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傲税桑匆虺麓笕烁呕臣媒缓茫裁惶嵴獾底邮露舾ù笕讼氪幽涎粝率郑獾故歉龇ㄗ樱舨皇悄昧酥馨搿〕堑暮么Γ呕臣迷趺纯赡苊饬艘┨锏乃埃笕吮鹛诳谏死习傩眨鹿倬筒恍牛呕臣萌绱烁删弧!
    说着哼了一声:“下官 可听说,当初他来南阳的时候,除了他们兄妹,家里就一个丫头,一个小子,这才一年,府里添了六个下人,他张家的马车比大人您府上的还好呢,这些银子怎么来 的,就他张怀济那点儿微薄的俸禄,恐吃饭都是问题,哪还能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呢,若说没贪银子,下官实在不信,更何况,这些山田,县衙收上来,一转手包给 周半城,还不说多少是多少,其中落下多少好处银子,谁知道呢。”
    梁荣越听越恼,一拍桌子道:“他张怀济这是想吃独食儿啊,周半城以为靠上张怀济,我就不能把他怎么着了,咱们就试试,看看是他张怀济厉害,是我这个知府大人厉害,明天跟着我去南阳封了伏牛山药田,查他县衙里的来往账目,若有一丝差错,张怀济,本官要你好看……”


☆、第55章 
    怀济迎了梁荣进来:“不知府台大人驾临南阳,有失远迎;大人赎罪。”
    怀济略扫了眼梁荣后头的的韩应元几人;心里不免疑惑;听说上次梁知府回去就病了,具体什么病也不知道,只是闭门不出一个多月之久;却不知今儿怎又来了南阳;且如此气势汹汹。
    梁荣毫不客气的坐在大堂之上看着怀济,脸上虽仍带着笑,却怎么看怎么阴险:“张大人剿灭山匪,又将许克善绳之以法,说起来真是南阳百姓的大恩人啊。”
    怀济愣了一下道:“当官为民,怀济不敢居功。”
    梁荣呵呵笑了两声:“这有功就是功;有过就是过;张大人不必谦虚了。”接着话音一转:“张大人的功劳想来前头陈大人已上奏朝廷,也就不用本官多事了;今儿本官来是有一事不明,要询问张大人?”
    张怀济:“府台大人请讲。”
    梁荣目光一闪:“本官已上任数月有余,汝州府下辖十几个县的税都交上来了,唯有你南阳县出缺,是何道理啊?”
    张怀济一听是这事儿,便道:“南阳地处偏僻,人多地少,就唐河边儿上那几倾田里的粮食,莫说交税,养活南阳的老百姓都难,又闹了数年山匪,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有的人家卖儿卖女的过活,前头南阳知县曾上奏府衙,知府大人奏明朝廷,免了南阳的徭役赋税。”
    梁 荣哼一声道:“张大人这话是哪百年的黄历了,过去南阳老百姓或许吃不饱,如今却不一样了,就前儿本官在伏牛山走的那一趟来看,南阳老百姓的日子可不差, 况,你这南阳的伏牛山上有数百倾药田,又开了药市,商家往来,比汝州城还热闹繁盛,皇上免除穷县的税赋本是天子的一片爱民之心,若是给有心人士利用来谋取 私利,张大人可知这是什么罪过?”
    怀济这时方明白过来,今儿梁荣到南阳是来发难的,是拿捏着伏牛山上的药田,要治自己的罪呢。
    怀济有时就想不明白,当了官本来就该为民做事,为什么这些人却处处跟老百姓过不去,南阳的老百姓刚吃饱几天啊,就来找麻烦了。想着不禁抬头看着梁荣,这样的人怎配为一方府台。
    梁 荣见他不说话,以为怀济心虚了,更是得意,脸上的笑更欢了:“还有一事需张大人知晓,伏牛山上的那些山田,既是老百姓的,也是南阳县的,更是汝州府的,既 然要承包出去,就得价高者得,你张大人随便说个价就包出去,若有人说张大人在中间吃了好处,张大人纵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
    张怀济道:“府台大人莫不是说我张怀济从中吃了好处?”
