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半城呵呵笑了两声:“你知道什么,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官一茬一茬的换,都恨不能饿着来饱着走,若没十足的把握,这么多银子我哪儿舍得投进去,跟你说吧,南阳的药田跟药材市,都有庆福堂余家掺股,我还就不信,谁敢动余家的买卖。”
    梁荣一下车,汝州的大小官员急忙迎了上去,争着刷好感,梁荣笑眯眯的目光溜了一圈,划过角落站着的张怀济,心说,这指定就是南阳县令张怀济了,还真好认啊,这一群汝州府的官里,就数着他最年轻,虽说官不大,可二十出头就能任一方父母也难得了。
    本来梁荣想谋个江南的缺儿,谁知给他放到了这汝州府来,汝州府可是有了名儿穷地儿,哪有什么油水好捞啊,上头又有个巡抚叶之春,叶之春可是皇上的人,且是个丝毫不讲情面的主儿,一个弄不好,犯在叶之春手里,可就连老本都保不住了。
    不过叶之春再厉害,也不能什么事儿都插手,自己先把汝州府的情况摸摸清楚再说,尤其张怀济的南阳县,这小子前头扳倒了许克善,后头又把邱阁老气的回了京,自己如今任他的顶头上司,若不给他点儿教训,他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想到此,一张肥胖的脸笑的更欢了,一拱手道:“多谢各位大人和汝州府的士绅们前来相迎,在下实不敢当。”
    跟前几位忙道:“府台大人前来汝州,乃是我汝州百姓之幸,岂能不来迎接,汝州府的士绅在仙来阁上摆下了接风宴,府台大人务必赏光。”
    梁 荣脸上的笑容一收,正色道:“皇上常说为官者当清廉自好,不可盘剥百姓,士绅难道不是汝州府的百姓,今儿这仙来阁的接风宴我梁荣若去了,可坏了清廉的官 声,各位的好意,梁荣这儿里心领了,若各位有心,便帮着本官治理好咱们汝州府,让老百姓再无饥馁之忧,无冻寒之难,岂不比多少接风宴都有意义。”
    怀济身后的牛蒡小声道:“这位新来的知府大人倒是个清官儿。”
    陈皮嗤一声道:“什么清官儿,嘴把式罢了,哪个当官的不会说这些场面话啊,该贪的一个也没少贪。”
    牛蒡道:“我不信,若是贪官怎么可能就这点家当啊,你看后头,可就两辆拉行李的车。”
    陈皮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当官的若是满载着来还贪什么啊,正是这样一穷二白的来了,一个是能显摆一下自己清廉,二一个就是为了在任上贪,你不信走的时候再看,不拉上十辆大车,都算我今儿白说。”
    两人正说着小话儿,忽听前头这位梁大人道:“哪位是南阳的张大人?”
    张怀济这才上前道:“下官张怀济参见抚台大人。”
    梁荣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果然是后生可畏啊,听说你在南阳搞了个开荒种药,回头得去瞧瞧。”
    陈皮一回来就跑到怀清这儿来了,怀清见他问:“回来了,如何?”
    陈 皮道:“奴才瞧着这位梁大人不是什么好鸟,姑娘是没瞧见,脸上笑的跟花儿似的,嘴里说的别提多好听了,一口一个要当清官,要给老百姓做事,说的他自己跟包 青天似的,还把摆接风宴的士绅们给数落了一顿,说吃了这顿饭,他的名声就坏了等等,可姑娘猜怎么着,我和牛蒡跟着大爷,还没出汝州府呢,就听说咱们这位新 来的府台大人是没进仙来阁,却把汝州府几个青楼里的头牌都给叫到了府衙里头,姑娘说,这样的人要是清官,大燕哪还有贪官啊,说一套做一套,什么东西啊。”
    怀清道:“他没提南阳
    陈皮道:“提了,叫了大爷过去特意提的,奴才瞧着这老家伙可不怀好意,说不准就要冒坏水。”
    怀清把案头写好的信递给他:“你一会儿再跑一趟汝州府,把这封信交到庆福堂,叫转交他们少东家。”陈皮忙应着去了。
    甘草道:“姑娘是要请少东家来吗?”
