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句话可炸了锅,瞬间围过来好几个婆子,人人横眉立目苦大仇深,都用一种防备的目光瞪着她。
    怀清无奈的道:“我是大夫,来给夫人瞧病的。”
    “大夫?一个小丫头,谁信啊……”这儿正闹着,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是张姑娘。”
    是王泰丰,几个婆子一见王太医认识,便知错了,哗啦一下都闪到一边,怀清也顾不上跟这些人理论,看向王泰丰。
    王泰丰摇摇头:“孩子是生下了,夫人恐怕……”
    怀清琢磨,就算大出血也不能这么快就没气了吧,掀开帘子进去了,大约因为王泰丰刚瞧了脉,床上的帐子遮的严严实实,怀清几步到了帐子跟前,撩开床帐,一手摸着产妇的脉,另一手去探她的心口。
    脉的确没了,可心口仍有些温热,怀清看向床边大哭的婆子道:“别哭了,你家夫人还有救呢,速去告诉你们家老爷,寻二十斤红花来,许能救夫人的命。”
    那婆子一听有救,立马住了声,踉踉跄跄奔了出去,到了赫连鸿跟前跪下道:“小公爷里头那位姑娘说了,只要二十年斤红花便能救活夫人。”
    赫连鸿不免有些犹豫的看向王泰丰:“王太医这……”
    王泰丰点点头道:“救人如救火,不若一试。”
    赫连鸿这才道:“速去庆福堂买红花来。”
    不多时两麻袋红花就搬进了院子,定南侯夫人也缓过来了,一听怀清说有救,立马定了定神,把怀清的来历跟妹夫略说了说。
    赫连鸿心里仍不信怀清能救活妻子,明明刚才他亲眼所见,妻子咽了气,王泰丰也说脉无生机,怎还能活过来,心里却也存了一丝希望,毕竟夫妻多年,若这么去了,叫他情何以堪,故此,叫底下人都听怀清的吩咐。
    怀清让在院子里架上大锅,下填炭火,放了红花下去煮沸,以三大木桶盛了热汤抬进产房,又叫取窗格敷于其上,两个婆子再把产妇放在窗格上,以红花的热气熏蒸,待汤的温度下来,就让人从院中再取热汤更换。
    如此约一刻钟时候,忽听旁边的婆子惊呼:“动了,动了,夫人的指头动了,老奴刚瞧得真真儿的,夫人活了,活了……”
    怀清伸手号了号脉,叫继续熬红花,更换热汤,一直折腾到天大亮,产妇方嗯一声苏醒过来,怀清上前再号脉,血气运行,脉现生机,不禁松了口气,叫人把产妇抬回床上收拾,这一番折腾,只觉头晕目眩,勉强出了产房,却一跤栽在了地上。
    甘草吓坏了:“姑娘,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赫连鸿急忙让婆子把怀清扶到榻上,王泰丰上前瞧了瞧脉道:“不妨事,只是力竭所致,想那红花最是活血,她一个小姑娘家在里头待了一晚上,自然受不得,寻个屋子让她睡会儿便好。”赫连鸿忙叫人扶怀清去客居休息。
    怀清这一觉睡到晌午方醒过来,一睁开眼看了看陌生的房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儿,蹭一下坐了起来,甘草一见她醒了,急忙道:“姑娘可吓死奴婢了,好好的给人看病呢,一出门就栽倒不省人事了。”
    怀清知道就是这个结果,那红花最是行血,自己在那屋里用药气熏蒸了半宿,不晕才是怪事。
    刚下地,昨儿在床前大哭的那个婆子走了进来,身后带着几个丫头,端着水盆巾帕等盥洗用具,一进来就道:“姑娘醒了,姑娘辛苦,还不伺候姑娘梳洗。”
    后头丫头应一声上前,甘草搅了帕子让怀清擦脸,又把头发重新梳了,那婆子捧了一套簇新的衣裳道:“姑娘的衣裳用那红花汤熏了半宿,着实穿不得了,现做衣裳恐来不及,好在姑娘的身量跟我们府上的二姑娘差不多少,便寻了二姑娘没上身的衣裳,怀清姑娘好歹先换了吧。”
    怀清低头看了看自己,外头的衣裳早给甘草脱了,今儿早上出产房的时候,已经湿的透透,便寻回来,一身药气也没法儿穿了,只得接过婆子手里的衣裳穿在身上。
    怀清绝少穿鲜艳的颜色,一个是不喜欢,另一个是觉得太扎眼,这一身却是最艳的大红,料子估计是贡上的,柔滑轻软,穿在身上很是舒服。
    那婆子看着她,略愣了一会儿道:“这样的颜色真配姑娘呢。”
    怀清道:“有劳妈妈了。”叫甘草把自己的斗篷拿来,披在身上方问:“你们家夫人如何了?”