    梁荣哼一声道:“吃没吃只你自己知道,不过,张大人,我梁荣既当了这个汝州知府,就容不得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盘剥百姓。”
    怀济一张脸气的通红,这知府大人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这真是贼喊捉贼,而且,怀济算明白了,梁荣这是想扳倒了自己,伸手伏牛山的药田呢。
    张怀济一挺胸:“我张怀济自来南阳任上,莫不兢兢业业为民做事,从未拿过百姓一分好处,纵然府台大人也不能信口开河,诬陷下官。”
    梁荣心说,你倒是挺会说,举凡当官的有不贪的吗,之所以,梁荣敢公然来南阳发难,就是拿准了,天下没一个清官儿,指望着朝廷那点儿俸禄,天下早没当官的了,只要是官就没有干净的,张怀济也一样。
    更何况,守着伏牛山数百倾药田,简直就是在自家后院栽了一颗摇钱树,自己真不信他就能眼看着不伸手。
    想到此,梁荣冷笑一声道:“本官也希望张大人跟你说的这般清正廉明,如此,方是百姓之福,南阳的县丞何在?”
    赵成栋忙上前:“南阳县丞赵成栋参见府台大人。”
    梁荣道:“你是县丞?”
    赵成栋躬身:“下官正是。”
    梁荣点点头:“本官问你,伏牛山那数百倾山田是谁做主承包出去的,可有来往账目?”
    赵成栋暗看了一眼怀济,心说,这府台大人来意不善啊,这是恨不能一下就致张怀济于死地,搁在以前,赵成栋指定装糊涂混过去,争取两边都不得罪,如今却不可。
    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虽说府台大人的官大,来头也不小,可在这汝州府想扳倒张怀济,恐怕还差点儿火候,府台大人后头不就是邱阁老吗,别说府台大人只是邱阁老的亲戚,就是邱阁老自己来南阳,也没在张怀济手下讨着便宜,末了,不是灰溜溜的回京去了吗。
    还有许克善,在南阳盘踞数年之久,一样让张怀济给办了,张怀济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能干成这么大的事儿,若上头没人,就凭他,一百个也没戏。
    张怀济刚来那会儿,赵成栋还猜呢,琢磨这位的后台到底是谁,先头猜的是陈延更,毕竟,自打张怀济来了南阳,陈延更这个前知府大人,对南阳就格外青眼看重起来,往年可不见府台大人来南阳,赵成栋任了六年南阳县丞,一共见过陈延更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出来。
    张怀济一来,陈大人有事没事就往南阳跑,自己就撞上过好几回,陈大人跟张怀济在一处吃酒,那亲热劲儿,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了,赵成栋觉着张怀济的靠山是陈延更。
    可 后来方知道想错了,别看张怀济不显山不露水的,后头戳着的竟是巡抚大人,两家走的那叫一个亲啊,且不说,叶府三天两头就往南阳县衙里头送东西,叶府里的千 金大小姐还来了呢,在南阳一住就是小半个月,这能是寻常关系吗,估摸不是张怀济靠着陈延更,而是陈延更靠着张怀济,才谋得江苏按察司的官位,梁荣一个外来 的和尚,庙门还没摸对呢,就想念经受用香火,这不做梦吗。
    再说,张怀济为官清正,可是南阳上下都有目共睹的,就算梁荣你是只苍蝇,也得找个有缝儿的鸡蛋下嘴吧,张怀济可是琉璃球,你也不怕脚下打滑摔死自己个。
    更何况,张怀济的妹子还跟皇子有些牵连,赵成栋如今算看明白了,别看张怀济这会儿官小,往后不定能走到哪一步呢,自己只要坚定的跟着张怀济,仕途一准差不了。
    想到此,赵成栋道:“这些药田原不过山民开荒出来的荒田,若不是张大人寻了周员外包山种药,这些地如今还荒着呢,张大人就是想让老百姓吃饱饭,才上下奔波促成此事,着实是南阳百姓之幸。”
    梁荣一听,心说,张怀济这才来了南阳几天啊,都能结党了,既然这县丞不开眼,跟张怀济一块儿办了正好。
    想到此,脸色一沉:“本官问你那些山田可有来往账目?”
