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陈延更笑了一声,凑在他耳边道 :“刘备招亲。”
    邱管家这几天起了一嘴火泡,都是给急出来的,在邱府当了这么多年大管家,主子的心思,不用说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前头阁老说致休回乡,老宅也叫人重新翻修好了,里头的摆设用具莫不是照着阁老的喜好收拾的。
    邱 管家年前还特意跑了一趟南阳,安置的色色妥当方回京,不想过了一个年,就变天了,南阳新来了个不知哪儿跑来的张怀济,剿灭山匪,追回税银,许克善却落得私 通山匪,满门抄斩祸及九族,就连邱阁老都险些受了牵连,不是许克善父子在牢里自杀身亡,真要是由着大理寺审下去,真不知有多少人要跟着倒霉呢。
    虚惊一场,阁老这口气哪能咽得下去,这才有了盖别院之事,阁老虽没明说,邱大管家是谁啊,早把阁老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知道盖别院是假,为难张怀济才是真。
    本着这个原则,邱大管家一来南阳就奔着仅有的几块好田下了手,张怀济屡次登门就是不见,邱管家心说,别院占了老百姓糊口的田,老百姓吃不上饭自然不干,一旦闹起来,下头的官参一本,张怀济这个芝麻绿豆的县令,即便保住一条命,也得丢官罢职。
    可惜邱管家算计的挺好,却真小瞧了张怀济,竟让老百姓在邱家圈的田里头拨了种儿,这才没几天,绿幽幽一片青苗长起来,哪还瞧得出别院的影儿啊。
    邱管家一怒之下来县衙找人,不想连着数天,都没找着人,不是忙,就是不在,好容易在县衙外堵着了人,张怀济嘴里倒是应的痛快,说明儿就让老百姓把地里的苗拔了,可就是不见动,到这会儿,从城门往外一望绿幽幽一片长势喜人。
    邱管家这个气啊,心说,行,你个张怀济,跟我这儿玩两面三刀的嘴把式,等阁老来了,看你小子怎么办,故此,今儿一大早就带着人到南阳城门外迎接阁老大驾。
    邱管家来的时候,汝州府大小官员早都到齐了,包括那个让自己吃了数次闭门羹的张怀济,邱管家一一跟几位大人打了招呼,到了张怀济跟前却不阴不阳的道:“张大人今儿不忙啊,我还说张大人忙的连家都不回,应该没空迎接阁老才对。”
    张怀济道:“邱阁老荣归故里,乃南阳之幸,纵怀济再忙也应出城迎接。”
    邱管家哼哼冷笑两声:“张大人倒是会说,老奴盼着一会儿见到阁老,你也能如此舌翻莲花。”
    张怀济道:“大管家此话差了,怀济自来都是有一说一,怎么会是舌翻莲花。”
    邱管家给他一句话噎住,半天方黑着脸一甩袖子到前头去了,陈延更用帕子掩住嘴紧着咳嗽了两声儿,心说,这会儿哪儿到哪儿啊,好戏还在后头呢。
    眼瞅着官道一行人护着邱阁老的马车缓缓行来,邱管家狠狠瞪了一眼最靠边的张怀济,心说,你小子等着,一会儿有你的好果子吃。
    眼 看着马车停在城门口,邱管家刚要上前告黑状,忽听后头一阵锣鼓喧天的响动,把邱管家惊的一个趔趄险些栽地上,震惊之余忙回头,只见,不过一会儿功夫就从城 门里涌出成百上千的老百姓,敲锣打鼓的奔着这儿来了,迅速就把邱管家挤到一边,高呼着:“南阳百姓喜迎阁老大人荣归,欢迎,欢迎……”
    接着又是一片锣鼓喧天,呼喊声更是摇山振岳一般,邱管家刚要说话,一个响锣在他耳边敲响,震的邱管家两只耳朵直嗡嗡,哪还顾得上别的,捂着耳朵都来不及。
    邱阁老也没想到自己这次回南阳,会有这么多百姓的夹道欢迎,顿时觉得面上有光,笑容都柔和了好几圈,以至于脸上的皱纹都深了许多,笑眯眯的接过老百姓献上大红花披在身上,这是南阳人最体面的礼节。
    披上大红花,心情异常好的邱阁老问献花的人道:“虽是南阳人,在下却未替家乡做什么事,不想众位乡亲还如此欢迎在下,真让在下惭愧啊惭愧。”
