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正跟着许清嘉去州府了,估计还得三五日才回来。
    高娘子坐在院子里,身旁丫环婆子鸦雀无声立着,其余高正的妾侍通房们都被她拉来围观现场,顺便树立下正室的威信。她淡淡一笑:“郎君回来如何交待,就不麻烦文姨娘替我操心了。”
    押着文姨娘的婆子力气奇大,将她抓的动弹不得,使得文姨娘无数次挣扎着想要扑向高娘子都没成功:“我的女儿……你个恶毒的贱妇,居然想生生拆开了我们娘俩!”
    高娘子拿起茶盖撇了撇浮沫,轻饮了一口,向来温婉的眉目间也添了一抹寒意:“你好意思提二娘子?如果不是婆子来报,她能不能保得下小命儿都没准儿!我这个当娘的难道能看着她送命不成?”
    身为嫡母,侍妾生的孩子也在她膝下。
    文姨娘自生下孩子,见是个闺女,便日日盼着主母也生个闺女,结果天不遂人愿,最后高娘子生下了嫡子,她心中怨毒可想而知。看着自己生的小闺女就跟看着隔世的仇人一般,总觉得是这孩子毁了她的梦想。
    如今要被赶出去,却又拿闺女来说事儿,不止高娘子觉得齿冷,便是其余高正的妾室们也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其实怪她看不开,哪怕生了闺女,也是高正的骨血,就是文姨娘在这高家后宅的依靠,偏偏她心高,非要想着跟高娘子一争高下,最后就落了个被扫地出门的境地。
    解决了文姨娘,高娘子索性将高正后院里拔花除草,彻底清理了一遍,留下乖觉老实的继续侍候,掐尖要强挑唆生事的能卖的卖,能撵的撵。等到高正从州郡回来一看,自家后院清空了大半,唯下的人员唯有三分之一。
    高娘子还振振有词:“要她们不过是为着侍候郎君,为我高家开枝散叶,那留老实乖巧的就行。如果各个都想着当太太,那这院子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都跟文氏似的,养个闺女就不肯好好教养,那还不如打发出去呢。”
    高正一向在高娘子面前夫威甚重,没想到跟着许清嘉也了趟公差,回来院子就空了,可人疼的心上人儿都不见了,偏高娘子这事还跟婆婆通过了气,又因为她生了嫡子,最近婆婆待她也不错,获得了婆婆的支持,等于有了免死金牌,那气势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高正在她面前竟然有了气短的错觉。
    ——这是跟着县令夫人呆久了,被县令夫人带坏了?
    高正忽然很怀念以前的高娘子,在他面前低眉顺眼,不驳半个回字。他还纠结在“让老婆跟着上司的老婆继续混有利于仕途”还是“尽快把老婆拘在家里修身养性别被坏人带坏了”的艰难选择里,高娘子已经带着丫环婆子走了。
    她就是来通知他一下的。
    有空闲的时间她还不如回房去抱儿子呢。
    高正忽然觉得,他有种被娘子抛弃的错觉。似乎……生下儿子以后,她已经用不着他了,于是便放开胆子可劲折腾了。而且,等他贴上去的时候,竟然被高娘子推到妾侍那边去睡。
    “我晚上要跟儿子睡,要照顾他呢,没空服侍夫君,夫君还是找别的妹妹服侍吧。”
    这就是明晃晃的打脸了。
    高正的夫威等于被高娘子扔在地上,踩了好几脚。他一拂袖子出了正院,凄凉的站在正院门口思考了一下,如今后院里全是老实听话的侍妾,如果是以前还有跑到正院来抢人的侍妾,如今这些却全都缩在自己房里,高正不驾临便不肯贴上去,倒是真乖。
    最后他宿在了外院书房里。
    其实高家后院的这次较量,还是胡娇从中出谋划策。
    高娘子多年郁郁,一朝生了儿子扬眉吐气,胡娇建议她趁胜追击,将高家后院好生打扫一番,省得不止是养大了侍妾的心,各个都想着当太太,就连丫环都想着要爬床。
    当晚高娘子搂着儿子睡,看着他细嫩的小脸偷笑。她从来就没指望过高正能做到县令大人的体贴专一,可是这后院是她的天下,以前是她自己气短,从今之后为着儿子也要将自己立起来。
    第二日起床,她开始清理后院的丫环婆子,但凡品行不端的,有别样心思的俏丫环们全都发卖了出去,撺掇着丫环们爬高正床的婆子,就卖一送一直接送给了人牙子当添头。
    一时高家院子里鬼哭狼豪,有丫环报到老太太的佛堂,她闭着眼睛似乎极为平静:“也是时候清理了。”她似乎早料到了这一天,“后院以后都听太太的。”似乎是决意不再插手高正房里的事情了。
    过了几日高娘子抱着儿子前去县衙后院专程谢谢胡娇给她支招,两人好生乐呵了一回。就连已经怀着身子的高家大娘子听到亲娘这般作为,也让贴身的陪嫁婆子来捎话,夸奖她娘:“做的好!”
