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6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矗笱嗉复卧只奈烈叨伎髁饲旄L茫鹊墼轮迹旄L糜啦荒伤埃粽庖┨镉杏嗉也艄桑鼓墒裁此鞍 
    梁荣心里就纳闷了,一个芝麻官儿张怀济,一个汝州府做买卖的周半城,怎就跟余家扯上关系了呢,有余家在,莫说自己,再来十个汝州知府,也动不了伏牛山的药田啊,自己想从中捞油水的想头,恐要落空了。
    余隽道:“张大人一心为民,才有这伏牛山的百倾药田,南阳的百姓才能吃饱穿暖,梁大人莫听小人之言,冤枉了张大人才是。”
    梁荣脸色尴尬,呵呵笑道:“不会不会,下官来南阳查账,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说着转向张怀济,挂上一脸笑:“张大人果然是我等表率,本官回去汝州府,定昭示众人以张大人为榜样,好好的为民做事,当好官,当清官……”
    说了一大片废话,带着人走了,看着梁荣的轿子没影儿了,张怀济方回身一躬到地:“怀济谢少东家。”
    余隽道:“怀济兄不该谢我,该谢你那鬼灵精的妹子,不是她,我还在冀州府呢,哪里赶得来南阳。”
    怀济一愣:“怀清?”
    周半城笑道:“怀清姑娘早防着梁荣有这一招儿,一早就叫人给庆福堂送了信,少东家才赶过来的。”
    余隽道:“经了今儿,梁荣不会再以此为借口向张大人发难,却也不会偃旗息鼓,梁荣可有个外号,叫梁扒皮,最是贪婪,是个雁过留毛的主儿,估计还会想别的招儿,张大人需小心了。”
    这里正说着,忽见那边儿守备府的轿子过来,到了近前,守备曾思廉下了轿子,脸有急色,到了张怀济跟前道:“张大人,令妹可在?”
    怀济道:“舍妹这些日子常上山采药,恐不在家中。”说着看向陈皮:“姑娘今儿可在家?”
    陈皮道:“今儿天阴,怕赶上雨,甘草跟银翘死活拦着没让姑娘出去,刚过去的时候看见姑娘正在后头熬什么药膏子呢。”
    曾思廉忙道:“若姑娘在,可否随在下守备府走一趟,不瞒张大人,母亲病了数日,郎中请了几个,药也吃了,却总不见好,闻听张姑娘医术通神,若能医好母亲,思廉定当重谢。”
    张怀济道:“大人言重了,行医救人是医者本份,何用重谢,陈皮,你去叫怀清跟曾大人去一趟吧,莫耽搁了老夫人的病情。”
    陈培应一声跑去后衙了,不大会儿功夫,怀清走了出来,跟曾思廉一照面,曾思廉就愣了,心说这不是那日在山上给那孩童治伤,又当中质问梁荣的小公子吗,怪不得当日觉得他少了几分阳刚之气,却原来是个姑娘。
    怀清进了守备府,后头还跟了个余隽,进了后堂,却见有一年轻男子正坐在床前翻医书,嘴里喃喃嘀咕着:“不能啊,不能啊,我的方子明明对症啊……”
    曾思廉忙道:“姑娘不要过意,他是舍弟思正,不知中了什么魔怔,自小便想当个郎中,母亲不应他,就自己看医书,家里人逢有病的,让他开个方子,倒也能应验,母亲便由着他了。”
    说着过去道:“思正,你在哪儿瞎鼓捣什么,张姑娘来了。”
    那年轻人扭过头看了怀清两眼道:“你就是南阳城百姓嘴里的神医,怎么是个小丫头啊?你真会治病?”
