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想了想,问旁边的甘草:“你觉不觉得他这句话有点儿耳熟?”
    甘草翻了个白眼道:“姑娘真是的,什么记性啊,当初六皇子走的时候,不也这么说的吗,说有事让姑娘去京城六王府。”
    怀清这才想起来,甘草道:“奴婢觉的木公子人品庄重倒是比六皇子可信些。”
    怀清道:“傻啊你,这些人说话听着就好,真若较真儿就是犯傻了,咱们是老百姓,人家是皇族,天地云泥之别,说白了,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硬是攀附上去准没好处。”
    甘草道:“那姑娘您跟谁是一条道上的啊?”
    怀清认真想了想:“我跟我哥是一条道上的。”
    噗嗤……甘草乐了:“那是啊,您跟大爷可是嫡亲的兄妹,难道还能是两条道的不成。”
    说是说,笑是笑,慕容昰跟慕容曦之于怀清连过客都算不上,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小到完全可以忽略的插曲,怀清需要想的是,怎么过好他们兄妹的小日子。
    银子暂时是不愁了,过年的时候,庆福堂的分红一下来,再加上前头卖救心丹的五百两,近些年都不用再愁了,怀清也真正过上了无忧无虑的舒服日子。
    每天一早起来上山采药,顺便看看山田里的药苗长势如何,回来吃了午饭,下午收拾院子里的草药跟她那一架金银花。
    说起金银花,大约南阳的水土真的非常适合药材生长,春天才种下的,入了夏已经爬满了藤架,开出一朵朵金银相间的花儿,在日头下分外好看。
    金银花可以入药又可驱蚊,院子里种了一架金银花,整个暑天也没见一只蚊子,吃了饭,在花架下放一张小桌,沏上一壶祛暑的花草茶,听忙了一天回来的哥哥跟她说外头的事儿,当头明月,幽幽药香,兄妹俩守在一起,令怀清倍感满足。
    入了秋,南阳便热闹了起来,地里的粮食早收了,山里的药材却刚下来,采摘,晾晒,运输,一整套流程都是从庆福堂照搬过来的,南阳的药材市早建了起来,就在城门东大街,整整一条街,有一半都被周半城买下了,另一半被闻风而至的药材商争抢一空。
    具体周半城跟余隽怎么合作的,怀清不清楚,反正那两个一个赛一个的精,谁也不会吃亏,能弄到如今这样皆大欢喜的局面,绝对商量出了个双赢的法子,要不然,庆福堂绝不可能这么又出人力,又出技术的帮忙,说到底,余家还是个商人。
    因 为事先准备完善,货源充足,南阳出的药材质量也较别处好上太多,价格却订的不高,一开市,就叫响了,山上的药材一担子一担子往下挑,南阳东大街上,一车一 车的药材往外运,客商来的多,南阳的饭馆子,客栈,甚至拉脚儿,挑担子的,只要肯出把子力气,都能赚上一笔好钱。
    从入秋一直忙活到年根儿底下,迎着南阳第一场大雪,家家户户都喜洋洋的忙活起了过年,老百姓再不用为过年发愁了,往年饭都吃不饱,哪还敢想过年呢,今年南阳的老百姓手里有了钱,家里屯了粮,吃喝不愁,才有了过年的心思。
    往年一进腊月,南阳的街上就瞧不见人了,今年却格外热闹,家家户户都想过个好年,置办年货,给孩子扯布做新衣裳新鞋,好一番忙活。
    到了除夕晚上,一擦黑就开始响炮仗,一直响到过了子时方歇,张江却跟往年差不多,兄妹俩在一起守岁,怀济高兴,多喝了几杯,撑到子时便再撑不住了,怀清让陈皮扶她哥回屋安置去了,她自己却无睡意,叫银翘拿了斗篷披上,提着一盏灯笼出了屋。
    甘草忙跟出来道:“外头可落雪了,这大晚上的,姑娘不睡觉出去做什么?”
    怀清却不搭理她,一出来,迎面便是一阵冷风,卷起的雪粒子扑了满脸,甘草忙帮她把兜帽戴上道:“乌漆墨黑的,姑娘这是要看什么啊?”