    胡娇捏了捏高正儿子的小胖脸,非常可惜这小子到底比许小宝小了一岁,不然倒可以放到他们哥俩中间,来个三国拼杀,看看哪个小子的体质更好。
    小床上,许小宝与武小贝正大打出手,只不过力量所限,招式也有不足,指甲剪的又比较秃,杀伤力不大,才不容易酿成血案,胡娇也就由得他们俩摔打,由小寒跟俩乳娘看着。
    武小贝的来历,许清嘉没有对外说过,就连胡娇也不曾讲明过,只道是故人寄养在家的孩子,平日里只叫小贝,无人知他姓武,高娘子还当武小贝父母双亡,因此还有几分怜惜他:“这小子若不是托付到大人与夫人的府上,不定还要怎么遭罪呢。”
    胡娇心道,如果不是寄养在我家,这小子哪里有机会体会这种穷日子?
    她家的物质水平与皇宫或者王府的特质水平差距太大,这点胡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高正儿子生下来的时候,满月酒摆了三天,当时胡娇带着俩小子去参加,南华县的许多胥吏富绅们的家眷见到这俩小,以前没机会见,都送了见面礼,十分的大方。胡娇也不好全部推拒了,也向这帮家眷带来的小孩子送了表礼,一来而往,便渐渐有了走动。
    现在大家也知道许县令清廉公允,而许夫人更不喜敛财,又是个豁达好相处的,也乐于跟她亲近,于是县学的善款也一直在增加。
    既然县令大人不收银子,本地的富绅们便将孝敬银子都当做了善款捐了出去。尤其……县令夫人还管理着县学,送她银子未见得讨得了好,但向县学捐款却决对能博得县令夫人的好。
    而且女眷们总是细心许多,每逢过节,还会遣了家里的婆子丫头往县学送些应节的吃食,当真是官民相得,鱼…水和谐。就连许清嘉也曾经疑惑的问过老婆:“阿娇你是怎么哄的那些太太们往外掏银子的?”
    自家老婆他也算了解,武力打击还行,怀柔就……有所欠缺了。
    通常情况下,县令夫人轻易不向县令大人施展怀柔政策,都是武力打击居多,特别是生完了许小宝三个月后,她的体能训练再次开展,县令大人也时不时被老婆捉回后院锻炼身体。
    其实许清嘉觉得,老婆是缺个对打的吧?