    曾思廉咳嗽一声:“思正不许胡闹,快让姑娘给母亲号脉。”看得出年轻人极敬重曾思廉这个大哥,听了曾思廉的话,忙站到一边,却仍好奇的看着怀清。
    怀清倒想起以前的事,当年自己跟着爷爷学医,也是这般,天天想着方子,怎么不对呢,怎么就不管用呢,爷爷在一边儿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看着她,等她实在琢磨不出来了,才开口点拨一句,这一句便记在了心里,再不会忘。想着,不禁暗暗叹息,此一生恐再也见不着爷爷了。
    怀清坐下给老夫人号脉,一边看老夫人的面色,显是病了几日,没什么精神,脸色也颇为憔悴,便如此,也瞧得出性子极为刚强,想来能教出曾思廉这样的儿子,必然不会是软弱之人。
    老夫人极为困倦,却仍能支撑着跟怀清说了句:“有劳姑娘。”
    怀清号了脉,早有人备好笔墨,怀清略斟酌,提笔写下一方,刚写完,就听曾思廉的兄弟道:“怎可用黄连?”


☆、第56章 
    怀清侧头看他:“为什么不能用黄连?”曾思正摇头:“家母年高体弱,恐灭真火;自然不能用黄连。”
    怀清笑了:“老夫人两尺脉长而有神;本元坚固;且有病则病治之,用之何害。”说着见旁边案头有一方,想是曾思正开的;拿起看了看道:“公子这药方开的极对症,不奏效只因缺了一味黄连,老夫人之病由热邪郁于心胃之间;非黄连不可治其病。”
    曾思正愣了良久,方道:“姑娘果然医术精湛。”
    怀清忙道:“不敢称精湛,若病的不是令堂,想来也不用我走这一趟了;古人常云,医不治己,只因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因是令堂,你心怕有失,故此开方下药便多有顾虑,却不知病所起者,药达方愈,若瞻前顾后难免顾此失彼。”
    曾思正深深一躬:“思正受教了。”
    怀清道:“不敢当。”把方子递给他,曾思正接了方子,唤了小厮进来吩咐:“照此方抓两剂药来。”
    那小厮道:“往常都是一副三剂,怎今儿只两剂。”
    曾思正道:“蠢材,蠢材,此药一剂可安,二剂愈矣,做什么还抓三剂。”那小厮方去了,怀清莞尔。
    曾思廉亲送两人出来才道:“舍弟鲁莽,张姑娘莫介意才是。”
    怀清道:“ 学医之人这般方有进益,令弟熟读医书,早已入门,欠缺的只是经验,若能去医馆历练,将来必成名医。”说着看向余隽。
    余隽道:“若曾少爷有意,可去汝州城庆福堂医馆坐堂。”
    庆福堂?曾思廉这时候方看向余隽,这个少年莫不是余家的少东家,皇后娘娘的亲侄子,心里暗惊,琢磨这张怀济兄妹到底什么来头,竟跟余家有干系只不过,思正学医之事,虽近些年母亲不再阻拦,心里却仍盼着思正能考科举,从科举出仕,才是正途。
    想到此,便有些犹豫,余隽如何看不出,有道是人各有志,不需强求,遂笑笑作罢,跟怀清上车回了县衙。
    到了衙门口,怀清想起什么道:“有一事还要请教少东家,请少东家跟我来。”
    余隽笑看着她道:“我以为张怀清该是个磊落而不拘小节的女子,你这一口一个少东家,叫的我好生别扭,我倒更乐意人家称我一声大夫。”
    虽说不大喜欢余家,可余隽这位余家的少爷,爽快可亲,倒颇为可交,故此怀清笑道:“余大夫,请跟去来。”
    余隽倒是也未想她会把自己带进她的院子,余隽看了看满院子晾晒的药材,忍不住摇头失笑:“你这里哪像女子的闺房,倒像个药铺子,我那几个堂妹院里。莫不种的牡丹芍药争奇斗艳,你倒好,种了这么一架子金银花。”
    怀清道:“牡丹芍药不过好看而已,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哪比的上我这里,药香阵阵,过些日子金银花开了,金银相映,美不胜收。”
    余隽道:“最重要的还可起到驱蚊之用,我说的可对?”
