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站在余府气派的大门前,怀清觉得自己分外渺小,余府虽无官无职,这府邸的气派程度却超过自己所见的任何一家,哪怕叶府都难以相较,果然皇后的娘家就是不一样啊。,
    估计余隽事先回来交代了,并没有迎接皇子的大阵仗,只余隽出来引着怀清进了府,到客居先安置下,次日一早,怀清方见着余府那位传说中的老太太……


☆、第45章 
    自从怀清进了余府就没再见慕容昰,这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次日一早,怀清跟着婆子进了余府内堂;才看见他。
    当间的罗汉 榻上端坐着一位老封君;年纪比老太君大些;满头银发,一脸祥和;大约是有心疾的关系;气色比之老太君差一些;也没老太君富态,旁边一左一右站着的正是余隽 跟慕容昰;挨下去是两位姑娘,大的瞧着有十六七了吧,小的跟自己相仿;大的穿轻粉衣裳,肤白貌美体态略丰,小的穿一身红身姿纤细俏丽灵巧。
    另一侧是两位贵妇,怀清一进来,这些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有探究,有好奇,有惊讶,总之,就没有一个是信服的,怀清如今也早习惯了,誰让自己不禁年纪小,还是个女的呢,即便在中医极度发达的古代,女郎中依旧少之又少。
    本来怀清还以为,余家应最不该如此的,毕竟若没有百年前的二姑娘,余家也没有今天,她早听说了,那位二姑娘撑起庆福堂的时候,还没自己大呢。
    余家长房媳妇儿,也就是余隽的娘姜氏夫人看着怀清,不禁暗道余隽胡闹,这么个小丫头哪会是什么神医啊,还巴巴的从汝州府接来给老太太看病,不是笑话吗,却看了眼老太太跟前的四皇子,终没说什么。
    怀清上前行礼:“怀清给老太太请安。”
    旁边的红衣少女低声嘟囔一句:“大哥哥莫不是弄差了人吧,神医哪是这个样儿,真要是这样的都是神医,大哥哥何必千里迢迢的去汝州府寻,我屋里的丫头个个都是了。”
    余隽刚要说什么,老太太脸色略沉:“胡说什么。”说着看了对面的二儿媳妇儿一眼,那位夫人脸色不大好看,警告的看了一眼红衣少女。
    老太太看向怀清,说实话,心里也有些犯嘀咕,这丫头看上去不过十三四的年纪,要真是神医,太医院那些老家伙们可都要臊死了,便道:“小孩子不防头乱说话,姑娘不要介意才是。”
    怀清看了红衣姑娘一眼道:“姑娘说的不错,怀清从来不是什么神医,只算略通些医术罢了,若不是少东家跟木公子相邀,怀清岂敢献丑。”
    这话说的虽谦虚,可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人家这意思是说,若不是余隽非得请,人家还不乐意来呢。
    怀清这份傲气令老太太一怔,而且,她嘴里的木公子是谁,莫非说的是四皇子……老太太看向自己的外孙子。
    慕容昰开口道:“怀清姑娘的医术我曾亲眼目睹,称得上华佗再世。”
    老太太更惊了,自己这个外孙子什么性子,她可最清楚,是个有一说一,绝不会夸大其词的,却从他嘴里说出华佗再世四个字,岂能不让她震惊,不觉又端详怀清一遭,心说,莫非世上真有此等奇人。
    怀 清本来挺坦荡,迫于人情来看个病而已,不信她却也没必要挤兑她吧,她张怀清是余隽请来的大夫,不是余家可以呼喝的下人,故此,刚红衣少女那一句话,着实让 她有些恼,说出的话也难免带了刺儿,却没想到竟换来慕容昰一句华佗再世,这四个字扣在脑袋上,她还真有些扛不住,忙道:“木公子谬赞了,微末之技哪当得起 华佗再世,真要愧煞了。”
    怀清本来想着谦虚谦虚岔过去,不想余隽跟着道:“表兄说的不错,孙儿也多次亲身领教了怀清姑娘的医术,着实当得起这四个字,老太太前儿吃的救心丹,便是出自怀清姑娘之手。”
    此一言出,屋里的几人都惊愕的看着怀清,半晌儿,老太太方道:“倒是我余府怠慢了,多亏你那救心丹,老婆子这条命方保住了,劳怀清姑娘再给我瞧瞧脉吧。”
    怀清这才上前仔细号脉,良久,抬起手问余隽:“老太太饮食可好?”