    怀清点点头:“虽说梁荣短时间内不见得能折腾出什么事儿,可咱们也得防着点儿,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若他想使坏,恐怕我哥镗不住。”
    甘草叹口气道:“姑娘说,咱们家大爷图什么啊,刚来那会儿,天天往外头跑,又是借粮种,又是收山田,腿儿都快跑断了,不就是为了让南阳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吗,这老百姓才吃饱几天儿啊,就来了个梁荣,想想都让人泄气,若奴婢是大爷,早不当这个官了,太憋屈。”
    怀清笑了:“那是你,我哥可不觉得憋屈,我哥想的是南阳的百姓,一想到南阳的老百姓能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我哥心里快活着呢,再说,一个梁荣罢了,怕什么,他上头不还有叶大人吗。”
    甘草一拍手:“对啊,他是比咱们家大爷的官大,可叶大人比他的官大多了,若是他敢欺负咱们大爷,姑娘就去邓州告他的状,叶大人还能不管吗。”
    怀清噗嗤一声笑了,这就是甘草的可爱之处,头脑简单,叶大人是巡抚,辖下管的何止一个汝州府,更何况,小小的南阳县了,若事事都去告状,巡抚衙门估计早给踏平了,一级一级分管下来,方是官场,若这些小事都处置不了,哥哥这个官也就不用当了。
    梁荣在府里抱着春红院的两个粉头乐了一晚上,转天一早,就把同知韩应元找了来问南阳的情况。
    韩 应元这个人心眼小,耳根子还软,上回他的如夫人从夏府回来,跟他说那个张怀济的妹子仗着巴结上叶府大小姐如何如何挤兑他们娘俩儿,好生发了一顿牢骚,好容 易过去了,前些日子去周半城府上,偏又遇上张怀济的妹子,本说跟周半城攀的亲事也黄了,后他的如夫人暗里扫听了,听说是哪个张怀清给如玉号了脉,不定跟周 夫人说什么了,以至于亲事不成。
    韩应元积了一肚子怨气在心里,因怀清记恨上了张怀济,就想着回头寻个机会给他找点事儿,可前头陈延更跟张怀济交好,自己有心无力。如今梁荣这么一问,韩应元心里就明白,知府大人是想对付张怀济。
    知道梁荣最贪,韩应元便把南阳的境况说了说,把那个药田跟药市,怎么一本万利的赚银子,尤其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梁荣眼都亮了,心说,本还以为这汝州府是个穷地儿呢,没想到穷的远近闻名的南阳县,倒成了颗摇钱树,自己这个汝州知府若不摇下点儿银子来,实在对不住自己……


☆、第53章 
    老百姓过了一个吃喝不愁的富足年之后尝到了甜头;这盼着的好日子来了;哪里还能在家猫着,一开春就忙活了起来,种地的种地;开荒的开荒,还有闲着 的人;就去南阳的药市上;挑个担子,拉个脚儿;一天下来也能弄上几个银钱。一时间南阳县格外热闹起来,再不复见往年的萧瑟;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的春景 图。
    怀清顺着山道往下走;沿途碰上好几个采药人,自从伏牛山上种了药;老百姓认识了草药;上山采药的就多了起来,怀清穿着利落的男装背着药篓的造型,在山道上随处可见,故此也没人知道她是知县的妹妹,只当他是为了贴补家用上山采药的小子呢。
    怀清走道一半忽觉口渴,把药篓拿下来,从里头找出装水的葫芦,拔了塞想喝水,不想手一滑,葫芦掉在了地上咕噜噜滚到一边儿,水都洒了出来。
    怀清拿起来丢到药篓里,琢磨忍会儿,当到了山脚的茶棚子里再说,却忽听有人喊她:“采药的小哥你来。”怀清侧头看去,旁边有个四十多开荒的妇人正冲她招手。