    怀清点点头,刚想说一句纯天然无公害,却忽想起,这句貌似是现代的广告词,才没有说出来。
    余隽打量完小院,看向屋里,琢磨这丫头的香闺要是自己进去了,他家哪位风雨不动的表哥会如何,还真令人好奇呢。
    正想着,忽听怀清道:“你瞧,去年好好的,今年一开春这金银花就有些不对劲儿了,这几日更坏了,叶子都卷了起来,要打的花苞也落了,先开头我只当是水大,却越瞧越不对,正巧你是行家,你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余隽弯腰细细看了一会儿道:“这是招了虫儿,用大蒜泡水,早晚各洒一次,过几天就好了。”
    怀清忙让甘草去灶房拿大蒜泡水预备着,把余隽让到一边儿的小桌旁坐了,问他喝什么茶,余隽笑道:“只要不是你的药茶,其他都可。”
    怀清便叫银翘从书案上头的小罐里拿茶叶冲泡,不大会儿功夫,银翘奉茶上来,余隽接了一掀开盖,不禁道:“极品的明前龙井,好茶。”
    心 说,这每年的明前龙井可最是紧俏,今年江南雨水少,这龙井也少了,明前的就更少,且,这才刚过清明没几天儿,这时候能喝上明前龙井的,恐怕只有皇上,汝州 府的憩闲阁都还没有呢,张怀清这龙井怎么来的,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记得前些日子他爹还说表兄办差有功,皇上赐了不少东西,张怀清这明前龙井,莫非是从表兄 哪儿得的。
    怀清见他拿着茶碗发呆,不禁道:“莫非嫌茶不好。”
    余隽笑看着她:“若姑娘这茶都算不上好,恐天下再无好茶了。”
    怀清听了这句,忽有些不自在起来,暗道,莫非他知道这茶是慕容昰给自己送来的,怀清回了南阳本以为就跟京城的人就没关系了,哪想还是脱不开。
    慕 容昰不知抽什么风,隔些日子就给她送个东西来,跟上回的寿山石小印比起来,不算贵重,都是不打紧的小东西,有时是一组生动的陶俑,有时是奇形怪状的石头, 上回送了她一个孔明锁,再再上回,给她的是九连环,做的相当精致,却都是玩意儿,还有吃食,他府的桂花糕,玫瑰糕一类的点心,送过一小盒,前两日送来的是 这罐子茶叶。
    若是他送寿山石小印,怀清还能收着,等有朝一日还回去,可这些小东西跟吃食,怎么办,一开始还让甘草收着,后来实在好奇,常常拿出来把玩,便摆在架子上了,那些小点心不知怎么做的,极对自己的胃口,怀清尝过之后,就嘴馋的都吃了,吃完了,现在还有点儿惦记着。
    想想怀清都觉自己太没原则了,又觉慕容昰着实阴险,用这些轻而易举就让自己丧失了原则,不过。他这么做究竟想干嘛。怀清实在的想不通,追她?不像啊。
    怀清仔细回想了回想,自己跟慕容昰真的不熟,哪怕如今,怀清依然觉得莫名其妙 ,打死怀清都不会相信慕容昰会看上自己,倒是慕容曦,对自己那点儿意思颇为明显,怀清就算想装傻都难。
    刚想起慕容曦,就听外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小丫头,爷来看你了,想不想爷?”
    怀清一怔的功夫,就见慕容曦已经站在院门口,只不过刚还笑眯眯的,一看见余隽,那张脸便耷拉了下来:“余隽,你怎么在这儿?”
    余隽比他还惊讶呢,悄悄看了怀清一眼,心说,这丫头这是想脚踩两条船不成,且慕容曦进她的院子如此自在,肯定经常来,莫非这两人……
    见他面色不善,余隽方道:“怀清姑娘种的金银花招了虫儿,让我来瞧瞧。”
    慕容曦看了眼一边的金银花跟怀清道:“这东西既招虫子还养着做什么,叫人掘了就是了,种上些别的也好,我记得上回你跟我说爱吃种葡萄,就种葡萄岂不正好。”
    怀清白了他一眼:“那是我说的吗,明明就是你说的,我最讨厌吃葡萄,怎么可能会种那个。”
    慕容曦:“葡萄多好,又甜又能酿酒,我府里就有一架是从宫里移出来,种儿好,每年结的葡萄甜着呢,如今还早,等到了日子,我叫人给你送两篓子过来,保证你一尝就喜欢。”
    瞥见余隽还在旁边,慕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