    余隽道:“正是这一样我怎么也想不通,祖母的脉象上瞧是心气不宁,时而作乱,故此常服宁心丸强心力安神思,便我师傅也是如此的法子,却始终未见大好,不知是何原因,且,祖母自患心疾以来,便不大思饮食,姑娘可瞧出了什么?”
    怀清道:“脾属土主运化收纳,脾气通于口能知五谷,脾病则食欲不振,脾虚则口淡无味,脾热往往口有甜味。”
    老太太身后的婆子忽道:“是呢,老太太常说嘴里没滋味儿,故此也不大想吃东西,莫不就是姑娘说的脾虚?”
    怀清道:“老太太的病虽现于心,其原却出在脾,脾虚则子食母气,故得心疾。”
    余隽道:“照姑娘说该用何药?”
    怀清道:“老太太的心疾有了年头,恐非一朝一夕能痊愈,且,老太太有了春秋,这药吃多了也不好。”
    那红衣少女哼一声道:“说了这么多,就是不能治呗……”还要说下去,慕容昰忽道:“下去。”声音极冷,毫无余地。
    怀清都愣了一下,那红衣少女大约没想到慕容是会如此不给她面子,愣了一下,只觉委屈的不行,有心辩驳几句,可对上慕容昰眼里的冷光,吓得一激灵,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终究不敢违逆慕容昰,捂着脸跑了。
    这 番变故令怀清颇有些尴尬,怀清如今也算看出来了,估计那红衣小姑娘喜欢慕容昰,本来吗,慕容昰出身高贵又是她的表哥,长得也不差,这表哥表妹的,成两口子 也算便宜不出当家,想来知道自己跟慕容昰走了一道,故此心存嫉意才屡屡发难,目的不过是想打击自己,不想,慕容昰这个本该亲近的表哥,却丝毫不体谅人家小 女孩儿的一片心,冷冷一声下去,既伤了小表妹的里子,也伤了面子,说到底是男女之间那点儿事,跟自己有个屁干系啊,自己跟这位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小表 妹这醋吃的着实冤枉不说,还把自己搁在了里头,这叫什么事儿啊。
    想着,不禁瞪了眼慕容昰,慕容昰却一点儿反应没有,怀清悻悻然收回目光,琢磨以后这余家还是尽量别来了,省的不吃鱼也惹来一身腥。
    老太太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滑过,心说,莫非四皇子真瞧上这丫头了,怀清琢磨自己还是赶紧看完病走人吧,这余家一个个都是人精儿,这位老太太别看没说什么,可那心里不定比谁都明白呢。
    想 着,便道:“依在下瞧,老太太的病根儿在脾,脾气固,心疾自然不药而愈,若固脾气,可常服炒白术。”说着微微欠身跟余隽道:“既瞧了老太太的病,也算未辜 负少东家之托,之前说的事情,还请少东家莫忘记才是,出来的有些日子,恐家中哥哥惦记,也该启程家去了,这便告辞吧。”说着跟老太太行了个蹲身礼,转身便 走。余隽一愣的功夫,怀清已经出了屋,余隽待要追出去,却见慕容昰已先一步出去,便停下了。
    怀清带着甘草出了余府大门才松了口气,心说,这里可是个是非之地,往后绕道为上,甘草小跑着追上来:“便着急家去,也不用这么急吧,瞧姑娘的意思,倒像后头有歹人追似的。”
    怀清道:“虽无歹人却比歹人更可怕。”
    甘草咳嗽一声道:“木公子。”怀清转身,果见慕容昰,不禁略皱了皱眉。
    慕容昰道:“冀州府的药材市还算热闹,你若想逛……”话没说完就被怀清截住话头道:“不逛了,哥哥的病刚好,恐有反复,还是尽早回南阳方妥。”
    慕容昰略沉吟道:“若你不想住在余府,冀州城外有在下的别院。”
    怀清心说,我躲的就是你这个大麻烦,刚出余府就住进四皇子的别院,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她可没这么想不开,摇摇头道:“多谢木公子盛情,着实该家去了,木公子若忙也不必相送,就此别过吧。”