    怀清道:“看南阳啊。”
    甘草道:“南阳有什么好看的,咱们天天住在南阳呢。”
    怀清道:“今年住在南阳,明年可不一定了,你忘了,去年这时候咱们可还在邓州城那个小院呢,除夕的年夜饭吃的是你养的一年的那只大公鸡。”
    甘草也笑了起来:“可不是吗,不过,姑娘真要去京城啊。”
    怀清叹口气道:“老太太要去,叫我跟若瑶跟着,我若推辞,老太君不定又要说我没良心了……”


☆、第46章 
    本来一进腊月;老太君就叫人来接怀清;说让她先去叶府;等到过年的时候,她哥再过去;横竖张家就他们兄妹俩;怪冷清的;倒不如一块儿去叶府过年,叶府虽大,人却不多;凑在一起倒热闹。
    怀清心里知道老太君没拿自己当外人;可叶府不光一个老太君,虽说走的近;到底不沾亲带故的,自己去了还好说;哥哥去却不大妥当,若丢下哥哥自己去,他哥哥一个人在家过年,得多冷清啊。
    故此,年前特意跑了一趟邓州,陪老太君待了几天儿,并应下初六陪着老太君进京,老太君才放她回来。
    老太君进京说是走亲戚,可据怀清知道,叶家的亲戚没有在京城的,老太君这个走亲戚大概是幌子,估计是为了皇上。
    老太君是皇上的奶娘,从小抱养到大,感情上说,恐比死了的太后还要亲上几分,这个从皇上对叶家的荣宠,便能看出来,皇上自然不能出宫来邓州看奶娘,就只能老太君辛苦一趟去京城了。
    怀清觉得,自己走上了一条诡异的道儿,一开始就想帮着哥哥实现他的理想,当个好官儿,兄妹俩守在一起过小日子,可自从跟叶府扯上关系,就算跟皇族间接搭上了线儿,自己怎么避也避不开。
    后来怀清也想通了,既然避不开,索性就不避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再说,自己也没必要草木皆兵,反正自己不喜欢的,绝对就是不喜欢,皇子也一样。
    想开了,也就不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老太君初六启程,初十才到京,进了京,怀清才知道原来京城还有个叶府,比邓州府的更大,也更气派。
    怀清好奇的道:“你家府邸倒是挺多的,邓州府有一个,这里还有一个。”
    若瑶笑道:“认真说,这里才是叶府呢,这是皇上赏赐的府邸,是为了让老太君养老的,我爹前些年到处跑着办差,皇上怕老太君跟着爹不安稳,便赐下了这座府邸,老太君当年一直住在京里呢,后来爹在邓州任巡抚安定了下来,才上奏折接老太君去了邓州城。”
    怀清心道,想奉养自己的亲娘,还得给皇上上奏折,皇上应了,才能接亲娘回家,不应还得两边儿跑,真是往哪儿说理去啊。
    京城叶府里的仆人,明显跟邓州府的不一样,估计是皇上特意挑出来服侍老太君的,这也算变相的孝心了吧。
    老太君刚到没一会儿就来了个大太监,见了老太君先磕头,然后细细回了皇上的话儿,放下一大堆赏赐的东西走了。
    到了下午,老太君忽道:“怀清丫头你去灶房瞧着掂量几个菜,不要多,口味清淡些,另外,你上回用砂锅做的那个豆腐汤极好,也做一个吧。”
    怀清心里虽纳闷,也应一声去了,一进厨房,就见刚一边儿立着两个太监,怀清这才明白过来,两个小太监极客气,问怀清要做什么。
    怀清想了想,老太太既吩咐了,自己就得用心,具体做什么,倒有些难,后来想通了,皇上什么没吃过啊,既来陪着老太君吃饭,就没把自己当皇上,平常人家母子坐在一起吃饭,也不会在乎什么山珍海味,倒是家常菜方好。
    虽是家常菜,却也要做出些新意,想来这才是老太君让自己下厨的原因,素净些的,怀清最后决定做白切鸡,烧冬笋,蘑菇炒肉,还有一个包菜卷,加上回做过的豆腐汤,正好四菜一汤。
