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们孔承
    进了南阳城就更不一样了,挑担子的,拉车的,贩药材的,卖药的,来来往往有谈价的,有装车的,有忙活完了,在旁边茶摊子上喝大碗茶的,比汝州府还热闹呢,这哪儿还是远近驰名的穷县,分明是一方繁盛之地啊。
    梁荣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一则喜,汝州府有个南阳县,自己这个知府怎么也能捞点,一则忧,上头有个叶之春,南阳有个张怀济,恐自己想捞也没那么容易,这明明看着碗里的肉,就是吃不着,简直要急死他啊。
    别 说梁荣,这个刚来汝州的知府,就是其他这些汝州的大小官员,也都没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南阳竟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知道南阳包了药田,开了药市,不 能跟过去同日而语,可这么繁华,也着实出乎意料,这得多少银子啊,要是自己能伸手抓上一把,这跑官升迁的银子还愁什么,怎么就不再自己的县里呢。
    这些官心里抓挠着难受,纷纷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张怀济,心说,要早知道这样,当初南阳出缺,谁还躲着避着啊,打破脑袋也得上啊。
    这些人就不想想,那会儿山匪还藏在山里,许克善还在守备府,六百零七万两税银还不知去向,南阳知县这个雷,谁顶谁死,都拼了老命的想躲开这个是非之地,如今见南阳好了,就想分一杯羹,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呢。
    梁荣象征性的在药市上走了一遭,又奔着城外的药田来了,梁荣挺肥的身子走到一半就走不动了,白等两个随从一左一右把她搀扶了下来,在山脚下的茶棚子里歇了半天方缓过来。
    这 一缓过来,就开始动心眼子了,看了周半城一眼,心说这些日子汝州府的士绅往自己府里头送礼,数着周半城的礼最重,当时自己还觉得这老家伙挺开眼,这会儿却 觉他那礼太轻了,这么半座山的药田,加上南阳那个药市,这一年下来,得赚多少银子啊,就那么三瓜俩枣的就想把自己打发了,门儿都没有啊。
    早听说,这个周半城跟前汝州知府陈延更乃莫逆之交,陈延更任上那几个政绩,都离不开周半城的帮忙,且梁荣更怀疑,这次陈延更能谋得江苏按察司的肥差,跟周半城脱不开干系。
    周半城虽说没有官路,却有的是银子,这官路虽说难走,若舍得使银子,疏通也不难,估摸周半城花了大银子,陈延更才得以升迁,要不然,就凭陈延更,汝州任上能待到死。
    越想梁荣越觉着这老家伙不厚道,琢磨回头自己好好点点他,他若敞亮,早早给自己上供,也免得自己想招儿对付他,至于张怀济,芝麻绿豆个知县,先撂着过后在收拾他。
    这么想着,梁荣看向周半城道:“周员外不亏为汝州首富,一出手就不同凡响,这伏牛山的药田怎么也有百倾之数,光承包的银子也是一笔了不得大数目啊。”
    这 梁荣果然是冲着南阳的药田来的,这是想伸手抓钱要好处呢,想起张怀济,周半城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这同样是当官的,怎么就差这么多呢,一个心里念的都是老百 姓,恨不能老百姓过好日子,一个呢,眼里盯着都是银子,就想肥了自己的荷包,哪会管老百姓死活,梁荣这几句话,明明白白是点自己呢。