    慕容昰却深看了她一眼道:“可喜儿你进去跟老太太说,我还有些事儿,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给老太太请安。”
    可喜偷瞄了怀清一眼,心说,爷这也太上赶着了,可这位恐怕巴不得离他们爷远远的呢,瞧那眉头皱的,连装一下样子的意思都没有,明明白白的就是嫌弃,真不知他家爷这图什么。
    怀清出了冀州府的时候,还拨开窗帘看了看渐行渐远的城门,心里不禁喟叹,二姑娘当年扩张庆福堂立下家规的时候,恐没想到,这本来为了保住余家超然地位的家规,却被这些子孙视为绳索, 变着法儿的挣脱了要跟皇家扯上关系。
    怀清觉得,若不是情之所钟,当年的二姑娘绝不想跟皇族扯在一起,外人眼里荣光无限的后冠,在二姑娘眼里或许还不如庆福堂大掌柜自在,只可惜,其他人不这么想。
    正自己瞎想着,忽听慕容昰道:“想什么呢?”
    怀清下意识回答:“二姑娘。”话一出口急忙住了嘴,二姑娘是大燕的昭慧皇后,自己随便说出来可是大不敬,弄不好要获罪的,眨了眨眼,看向慕容昰欲盖弥彰的道:“呃,没想什么……”
    慕容昰眼里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并没追问下去,而是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你家是在邓州城外的桑园村吗?”
    怀清愣了一下点点头,心说,这厮不会又问自己爷爷的事儿吧,自己可真不知道,正琢磨怎么编点儿靠谱瞎话应付他,谁知他竟没问下去。
    怀清松了口气,为了避免再跟他说话,怀清又拿起来黄帝内经,琢磨,她爷爷要是知道,肯定深感欣慰,她爷爷一直跟她说,要多读内经,细读内经,以前自己总当耳旁风,谁知到了古代倒听话起来,可惜她爷爷不知道了。
    想到爷爷,怀清不免想起现代的种种,爸,妈,哥哥,爷爷,还有她那些同学,同事,以及她的师傅七公,也不知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穿回去。
    想到此,怀清不禁有些黯然,忽听慕容昰道:“想什么呢?”不知是不是怀清的错觉,总觉的他的语气里多了一丝诡异的温柔,只不过他的语言是不是太贫乏了,就会问这个。
    怀清抬起头道:“想我哥哥,想南阳,想少东家的药市何时能开?”
    慕 容昰道:“ 你放心,余隽既应下,便不会拖延。”然后两人又没话儿了,怀清就琢磨同样的爹生出的儿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慕容曦简直就是个话唠,只要他在,那张嘴就没 闲着的时候,好容易不说了,那绝对是因为吃东西占着呢,这位倒好,惜字如金,怀清都怀疑他一年说的话,都能数出来,无趣啊无趣,赶明儿谁要是嫁给他可倒霉 了,两人直接演哑剧得了,要不干脆学学手语,以后嘴都省了,直接比划。
    想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慕容昰终于又开口问:“笑什么?”
    怀 清收住笑摇摇头:“没笑什么。”低下头继续看她的内经,一路无话,到南阳的时候,怀清真是大松了一口气,马车一到县衙门口,怀清下了车,蹲身行了个礼道: “多谢木公子一路相送。”撂下话就走,刚上了台阶,就听身后的慕容昰道:“若有事可去京城四王府。”怀清一愣回身,慕容昰已上车走了。
    怀清想了想,问旁边的甘草:“你觉不觉得他这句话有点儿耳熟?”
    甘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