    那婆子道:“亏了怀清姑娘妙手回春,我们夫人好多了呢。”怀清道:“夫人既然好了,在下也该告辞了,昨儿半夜出来此时未归,老太君还不知怎么担心呢。”
    那婆子忙道:“怀清姑娘且慢行一步,小公爷一早吩咐下了,若姑娘醒来,无论如何请姑娘给我们夫人瞧瞧脉,再开几服调养身子的方子。”
    怀清道:“夫人并无其他病症,只是生产时,闭住了血气,一时血气不畅,以至气息皆无,如今血闷之症已解,便再无大碍了,至于调养,王太医这位国手的调养之方,不知比在下强了多少,何用在下多此一举,这就告辞了。”说着略欠了欠身子。
    那婆子无法儿,只得亲送她出去,方回转,进了内堂,赫连鸿不见怀清便问:“怎不见张姑娘?”
    婆子扫了眼旁边的王泰丰道:“张姑娘说夫人血闷之症既解,便无大碍了,至于调养身子,王太医的调养之方比她的强,恐老太君担心,便先回叶府了。”
    赫连倒是一愣,心说,真别小瞧了这个丫头,竟如此通人情世故,明明人是她救活的,却把功劳都推了,轻飘飘一句话也让王泰丰下了台,这丫头简直就是个小人精啊。
    想到此,不禁看向王泰丰:“难为她小小年纪做事如此周到,那就有劳王太医了。”
    王泰丰却不知想什么,一直发着愣,直到赫连鸿又说了一遍,方回过神来道:“下官当尽力而为。”
    怀 清从护国公府回来,先到老太君跟前把昨儿的事儿说了一遍,老太君叹道:“人人都羡深宅侯府,却不知身在深宅侯府里也有许多不为人道的苦处,国公府里可也不 省心呢,不过,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得了个小子,往后便有了指望,这人啊,只一有了指望,就什么都不怕了。”
    怀清听着老太君这话儿里有话儿,却又不好问,只含糊应着,老太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道:“本说让你进京来散散心的,不想反倒累了你,瞧这小脸都不好看了,快去洗个澡,好生的睡一觉,别仗着年纪小,就糟蹋自己的身子,等回头上了年纪,再后悔可来不及了,快去快去。”
    若瑶挽着她道:“洗澡水我让婆子一早给你预备好了,快去洗吧,换了身衣裳都没挡住你身上这股子药味儿,都能呛死人了。”说着小手扇了扇。怀清也低头闻了闻,味儿是有些大。
    熬了一宿,在国公府也只略睡了一会儿,哪歇的过来啊,刚还好,这一泡进热水,浑身一放松,就再也撑不住了,怀清只怕在水里头睡着了,也不泡了,迅速洗了个战斗澡,便上床睡了。
    这一觉便到夜里,醒了出来就见若瑶正在灯下做鞋,怀清走近方看出来,是自己让甘草给哥哥做了一半的鞋,不禁道:“我怎么瞧着这鞋有些眼熟呢,倒像我哥的。”
    若瑶脸发烫,忙放到一边道:“我瞧甘草手里的活儿多,反正我也巴巴的闲着,便帮她做些,只当是解闷了。”
    怀清笑了,伸手拿过那鞋看了看道:“倒是姐姐的手巧,这针脚儿比甘草的密实多了。”
    若瑶低声道:“怀济大哥成日往外跑,一天都不知道走多少路呢,不缝密实些,恐几天就要坏了。”
    怀清忍不住看着她道:“姐姐倒真把哥哥放在心里了。”
    一句话说的若瑶脸腾一下就红了:“瞎,瞎说什么呢?”
