撂下话抬脚走了。
    众人急忙恭送,看着慕容曦的轿子去远了,陈延更瞥了许克善一眼意味深长的道:“六皇子的话可撂下了,许大人怎么看?”
    许 克善目光一闪道:“当然是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