    赵成栋:“账目来往记得清楚明白。”说着叫人取了来呈上去,厚厚一大摞,梁荣一看就头疼了,看了韩应元一眼,韩应元会意,把带来的几个账房叫到一边儿开始查账,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之久,才查完。
    韩应元有些为难,真没想到这张怀济的帐如此清楚,且一笔错处都寻不出来,事到如今,也只能拿税做文章了。
    想到此道:“回府台大人,账目倒是清楚,只不过伏牛山那上百倾山田的税仍无着落。”
    梁荣一听就明白了,是叫他捏住这个发难呢,看向怀济:“张大人怎么说?”
    怀济道:“下官自认已解释清楚,南阳百姓的疾苦,想必府台大人心知肚明,便是到了皇上哪儿,怀济仍是这话。”
    梁荣呵呵笑了两声:“张大人倒是好牙口,这税不交你还有理了,莫不是给你贪了。”
    陈皮在外头一听见这句话,恨不能把梁荣拽到跟前来捶死,什么东西啊,这是明明白白要往他们家大爷脑袋上扣屎盆子吗,忙催着后头的余隽:“少东家您倒是快着点儿,再晚一步,我们家大爷就成贪官了。”
    余隽笑了:“放心吧,有你们家猴精的姑娘,你家大爷这辈子都成不贪官。”迈步进了里头。
    梁荣一见余隽唬了一跳,急忙从上头下来拱手道:“少东家怎来了南阳,早知道,下官该设宴迎候少东家才是。”瞥见余隽后头的周半城,目光闪了闪,心说,这俩人怎一块儿来了,莫非其中有什么缘由。
    “余隽一进汝州城,就听说府台大人清正廉明,连乡绅设的接风宴都推了,余隽哪里当得起府台大人相请,回头不知内情的还当余隽要贿赂大人,岂不坏了大人的官声。”
    噗嗤……陈皮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怀济瞪了他一眼,陈皮急忙收住笑,可脸上的笑意却挡也挡不住,梁荣有些恼起来瞪着他道:“你笑什么,是觉着少东家可笑,还是本官可笑?”
    陈 皮心说,这是想找儿茬儿呢,当我怕你啊,嘻嘻一笑道:“大人可千万别误会,奴才哪敢笑话大人呢,奴才是替大人鸣不平呢,前儿跟着我们家姑娘去观音庙上香, 听见天香阁的两位姑娘,在外败坏大人的名声呢,非说大人来汝州上任那天,怎么着怎么着了,想大人如此清正,连乡绅的接风宴都推了,又怎么会跑去天香阁呢, 奴才是笑那天香楼的姑娘,为了显摆,竟能编出这样没边儿的瞎话来,真是可笑。”
    梁荣脸色一僵,心里咯噔一下,不是为了天香楼那俩粉头胡说,是这奴才嘴里的观音庙,一提起观音庙,梁荣就觉着嘴里有股子尿骚味儿,这是他此生急于忘却的耻辱,故此格外敏感,又端详陈皮几眼,估摸是这奴才凑巧去了观音庙,不会知道自己喝尿治病的事儿,略松了口气。
    也不禁有所警惕,余隽刚那话明显就是讽刺自己,可梁荣也知道,余家不是他能得罪起的,眼前这位可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子。
    想着,只装着没听明白,呵呵笑了两声道:“不知少东家来南阳县衙是……”
    余隽道:“本来在下也不用跑这一趟,只不过听说府台大人要来南阳查伏牛山上那些药田的税,余隽便不得不来了,府台大人刚来汝州,大概不知道底细,伏牛山的数百倾药田,实是我余家入股的买卖。”
    梁荣一听脸色就变了,哪会想到,这些药田会有余家掺股呢,从昭慧皇后那时候起,余家就是大燕的皇商,百年来,大燕几次灾荒瘟疫都亏了庆福堂,先帝曾下旨,庆福堂永不纳税,若这药田有余家掺股,还纳什么税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