    让他胜任这一点,委实有点辛苦,不过跟着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体力越来越好,于是也就继续练下去了。
    “这还不是跟你学的?!”胡娇难得拍了一回县令大人的马屁,又向他吹枕头风:“高县尉最近痛失美人儿,许大哥不如看着多给他派点活儿。”免得他失落之下再从外面补充人员进府,给高娘子添不痛快。
    再说,治疗失恋正确的途径不是拿另外不同的人来填补空缺,而是用工作榨干所有的精力,就没精力再东想西细了。
    于是高正继后院被拨花除草之后,又被县令大人委派了一堆差使,忙到要吐血,渐渐也就没空心痛后院流失的美人了。忙过三个月到了秋收的时候,又被许清嘉委派去征收赋税,骑马走在前往村寨的乡下土路上,高正后知后觉的开始理解了县令大人泣血的内心以及不得不为之的勤勉。
    ——后院老婆是个悍妇,县令大人如果不将一腔热血发泄到公事中去,还能拿什么打发时光呢?
    招伎摆宴,喝酒寻欢这类事情,悍妇当家,县令大人就别想了。
    其实许清嘉的生活远远没有高正想象的那种凄凉。他这纯粹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推己及人而已。
    事实上县令大人的后院生活如今又丰富了不少,除了与老婆锻炼体能之外,还新增了开蒙教子一项。他坐在椅上,面前站着两只小豆丁,许小宝一岁零九个月,快两岁了,个头长了不少,就连说话也伶俐许多,正好可以读读三字经。
    武小贝也一岁半了,个头窜的很快,与许小宝并肩而立,听着许清嘉念一句,他跟许小宝共同念一句,虽然不明其义,不过因为读起来琅琅上口,也很有兴致。
    胡娇的想法是,让孩子们随便玩,念什么书啊。童年这么短,好好玩都还不及,启蒙教育晚个几个,事半功倍。可惜一切玩乐在县令大人的观念里都是在浪费生命。他当年极小的时候就被许父放在膝前读书,等到自己做了父亲,便照搬了过来教育孩子,被老婆吐槽了好几回。
    “我教孩子们站着背书,干干净净规规矩矩,还知书识礼,哪里不好了?总比你带着孩子们玩成泥猴儿强吧?!”
    县令大人头一次觉得,在教育孩子的问题是,二人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而且不在他的迁就之列。
    胡娇摸摸两只小脑袋,准备给县令大人留点面子。等他们背完了书,由丫环奶娘带走,这才道:“总比你将孩子们都养成小书呆的强吧?!”她带着孩子个下菜地玩,让他们认识自然。还带着他们去县学认识各种花草植物,准备等他们大一点,估计就可以开展上树掏鸟下河摸鱼的课程了。
    不过这个计划截止目前为止,她都不曾与县令大人商议过,想当然他是不会批准的,还不如先斩后奏,等孩子们学会了再告诉他,到时候他也莫可奈何了。
    关于二人在孩子们课程设置上的不同,胡娇不得不在内心感慨:也许学霸天生向学,认为读书乃是人生至大的乐事,而学渣天生向玩,认为玩乐一定要趁早。
    真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令人惊奇的倒是两个孩子,在她与县令大人不同的教育之下,居然适应良好。听到背书也欢欢喜喜,听到要去捉菜青虫也蹦蹦跳跳,似乎不管是背书还是跟着胡娇去接近大自然,在他们眼里都是好奇的有趣的好玩的事情。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许小宝与武小贝一日日长大;逐渐不再满足于留在家里,而是更喜欢热闹的县学。
    县学里都是半大的男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对于这两名小豆丁的到来表现出了极大的欢迎。最初胡娇是带着孩子们来县学认识自然花草植物的,都是拣着这帮孩子们上课的时候来,等他们快下课了便带着俩小豆丁回去;至少能保证不碰面。
    结果这种情况在十月的某一日被打破。
    那天许小宝盯着花丛里的一个蚂蚁洞观察了许久,时不时扯一片草叶儿拦住正在辛苦往家里搬东西的蚂蚁的去路,玩的不亦乐乎。武小贝起先还能耐着性子跟哥哥一起观察,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他到底年纪更小点,耐不下性子,便时不时给哥哥捣蛋。
    起先是扯一把草叶儿盖住蚂蚁洞;吓的正在进出的蚂蚁四散奔逃,或者直接缩回了洞里。
    许小宝玩兴被打断,朝着他做了个气愤的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