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了腊月里,乳母终于选好了,住进了县衙后院,跟着灶上的婆子起卧,顺便伙食上吃的好些容易下奶。胡娇还不知道,她最近肚子愈大,懒怠动弹,饭都是腊月提了来的,压根不用她往灶上凑,想吃什么跟婆子们说一声就好。
    县学里放了假,孩子们与胡娇告别,相约了明春开学来看小弟弟,便跟着来接的家长各自散了。
    到了腊月十八这日,一大早胡娇便从睡梦中被疼醒,许清嘉听得她的呻…吟声大异于往常,算着日子也到了生的时候,让腊月去厨下吩咐烧热水,顺便把稳婆叫来,自己去前院请张大夫前来坐镇。
    胡娇疼了一日,整个人都跟水里捞出来似的,从未有过的疼痛几乎要让她疼晕过去,一波又一波绵延不绝,从前训练时候的耐受力似乎远远不足以应付这种疼痛,到了最后她都要怀疑这种疼痛还有没有尽头,她都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了,小混蛋还赖在她肚子里不肯出来。
    许清嘉在外面急的团团转,这丫头平日腿抽筋都要叫唤两声,真到了生孩子居然咬牙不肯叫出声来,只听得里面稳婆的声音不断的传了来,“夫人若是疼的厉害就叫两声……夫人别咬嘴唇,咬着软木……”
    太阳落山的时候,胡娇终于抗不住叫出了声,倒让一日水米未打牙的县令大人心肝都颤了两颤。
    张大夫倒是三餐不落,呷着热茶看县令大人团团转,看不过去了就善意的劝一劝:“妇人生孩子都这般,急不来的。府上夫人倒还好,没叫的撕心裂肺。”张家祖传妇科圣手,整个州府官员富绅但凡有妇人生产都会请张家大夫前去坐镇,以防不测。
    张大夫一兄一弟皆入此行,兄弟三人这些年不知道守过多少官员富绅大家的产房,见过的多了去了。别瞧着那些夫人太太们平日矜贵,真进了产房一个比一个叫的惨,偶尔碰上个能忍的产妇,叫的不那么惨的,他都要怀疑这妇人可能五感不灵。
    身为男人虽然不能对生孩子的疼痛有切身体会,可是无数妇人的惨痛叫声告诉他,生孩子真的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疼痛。
    “还要多久啊?”
    许清嘉听得里面阿娇低低哑哑的呻…吟声,感觉她似乎气力不继,从来都是活蹦乱跳的人如今躺在产房里连叫一声都中气不足,想一想他都觉得心惊。
    好在入夜之后,孩子终于呱呱叫着落了地。
    稳婆包好了孩子,处理干净了产房,许清嘉便冲了进去,打眼瞧见已经沉沉睡去的老婆,再瞧大床旁边小床上包成一团的小不点儿,才觉得腿都有点发软。他今日几乎是在院子里团团转了一圈。
    “恭喜大人,夫人生了个小郎君。”
    腊月上前来,将早就准备好的荷包塞了给稳婆,许清嘉这才哑着嗓子问了一句:“夫人……她可还好?”
    稳婆捏捏荷包时银子,估摸着约有一两银子,顿时眉花眼笑:“夫人与小郎君都好,只是头胎,生的慢了些,再生二胎就快了。”
    腊月请了张大夫进来,替沉睡中的胡娇把脉,果然无碍,这才告辞。天色晚了,他今日回不了州府,唯有改日。
    元宵节,胡厚福收到驿站快马传书,他家妹婿亲笔书信,喜的抱着自家儿子狠狠亲了好几口:“好乖乖,你姑姑给你生了个小表弟,待到过完了年,天气暖和了,爹带你去看小弟弟。”惹来魏氏笑嗔:“说什么傻话?振儿这么小,哪里能走远路?”又惆怅相叹:“大约他们表兄弟见面,总要在几年之后了。”
    他们夫妻如此想,胡娇又何尝不是。
    生完了孩子,胡娇顿觉身轻如燕,恨不得下地疾走两圈。只是到底生孩子是个大关卡,似乎全身的骨头都重新装过了,感觉骨缝都开了,又日日虚汗不止,没过三日她就觉得自己要臭了,吵嚷着要洗澡,被许清嘉强力镇压,没奈何只能日日换贴身衣物,还有擦汗的布巾子随时垫着后背,等出汗了再抽出来,省得衣服一直粘乎乎贴在后背上,湿的难受。
    孩子白日里就有乳娘带着,饿了再抱到她面前来吃几口奶,晚上跟着他们夫妻俩睡。许清嘉的意思是让孩子晚上也跟着乳娘睡,让她好生歇息,可惜她受前世新闻报道影响,总记得保姆会向不会说话的孩子下手。万一乳母晚上睡觉的时候向孩子下手,她不得心疼死?
