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要小看枕头风的威力。
    原本以胡娇与高夫人的身份,自是不惧云姨娘一个妾室的。可是俗语有云,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二人谁也不愿意因为一场宴饮的意外,便给高正与许清嘉在仕途上带来麻烦,自然想着回避。可是此刻避无可避,正想着万一被云姨娘认为二人有意偷听就多了层麻烦,却不想云姨娘却在不远处的花树前停住了脚,一把揪下许多叶子纷纷扬扬撒了下来。
    “不坐。气都闷住了,哪里坐得下来”云姨娘又揪了一把叶子撒下来,却不知胡娇与高夫人听到她这句话都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只盼着她立刻走开。
    谁知云姨娘似乎揪叶子上瘾了,又揪了一把叶子撒掉,冷冷一笑:“真是可笑,我堂堂一名官家小姐落到了这一步,却要忍受一群粗俗的也不知道哪里来历的妇人们!珍儿你还不知道吧,最傻的是那个新上任的许县丞,我听老爷讲,这次的状元郎跟探花郎都去了富庶的地方当官,都是县令,唯独榜眼不但品级低,只是个一县佐官。老爷都多少年没挪窝了?老爷都挪不了窝,升不了官,他一个做县丞的,也就别指望了。京里都传开了,榜眼不知怎么得罪了京里的大官儿,这才被发配到了南华来。”
    珍儿似乎对这位主子的心思极为了解,立刻便接口:“不怪许娘子一脸村气,也不知是哪个山沟里的村野丫头,夫人还将她当座上宾……”
    她主仆两个絮絮叨叨发泄不满,高夫人与胡娇二人都尴尬的不行。胡娇在云姨娘口里是不知礼数的乡蛮村妇,连同许清嘉一起被贬。许清嘉的原罪还包括了一桩:穷酸。
    前来上任,竟然也送礼讨好上司都不知道。
    胡娇:社会新鲜人职场菜鸟的悲哀啊!
    只是不知道这云姨娘想要收到南华县新入职官员的礼物到底是出于她自己的贪欲呢还是朱县令的想法?如果是她自己的念头,那还好说,假装不知道便罢了。如果朱县令也这般想……原谅,她对许清嘉的仕途真有几分不看好了。
    ——来的这都是什么地方啊?
    难道他真在京城拒绝了高官显贵榜下捉婿
    胡娇瞬间就脑补了个穷*丝一朝出人头地,拒绝白富美,迎娶屠户女的悲惨故事。许清嘉肯定是考完了试出考场忘把脑子带出来了……
    云姨娘撒完了树叶子,发泄了一通,大概是感觉身心愉悦不少,终于带着珍儿原路折回了,看方向这是又回戏荷香水榭立规矩去了。
    她是吐露了心里的想法,精神垃圾得到了处理。明明是她背后说人坏话,高夫人与胡娇倒好似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都尴尬的不好意思再独处下去了。
    更别提胡娇的酒意,早都没了。
    当日回去,许清嘉又喝醉了。
    喝醉就算了,竟然还打算故伎重演。
    这可不比在驿馆里,她只能被迫与许清嘉共处一室。自这院子赁下来,打扫一番之后,胡娇直接将自己的铺盖卷搬到了二楼东厢,将许清嘉的衣物铺盖送到了楼上西厢,东西厢房对门而立,中间是厅堂,那成了公共空间,平日读书习字都在厅里,到了晚上各自关门安睡。
    许清嘉是有过抗议:“阿娇,你何必要搬到东厢去呢?咱们最近不是很相安无事吗?”
    胡娇当时回他:“我觉得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反正也不是什么恩爱夫妻,这会子没人看,何必要装呢?
    哪知道自从县衙回来之后,醉酒的许清嘉就抓着她死活不放了。
    胡娇连哄带骗,都没办法让他松手,最后终于忍不住,在他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只听得他“哎哟”一声,这次终于松开手去摸自己的脑门了。
    她连忙起身,虚浮着脚步往外走,边走还边捂着额头:“哎哟今天真是酒喝多了,怎么觉得头晕的这么厉害呢?不行我去躺一躺,许郎你好生歇着啊……”
    许清嘉眼睁睁看着她走出了自己的视线,连口热水都没给他留下。
    翌日便是旬休,倒也不用早早起床。胡娇索性偷了下懒,等她起床下楼,才发现许清嘉已经起来了。她原本就是想要好生晾一下他,最好是饿他一顿半顿,说不定他就老实了。没想到下楼之下却傻了眼。
    县丞大人已经坐好了早饭,在餐桌上等她。
    胡娇:“……”
    这种新好男人的节奏是要闹哪样啊?!
    不是说君子远疱厨吗?
    真是吃着县丞大人做的早晚,虽然味道正常,但是会消化不良的!
    而且那一天许县丞都体贴的不得了。
    胡娇洗衣,他连跟在后面拧水。
    胡娇摘菜,他也跟着摘。
    胡娇练字,他伸手准备握着胡娇的手一起练,被她一眼瞪着退了回去。
    ……
    到了晚上,胡娇终于忍不住了,准备回房睡的时候,原本已经关上了门,又猛然打开,对上厅里许清嘉期待的眼神,她直接开口:“你昨天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吗?”