    怀清拉着她的手道:“这可不是瞎说,这会儿也没别人,咱们姐妹说说心里话怕什么,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若瑶姐姐,你今儿跟我撂句实话,可真喜欢哥哥吗?”
    若 瑶一张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儿,低着头咬着唇只是不说话,怀清叹口气道:“姐姐别只顾着害臊,若真喜欢我哥,妹妹也好替你们俩谋划谋划,不然,以我哥一个七品 的芝麻官,哪里敢高攀你这个叶府的大小姐呢,当初李家也不过一个开药铺的,都跟我哥退了亲呢。”说着瞥眼看着她。
    怀清话音刚落,就见若瑶蹭一下抬起头来:“有句话叫宁欺白首翁,莫欺少年穷,这才哪儿到哪儿呢,把人瞧扁了,更何况,看人怎能看官位大小,人品自是首要的,怀济大哥是胸有大志的坦荡君子,岂能以一时论高低。”
    怀清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哥哥若听见姐姐这番话,不定多高兴呢,姐姐要是真成了我嫂子,倒是我哥哥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若瑶方知上了她的当,脸一红,白了她一眼道:“就你这丫头心眼子多。”
    说 着又叹口气:“既说到这儿,我也不瞒你,我是心里有怀济大哥,却只怕这婚姻事不是我自己能做主的,这些日子我正愁呢,之前二皇子便有意纳我当他的侧妃,爹 以我的腿疾为由推脱过去,前几个月爹进京面圣,回去略跟我提了一句六皇子,我只怕……”说着脸色一暗愁锁眉心。
    六皇子?慕容曦?怀清皱了皱眉,心说这个纨绔,不好好的过他的逍遥日子,怎么倒惦记上若瑶了,若瑶可是自己未来的嫂子,真让他抢了去,自己哥哥找谁去啊,不行,得想个招儿,把这桩还没成型的婚事给搅黄了,可想什么招儿,一时还真想不出来。
    次日一早,老太君要去定南候府串门子,怀清不想去,便说还有些累,老太君让她在家里好生歇着,只带着若瑶去了。
    怀清在家无事,便让甘草铺了纸练字,写满了一张,甘草凑过来一瞧道:“这个字奴婢认识,念六对不对,姑娘写这个字做什么?”
    怀清道:“这个字我今儿瞧着尤其的不顺眼。”说着把那一篇字揉成一个团丢在一边儿,忽外头的婆子拿着一张折起来的字条进来道:“门外一个小子叫给姑娘送来的。”
    怀清打开一看,不禁乐了,心说,我正想找你呢,你倒自己上门了,站了起来:“甘草拿我的斗篷来,今儿姑娘出去溜达溜达。”
    到了大门外看见陈丰,甘草方知道姑娘是要跟六皇子出去,忙低声道:“姑娘不是说这些皇子啊权贵的搭理不得吗。”
    怀清道:“是搭理不得,不过今儿例外,你也别跟着我了,今儿放你半天儿假,好好歇歇。”甘草忙道:“这如何使得,姑娘自己出去,回头老太君问起来,奴婢可担待不了。”
    怀清道:“傻啊你,老太君若问,就说我去庆福堂了。”撂下话上了慕容曦的马车,甘草挠挠头,琢磨姑娘跟六皇子在一起也不会出什么事儿,便放心的回去了。


☆、第48章 
    怀清上来的时候,慕容曦正斜倚在车里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还以为你这丫头会放爷鸽子呢?”说着,忽的倾身靠过来道:“让爷猜猜,你怎么如此顺当就出来了;莫不是瞧上爷了;也想见爷。”
    怀清挑了挑眉:“六皇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幻想啊。”幻想?慕容曦嗤一声笑了:“你怎知是爷的幻想,说不定;你心里早喜欢爷了;只不过女人多口不应心罢了。”
    怀清点点头异常认真的看着他说:“六皇子放心,怀清绝对心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