    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孩子丢给陌生的乳母,哪怕这乳母经过了多少道审查才能进了县衙后院当差,胡娇也不放心。
    “人心难测,我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受委屈。”
    许清嘉拿她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半夜起来换尿布照顾孩子,只望她能多睡会。又吩咐厨房每日熬羊肉汤来给胡娇进补,她一个月子坐完了整个人倒丰腴了起来,肌肤白嫩莹润,都能掐出水来。高娘子来探望,羡慕的看看这白胖的娘俩,摸摸孩子的脸蛋,再摸下她的脸蛋,“夫人这脸蛋嫩的都跟小郎的脸蛋一般儿细滑了。”
    “哪有?”胡娇抱怨的掐着自己的腰:“高姐姐你瞧,我腰都粗了三寸了,都胖的没样子了。”
    高娘子是真心羡慕她,“你这是心宽体胖,月子里养的好。”不比她生大姐儿那会,自怀上高正就不再进她的房,都在姬妾房里,等坐月子就更别想让他能过来宽慰两句:生了个闺女咱不急,改年再生个大胖小子。
    头上又有婆婆,她那会一个月子出来,感觉人老了十岁不止,憔悴腊黄,都没办法见人了。
    县令大人于女色上头淡漠,后院里也只有胡娇一人,听说她怀孕生子,包括坐月子,县令大人都在她房里住,怀孕的时候半夜里搓腿倒水,服侍周到,生完孩子半夜里换尿布照顾孩子,一点也不嫌弃,连高娘子都要感叹一句:“我算是知道了,这世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只是我没那么好的命,没遇上而已。”她遇上的这个,风流随性,哪里是惜花之人
    上个月,高正房里一名姬妾诊出有孕,如今在她面前亦敢拿乔。高正如今膝下无子,高娘子也不敢对这姬妾如何,只每日让她在房里养胎,省得她看到难受。
    纵如此,那姬妾还不知足,三日两头的要吵嚷着吃这个用那个,高娘子也懒怠撒理,只让管事尽力去寻,又在婆婆面前报备,省得万一这姬妾有什么事,都怨到她头上。
    人都是比出来的,高娘子就算没有攀比之心,可是每次来县衙,看到胡娇活的滋润,许清嘉又体贴备至,夫妻和顺,每每回去也要暗叹不已。
    这日她回去之后,准备给县令大人家的小郎君的满月礼,才看着丫环递上来的单子,只觉心里烦闷,管事的却来回报,文姨娘想吃石榴。
    高娘子冷笑一声:“我倒还想吃呢,这时节哪里有石榴?报了给爷去,让他去寻。”她本来平日也能从容应对,偏今日在县衙见腊月提醒县令夫人喝羊肉汤,说是一大早起来大人就嘱咐过的,必须要热热的喝下去。
    胡娇近来羊肉汤喝多了,每到吃饭时节就捏着鼻子不想吃,偏张大夫临走前说过,月子里妇人喝羊肉汤最补了,大周朝人尤喜羊肉,县令大人就执行的极为认真,每顿的羊肉汤是必不可少的。
    “就是因为羊肉汤我才胖成这般模样的!”胡娇在那里哼哼,腊月苦口婆心的劝,“……夫人再不喝都让高娘子见笑了。你不喝奴婢也没办法跟大人交待!”
    “让他自己喝一个月试试看?看腻不腻?”