    周半城心说,要搁过去,老子是民你是官,这民没有不怕官的,这个哑巴亏不吃也得吃,可这会儿却不一样了,张怀济虽说官小,可上头通着天呢,不说叶巡抚,就是怀济的妹子,你梁荣也得罪不起,你梁荣一来南阳就想拿捏着药田与张怀济为难 ,可算打错了主意。
    更何况,张怀清那丫头早防备着这一招呢,一早就把余家扯了进来,有余家这块金字招牌,自己倒是想看看,梁荣怎么吃这个瘪。
    想 到此,周半城呵呵笑了两声道:“南阳是在下的家乡,身为南阳人能给家乡的老百姓做点儿事儿,也是应该的,府台大人刚来汝州府,有所不知,这山田虽有数百倾 之数,原先却是荒田,张大人心忧百姓,便跟在下商量,把这些荒田收上来种药,为此,张大人足足跑了数月之久,方成就此事,因是荒田,并没使多少银子,倒是 张大人心忧百姓,为民做事,当真不亏为南阳的一方父母啊。”
    因为南阳的药材市儿,南阳的地皮一长再长,如今翻了十倍不止,周围跟来的南阳乡绅都赚了大钱,自然帮着张怀济说话,纷纷附和:“是啊是啊,张大人真不愧我们南阳的救星。”
    梁荣脸上的笑微微僵了僵,心说好你个周半城,跟我这儿装糊涂呢,这是明明白白的表示,要站在张怀济一头了。
    想梁荣久在官场,自然不会因为心里不满就当场发作,不过僵了一瞬,又笑了起来:“张大人真是我等楷模,本官一定上奏万岁给张大人请功,得了,今儿南阳本官也见识了,这就回吧。”
    说着站起来要走,几位乡绅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看向周半城,照着以往的规矩,举凡知府大人到下头的县里都是当地乡绅设宴款待,虽说周半城如今住在汝州府,却是真真儿的南阳人,况且,如今这南阳的药田药市可都是他周半城的,这设宴的事儿,周半城自然得挑头。
    周半城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咳嗽了一声道:“府台大人难得来南阳,不如在下做东……”
    周半城话没说完就被梁荣截住,脸色一肃道:“本官还没进汝州城的时候就说了,官为民役,若本官吃了老百姓的饭,可不成贪官了。”
    陈皮的脸都有些抽抽儿,心说能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这位得多大的脸啊,明明就是个大大的贪官,非得表现出自己清廉无比的样儿,陈皮心里不屑,忽然一抬头瞅见人群里的怀清,正冲她眨眼,陈皮会意悄悄从后头绕到人群里。
    不 一会儿回来直接到周半城跟前儿说了两句话儿,周半城心里正憋屈呢,上回在汝州城外就说设宴接风,这梁荣不去就不去吧,还把自己这些人给数落了一顿,冠冕堂 皇的话说了一大串,末了进了府衙,话音一转就变了,仙来阁里的厨子叫到了府衙里,几个头牌粉头都弄了来,一掷千金,只当那不是他的银子呢,自己倒好,出了 银子还不落好儿,图什么啊。、
    今儿还来这一套,周半城就更不爽了,听了陈皮的话,眼睛一亮,心说,你不口口声声说要当清官吗,今儿就让你当一回。
    遂呵呵一笑道:“府台大人果真是一心为民的清官,能得府台大人,真是我汝州百姓之福啊,不过,这都晌午了,真让府台大人饿着回去,南阳的老百姓也不能答应,若府台大人不嫌弃就在南阳吃顿便饭吧。”
    在这儿?梁荣一怔,又问了一句:“周员外说在这儿伏牛山下?”