    怀清当她有什么事儿,便迈步走了过去,那妇人放下手里的锄头,从旁边瓦罐里倒出一碗水来递给她道:“天刚亮我就瞧着你上去了,这都快晌午了才下来,指定渴了吧,来喝口水。”
    怀清这才知道妇人叫她来是喝水的,这些南阳的老百姓,经了山匪贪官,能活过来没饿死都算命大,却仍保持着一份山里人独有的朴实跟良善,令怀清颇为感动。
    怀清接过去谢了,喝了半碗拿在手里,见妇人自己在这儿开荒,不禁道:“怎么不见您家里人?“
    妇 人笑:“当家的跟两个儿子都去那边儿药田里头干活去了,这一开春,那边就忙活了,周大善人给的工钱多,他们爷仨从开春干到立冬,得了工钱,能买上几年的粮 食,不瞒小哥,我那俩小子还都没娶媳妇儿呢,好容易赶上了好时候,今年忙活一年,攒下钱明年先把新房盖了,后年儿媳妇儿就能进门了,一家子都忙活着,我也 不能在家闲着不是,就跑这儿开荒了,大小也是个进项。”
    说着,捶了捶自己的腰叹口气道:“可就是如今不比年轻的时候了,这年纪一大,腰腿就不跟劲儿,干这么点儿活就不成了,得坐下歇着,说起来,我年轻那会儿怎么就没遇上这么个为我们老百姓着想的县太爷呢,若有这么个好官,还不早过上好日子了。”
    怀清笑道:“如今也不晚啊,等您娶了儿媳妇儿,抱上孙子,还有什么愁的,净剩下好日子了。”说的那妇人呵呵笑了起来:“这小哥人生的俊 说话儿也中听,可说媳妇儿了,若没有回头大娘帮你做个媒,管保娶个好看又能生养的。”
    怀清刚喝进去的一口水险些喷出来,忙咽下去,把空碗递还给妇人道:“出来半天也该家去了。”说着要走,忽想起什么,从药篓下头拿出几贴膏药来递给妇人:“大娘的腰疼像是常年劳损所致,我这儿有两贴膏药,大娘拿回去试着贴贴,或许有效。”
    那妇人道:“本是见你的水洒了,叫你喝口水,如今倒是老婆子占了便宜,成,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我家就在那边儿的李家村,村头那竹篱笆围的三间房就是我家,小哥若下次采药赶上渴了,我不在这儿,就去家里吧,旁的没有水有的是。”
    怀 清点点头:“谢谢大娘了。”这才背着药篓往下走,刚走到山脚,就见前头不少官兵衙差老百姓在那边儿,仿佛刚从药田那边儿下来了什么人,怀清忽想起昨儿她哥 说,汝州知府梁荣今天要来南阳,估计是他,这一来就奔着药田,可见有人指点,若不然,梁荣一个刚到汝州府的知府,又怎会对南阳如此了解。
    南阳一年脱贫,不定有多少人看着眼红呢,前头有陈延更压着还好,如今镇山太岁一走,这些小鬼也都出来蹦哒了,不定是要出坏水呢,想着走了过去,挤在人群里头瞧。
    梁 荣一早听韩应元说了还有点不信,南阳县穷的可不是一两天儿了,这么个屁大点儿的县,一大半都是山,没有耕地,就没有粮食,没粮食老百姓靠什么活着,若赶上 年景好风调雨顺,搭着点儿山货还能勉强糊口,要是遇上个灾年,那可连树皮都吃不上,以往南阳的百姓为了活命,大都往外头跑,有点儿钱的做买卖,没钱的出去 要饭也比在南阳饿死强。
    本来就穷,还出了山匪,山匪祸害了这些年,不知死了多少老百姓,梁荣是觉得,即便剿了山匪,就凭南阳的境况,也绝对不容乐观,虽韩应元把他说动了,到底还有些不信,可这一来,梁荣才知道,韩应元那些话不仅一点儿没夸大,反而有些保守了。
    一进南阳地界就跟别处不一样了,这才开春没少日子,地里头的青苗可都长一寸了,从南阳界碑那儿望过去,临着唐河的南阳绿茸茸一片勃勃生机,连青苗都比别处长得强壮些。
    进了南阳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