    那文姨娘本来想吃石榴只是个借口,就是想要恶心恶心高娘子,结果却被驳了回,哭哭啼啼到高正面前去告状,正逢高正听说今日高娘子前去县衙探望县令夫人与小郎君,也不知县令家的小郎君满月酒摆不摆,他这做下属的到时候也好给县令大人撑撑面子。
    高正算是看出来了,许清嘉是个干实事的好官,勤勉清廉,如今连府君也十分看重许大人,他就更要好好跟着了,说不得哪一日他也有出头之日,不止是窝在这小小的南华县里当个县尉。
    “这是怀着金蛋还是银蛋?不想怀就滚蛋,没事跑去给娘子找麻烦!”这一二年间,他是越发看重高娘子了。有时候都有意的在姬妾们面前抬高正室,不似前几年由得后院里妾室通房给正室上眼药找麻烦。
    那姬妾自忖说不定自己怀的是个男胎,所以最近很是趾高气昂,又有高老太太身边的婆子每日来探望,只当得了保命付,比之正室夫人亦风光体面,这才敢做娇,哪想到了高正这里却碰了壁,顿时真的给气哭了。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阳春三月;许清嘉又忙着督促春耕。他去年的考评不出意外的得了个优,年底又添了儿子,可谓双喜临门。南华县的胥吏富绅都盼着县令大人为儿子摆满月酒,哪知道满月当日,县令大人又一次闭门谢客,只一家子做了一桌菜;为儿子的降生好好庆贺了一回。
    说是一家子;关起门来只有许清嘉夫妇二人;外加睡的十分香甜的许小宝小朋友。许小宝自从生下来到现在,向来饱读诗书的县令大人都没给儿子起好名字;一直拖到满月;胡娇索性一直以小宝呼之,连许清嘉也跟着叫,唯丫环婆子唤他小郎。
    家里新添了个小婴儿,似乎一下子事情多了起来,许清嘉索性又从人牙子里面买了个小丫环回来,比腊月小了一岁,原是个夷女,胡娇便给起了个新名字,叫小寒的。却是地震之后从曲靖县逃出来的,因那边不及南华县安抚及时,便有一部分难民涌到了南华县。
    小寒并不会说汉语,好在她勤快又肯学,胡娇用在县学里跟孩子们学来的夷语,居然磕磕绊绊的能跟她沟通,主仆居然也十分相得。
    许清嘉听到她起的这个名字,还好生取笑了一回:“以后若是再买了丫环,就全按着节气来取就好了。”
    “这是给我使的丫环,自然是按着我的爱好来取。许大哥这是取笑我没读过书,所以不会取个有诗意的名字吧?等将来有了给你红袖添香的美人,你就尽管按着自己的爱好来取好了。”
    县令大人悠然而笑:“我恐怕等不到那个机会了,本县令满腹诗书竟然没机会起几个有诗意的名字,当真是遗憾!”嘴里说着遗憾,但瞧他的表情,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遗憾。
    胡娇立即讽他:“是啊,满腹诗书的县令大人连儿子的名字都没起好,还是等给儿子起好了名字再想其它吧。”
    夫妻两个你来我往,各不相让,为个起名字也斗了一番嘴,直惹的在旁侍候的腊月偷偷抿嘴而笑,反是小寒不太听得懂,眨巴着眼睛在各人脸上偷偷瞧了一回,又局促的低下了头。
    他们夫妻二人关起门来给儿子过满月,婆子丫环在灶下吃,高正带着高娘子拍门闯了来,说是要在大喜的日子里讨一杯水酒喝。人都来了,还提着礼物,难道还能打出门去?
    胡娇只能吩咐灶上婆子重整一桌席面来,又将酣睡的许小宝抱出来给高正夫妇瞧,高正给的见面礼是个实心的沉沉的小金锁,礼物十分之土豪,倒符合他一贯的行事风格。高娘子送的是一个金项圈,另备了几件亲手做的小儿衣服。这夫妻俩倒很是相配。
    席间高正眉飞色舞,又阻止高娘子喝酒,还时不时给她挟菜,引的胡娇瞧来瞧去,与高娘子低声耳语:“这是……有情况?”
    高娘子抿嘴而笑,高正笑的志得意满:“年春我们夫妇俩贺你家添丁之喜,等到了年底便要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