    谁知周半城点点头正色道:“正是,我南阳人祖祖辈辈生活在伏牛山下,府台大人在这伏牛山下吃顿老百姓家里头的饭,让伏牛山的百姓都知道府台大人的清廉官声,岂不好。”
    梁荣脸更僵了,勉强道:“老百姓的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本官若吃了老百姓的饭,怕是不好。”
    周半城:“府台大人真是不占老百姓一丝一毫的好官儿,不若这样,吃多少大人给老百姓折银钱就是了。”
    周围的官员乡绅都傻了,心说,周半城你是疯了啊,赶让府台大人自掏腰包吃饭。
    周半城可不管别人怎么看,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官场这些官形形色色官儿,也打了不少交道,看人最毒,梁荣刚那两句话一说,周半城就明白了,就算自己上赶着给他送多少银子,他也不会满足,这厮是个贪得无厌的主儿。
    依旧如此,自己还上什么好儿,倒不如帮着张怀济,若不把这贪官弄的偃旗息鼓,恐怕没自己好果子吃,再说,他不口口声声要当清官吗,自己就让他过够了清官的瘾。
    没等梁荣反应过来,周半城已经叫人收拾去了,因药材需在山脚下中转,故此这里搭建了好些遮阳遮雨的棚子,如今药材还没到采摘的时候,这些棚子都空着,平常只供老百姓歇脚儿,今儿正好有了大用处。
    从村子里搬了几张桌子并在一起,长板凳放在两边儿,老百姓一听府台大人亲自掏腰包买她们的晌午饭,一个比一个积极,别管中午做的什么都端了来,不一会儿就摆了慢慢一大长桌。
    梁荣没辙只得坐下,这一看桌上的饭就饱了,杂面饽饽,野菜团子,几大盆不知什么卤的面条,那面条黑漆寥光,也不知是什么面儿的,菜也都是咸菜。
    周半城也坏,伸手拿了一个杂面饽饽双手递给梁荣道:“这是我们南阳的特产,过了一冬,家里的粮食早吃尽了,这杂面饽饽就咸菜,一直得吃到过秋粮食下来呢,府台大人尝尝。”
    饶是梁荣有笑面虎之称,脸上的笑也差点裂了,有心不接,忽听旁边几个老百姓哪儿窃窃私语:“知府大人可是大官,天天山珍海味的吃惯了,能吃得惯咱们这乡野百姓糊口的东西吗?”
    旁 边一个接嘴:“你这话儿说的,怎么吃不惯,知府大人就不是人啊,咱南阳的知县张大人可就吃的惯呢,上回赶上晌午来我们村收田,我婆娘递给张大人一个杂面饽 饽,比今儿的可硬多了,张大人足足吃了倆呢,临走还给了我婆娘半吊钱,我那婆娘喜欢的逢人便说,张大人爱吃她的杂面饽饽呢,张大人能吃的东西,知府大人怎 么就吃不得……”
    那俩百姓说的声音可不小,在座的没一个听不见的,梁荣嘴角抽了两下,伸手接过杂面饽饽,放到嘴里一咬,哎呦喂,险些没吐了,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第54章 
    梁荣吃的别提多痛苦了;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又苦又涩,又干又硬,吃进嘴里跟嚼木肉渣子似的;往下咽都跟小刀子似的拉嗓子眼儿,勉强就着大碗茶吃下去一个;周半城又递过来一个野菜团子,刚要说话;梁荣吓坏了,忙道:“吃饱了,吃饱了……”
    周半城暗笑;嘴上却异常正经的道:“府台大人觉得如何?”
    梁荣脸上的笑差点就挂不住了;心说,周半城,老子记住你了;过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嘴里却道:“呃;南阳的吃食果然风味独特,风味独特啊……”
    怀清在人群里险些没笑崩了,心说,这周半城真够损的啊,一句跟着一句,让这梁荣吃了亏,嘴上还一句说不出来,果然是高手。
    在座的都拿出吃奶的力气才忍住没笑出来,忽有个七八岁小孩儿钻了进来,跑到梁荣跟前小手一张……
    梁荣见这小孩脏的都快看不出本来模样儿了,下意识伸手一堆,小孩没想到大人会推他,一下给梁荣推在地上,额角正好磕在边儿上的一块大青石上,哇就哭了起来。
    怀清一见那孩子额头流了血,几步挤出人群跑了过来,抱起那孩子,看他额头的伤,磕在石头角上,一个三角口子,一个劲儿往外流血。
    怀清不禁狠狠瞪了梁荣一眼,心说,简直是禽兽,对个孩子也能下这么黑的手,急忙把自己背上的药篓子拿下来,从里头翻出自己戴的伤药,给孩子洒在额头上,茶棚子的妇人忙招来一块棉布,怀清给孩子裹上,省的山里风大,伤口着了风可了不得。
    怀清哄着孩子不哭了,方站起来,看着梁荣道:“府台大人口口声声说官为民役,原来竟都是口头上哄骗老百姓的,但能大人有一丝一毫的爱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