    怀清细细跟小太监说了,需要什么原料?怎么个做法儿?因为弄不清皇上的喜好,是不是有忌口的东西,故此说的格外细。
    怀清说完了两个太监道:“这几个菜极妥帖,姑娘照此做吧。”
    怀 清这才开始做,其他还好,上回做的豆腐汤也不难,因老太太喜欢吃软烂的食物,只怀清在跟前儿,就会变着法儿的做几个豆腐菜,豆腐适合老人,且营养丰富,把 虾干冬菇竹荪等东西放进砂锅里熬煮出味,放入豆腐,关火时点香油放些芫荽,不管是配饭还是喝汤都是不错的选择。
    老太君最喜欢,想来是想让皇上尝尝,才点了这个,至于其他几个,都算容易,唯有包菜卷稍微费了些时候,不过也掐着点儿做好了。
    天刚擦黑,府里人就多了起来,宫里的侍卫,太监,来了不少,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刚来传话送赏赐的大太监进厨房叫上菜。
    怀清想了想,还是决定留在这儿的好,往皇上跟前凑可没什么好处,就把做好的菜交给小太监,自己搬了把凳子坐在灶火边儿上,拿着烧火棍往外扒拉刚添进里头的红薯。
    灶房里其他的人都给太监遣了出去,这会儿太监该守门的守门,该上去伺候的上去伺候,灶房倒只剩下了自己,刚自己看见角落的红薯,埋进去几个,这会儿正好吃,扒拉出来,手一碰,烫的她哎呦一声,急忙捏住耳朵。
    只听身后嗤一声笑道:“爷还说怎么找不见你这丫头,原来跑这儿吃独食儿来了,活该烫了你。”
    怀清转头瞪了他一眼道:“六皇子不在前头伺候着尽孝,跑这儿来做什么?”
    六皇子嗤一声道:“前头尽孝的多了去了,不差爷一个,倒是你这儿清净。”说着伸手把怀清手里刚掰开的红薯夺过去咬了一口,烫的直吐舌头。
    怀清忍不住笑道:“你傻啊,不会吹吹再吃。”
    慕容曦道:“爷不傻,知道你这丫头在的地儿,一定有好吃的,还有什么,快点拿出来招待爷,省的爷饿着肚子回去。”
    怀清道:“有是有,只怕六皇子吃不惯。”说着,掀开锅从里头盛了两碗碴子粥,一碗递给他,一碗自己喝。
    刚怀清看见这里有碴子,想着老太君说不定晚上要喝,就顺手熬了半锅,这会儿就着红薯正好。
    慕容曦喝了一口道:“这东西好喝,怎么你这丫头净能鼓捣些新鲜东西呢。”说着也搬了个板凳儿,挨着怀清坐在灶台边儿上,一边儿喝粥,一边吃烤红薯。
    怀清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新鲜东西,这都是老百姓平常家里的吃食,你觉着新鲜,是因为你是皇子,成天山珍海味还吃不完呢,哪会吃这些东西。”
    心里说,你就不该生在帝王家,当初第一眼见慕容曦的时候,看那阵仗,还以为是个多嘴刁的呢,后来才知道,这厮白瞎了披着皇子的皮,内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就喜欢吃老百姓的吃食。
    大 太监海寿一进灶房,看见里头的情景,愣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们这位六皇子,可是有了名儿的刁,嘴刁,身子刁,连挑女人都刁,可这位刁的不行的皇子,这会 儿却毫无形象的坐在灶台边儿上面,一手端着碗碴子粥,一手拿着半块红薯,吸溜,吸溜,啪嗒,啪嗒,吃的那叫一个香,不是亲眼看见,打死海寿也不能信啊,故 此,说话都有些磕巴起来:“六,六爷……您怎么在这儿呢?”
    慕容曦把最后一口粥喝了,手里的碗放在灶台边上,站起来道:“怎么着,爷在哪儿还得跟海公公报备不成。”
    “奴才不敢。”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