    那个献花的汉子大声道:“邱阁老为了我们南阳老百姓能吃饱,别院都不盖了,圈的地也都退回来让我们种上了庄稼,阁老大人,您看,这数十里的青苗就是您的一片拳拳爱民之心啊,南阳的老百姓无以为报,只能以南阳最体面的礼节迎接阁老回乡。”
    邱阁老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直接就僵在原地,半晌儿方抽了两下,在人群中寻到邱管家的身影,狠狠瞪了一眼,心说,无用的蠢材,让你干这么点儿小事儿都干不成,让他盖别院是为了难为张怀济,这倒好,整成自己的一片爱民之心,这么一来还盖个屁别院啊。
    可惜邱管家这会儿被人群挤在一边儿,想过来请罪也过不来。
    锣鼓又敲了一通,方落下,陈延更上前道:“汝州知府陈延更率汝州府大小官员恭迎阁老大人还乡。”
    邱阁老看了陈延更周围一眼道:“怎么不见南阳那位新上任的张怀济大人,张大人可是破了山匪追回税银的大功臣。”
    张怀济躬身道:“下官张怀济恭迎阁老。”
    邱阁老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果真是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啊。”
    一 番寒暄方簇拥着进了城,本来邱阁老这次来南阳是来看邱管家选的风水宝地盖别院的,可现在风水宝地都变成了青苗田,邱阁老顶着爱民之心这顶大帽子,这别院无 论如何都不能盖了 ,这口气着实憋屈的不行,回了府,把邱管家狠狠一顿教训,转过天儿借由身犯旧疾,出南阳回京去了,致休养老之事也无人再提。
    陈皮道:“姑娘是没瞧见那邱阁老的脸色,僵的别提多难看了,想笑笑不出来,不想笑还不行,哎呦喂,那张老脸都抽抽了,奴才在一边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
    甘草道:“真真活该,姑娘,您是怎么想出这招儿的?太解恨了。”
    怀 清道:“像邱阁老这种人,既能在官场混一辈子,必然是谨慎之人,又怎会轻易授人以柄,便为报私仇,想为难哥哥,必然也要寻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故此才借由盖 别院圈地,目的是为了激怒老百姓,让我哥这个南阳知县获罪,咱们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把邱阁老为了老百姓不圈地盖别院的事宣扬出去,让南阳的老百 姓人尽皆知,邱阁老这番爱民之心,汝州大小官员,南阳百姓,可都看的一清二楚,邱阁老便心里再想如何,也必然会偃旗息鼓,若为了这点儿小事,落个晚节不保 可得不偿失了。”
    银翘端了茶递到怀清手里道:“姑娘您说,怎么做一个好官这么难呢,大爷不为名不为利,天天往田里头跑,还不都为 了南阳的老百姓能吃饱饭吗,别的官呢,一个个嘴里说着为民做主,心里莫不想着升官发财,不帮着老百姓还罢了,却还为难咱大爷这样的好官,难道就不怕皇上知 道要怪罪吗。”
    怀清道:“傻丫头你真当皇上不知道啊,大燕的官都是什么德行,皇上瞧的最是清楚,可大燕朝有多大,从南往北,从西 往东,有多少州县就有多少官儿,从大到小一级一级排下来,数都数不清,当官的也是人,是人就有私欲,有的盼着升官,有的盼着发财,没想头的还当官做什么? 回家种地岂不拎清,有了想头,手里再有了权,自然就成了贪官儿,贪官千千万,只要贪的还有一丝良知,不至于闹的民不聊生,皇上哪儿也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的就 过去了,有道是水至清则无鱼,皇上身为万民之主,心里明白着呢。”
    甘草道:“那依着姑娘说,咱大燕朝就没清官了不成。”
    陈皮道:“谁说没有,咱们大爷不就是清官吗,何曾见大爷贪过老百姓一分一毫呢,就是老百姓春播的种子,还是咱们大爷从县里的几个富户手里借来的呢,挨个登门,求爷爷告奶奶,还打了明明白白的欠条,说过秋的时候如数奉还。”
    说着不禁泄气道:“人家那些当官的莫不是威风八面,咱们大爷这个官儿当得啊,跟要饭的差不多。”
    甘草道:“你这狗奴才胡乱编排主子,看回头大爷知道不打你个半死。”
    陈皮嘟囔一句:“我不过发发牢骚罢了。”
    怀清道:“陈皮这句话不错,当官就跟要饭的一般,南阳县这么穷,能来就是本事,且不说这些闲话,地里的青苗都长起来了,山上的药也得种了,错过播种的时候,可还得等上一年。”
    转 过天儿,南阳城就贴了告示,衙门出钱收百姓手上山田,南阳县的山田大都荒着呢,老百姓想不起种什么来,往年也是如此,先济着山下的好田种,闲了才会料理山 田,故此,每年都要晚一些,知道没多少收成,有的甚至就这么荒着,衙门里要出银子收过去,百姓自然乐不得,虽说衙门里给的银子不多,可总比荒着好,没用三 天,伏牛山上的田几乎都来登了记。
    怀济兄妹跟周半城把伏牛山的山田跑了一个遍,立在一片田埂间,怀清方问:“周员外打算承包多少?”
    怀清原本估算的周半城至多能包下一半,因是荒地,收上来的价极便宜,怀清一早就跟怀济说了,无论收来多少钱,都加一倍承包给周半城,这样一来,即便他只承包一半,另外一半荒着也不至于赔钱。
    因这些事虽是衙门出面,可南阳县穷的叮当响,前头因许克善又放过一回粮,如今南阳县是一无库银,二无存粮,真正的一穷二白,就剩下张怀济这个光杆儿的县令,所以,怀清不得不替她哥算计好了。
    且周半城怎么想的,怀清心里也知道,他嘴上说的客气,心里定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没谱,之所以能答应此事,完全是看在自己救了他儿子的份上,能承包一半已是极限,却不想这回一问,周半城却道:“这些田都荒着多可惜,索性我都承包过来好了。”
    怀济大喜,忙道:“我替南阳百姓谢周员外了。”
    周半城呵呵笑道:“不敢当,不敢当。”说着看向怀清:“只不过有一事还得请张姑娘帮忙。”
    怀清知道他想说什么,爽快的道:“至于种什么?如何种?以及药种都不用周员外费心,我跟余少东家已经说好了,庆福堂会派人过来,手把手的教百姓种药。”
    周半城目光一闪道:“少东家可还说了什么?”
    怀清心说,真不愧是周半城,知道没有天下掉馅饼的事儿,笑道:“少东家只有一个要求,伏牛山里的药只能卖给庆福堂,至于药价,就照着每年药行开市的行情。”
    周半城愣了一下:“这么一来余家不是白忙活了吗?”
    怀 清道:“周员外不懂药,不知这一样的药里也分三六九等,就好比余家冀州府药田里什么药都有,为什么还收外头的药,就是因有些药不同地域种出来,药效却大有 区别,南阳虽山多地少,可这伏牛山却是个宝山,最适宜药材生长,从我采的那些草药便能看出,若在伏牛山种药,必然强过冀州府,故此,同等价收过去,庆福堂 已算占了大便宜。”
    周半城恍然大悟:“我就说余家再怎么着,也是做买卖的,没有赔本赚吆喝的理儿啊,如此说来,这倒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了。”说着转向怀济一拱手道:“在下可要谢张大人周全此事了。”
    怀济看向眼前的荒地,叹道:“让南阳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方对得起我头上这顶乌纱帽啊。”正说着,忽的银翘喘着气跑了上来:“姑娘快回去吧,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