    许清嘉回想一下,似乎……好像……他将面前的小媳妇儿给抹黑成了一只胭脂虎。不过这是特殊情况,应该……不算吧?
    胡娇鼓励的眼神不放弃:“你再好好想想,别装傻!不然今天怎么一定要将功赎罪呢?”

☆、第八章

第八章
    一场宴饮,让夫妻两个都见识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胡娇没想到原来南华县一把手的不少决议都跟姨娘有关,她算是长见识了。
    等到许清嘉的俸银拿回家,她扳着手指头将他的俸银再翻两倍,发现想要维持朱家的生活水平,似乎难度有点高。于是她骇然发觉:难道朱庭仙是贪官?
    哪怕她与许清嘉的婚姻只是名存实无,但要是他跟着朱庭仙走歪路,那她也跑不了。
    胡娇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发愁的不是如何来维持收入低于消费的生活,而是面临着“老公跟了个坏领导,万一走歪路她被连坐怎么办”这种难题。
    许清嘉却是职场菜鸟遇到了官场老油子,还是顶头上司,这就需要好好思考了。
    旬休完了重新开始上班,许清嘉起了个大早,吃过了早饭便去上班,还未到县衙门口,便听得人声鼎沸,到得近前不由傻眼了。
    一大清早县衙门口被堵的水泄不通,身着民族服装的百姓们在那里嚷嚷:“再加税就要饿死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
    许清嘉来到南华县之后就掌着文书与仓库等事,也翻过县里旧档,没感觉赋税有多重啊。怎的这些人都堵在县衙门口?
    还不等他说什么,那些百姓瞧见了他,见他的目标是进县衙,便知这也是县里的官吏,便要揪着他说理,幸亏被高正瞧见了,带着人将他抢了回去。
    “高大哥,一大清早的这么大阵势,这是怎么了?”
    高正神色很纠结,似乎很矛盾说还是不说,最后只含糊道:“大约是税赋……税赋……”反正这事儿也不是他经手的,他只是被倒霉的拎来维持治安的。
    昨晚奋战半夜,天还没亮就被人从小妾床上拉起来的高正也觉得苦不堪言,想不明白自己当年怎么就一门心思想要做官呢?
    “我看过旧档,税赋算是低的了,怎么还不满意呢?”本来整个南诏地区收回大周版图之后,大周重新划分治理,这二十年间致力于百夷跟汉人能够相融,税赋之上比之整个汉区还有优待,怎的这些人还要堵在县衙门口呢?
    这也太贪得无厌了吧?!
    见许清嘉的模样,高正就知道他全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本着“要死大家一块死”的念头,高正扯过他来,小声耳语:“许贤弟,许多税赋是文书里面没有写的。你就算是将旧档看破个窟窿,那也白看。”还是多到田间地头走走。
    许清嘉失声:“这样不行的吧?会出乱子的!”不怪离开京城的时候阎磊坚曾经提点他要注意□□。
    难道是南华县年年有这种情况?百夷百姓为了朱庭仙胡乱加收的税赋与官差发生冲突?
    高正却一脸见怪不惊的模样,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贤弟不必害怕,年年都这样,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胳膊哪里能拧得过大腿呢?到最后还不是要乖乖交上来。这些南诏蛮子归顺还没三十年就不听话了,不听话就要使劲的打,打到他们害怕了,不管你要收多少税,他们保管交得上来。”
    他说的这样笃定,许清嘉彻底的被打击到了。
    南华县的地头上,到底还有多少肮脏事情是他不曾发现的?
    “我去问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见许清嘉书生意气,当真要进府衙去问个清楚,急的高正连连喊了好几声,都没将他唤住,他这边闹哄哄似乎百姓要与差役打起来了,又走不开,只能忧心忡忡的等着。
    早知道他就不告诉许清嘉了。
    高正后悔也没有用。
    许清嘉一路冲到了前衙,问过了人知道朱庭仙还没出来,便向内通传求见。
    朱庭仙昨晚宿在云姨娘处,听她唠唠叨叨抱怨了一通胡娇的穷酸之处,比如来县衙参宴,连件特别漂亮的衣服都没有,头上也只插着一根钗子,还是银子的,哪怕做工再精致,它也变不成金的不是?
    拉拉杂杂讲了很多。
    朱庭仙对云姨娘倒是真心怜惜。
    这云姨娘也没说错,她原是官家小姐,只因当京官的父亲获罪,连她也不能幸免。连母亲被流放到南诏,最后落到了朱庭仙手里,倒也没受什么罪。相反,朱庭仙还很宠爱她,衣衫首饰,过季的从来不穿。瞧不上胡娇也在情理之中。
    她心里看不起朱夫人以及南华县官吏家眷,若论出身还真没人能比得过她……可惜现在就不同了。
    她得站在那里侍候朱夫人,连一同为伍都不算,只能算仆从一类。在正式场合,坐着的全是正室夫人,哪怕是个九品小吏的正妻,也比她这样风光的小妾体面。
    ——这真是戳在云姨娘心头的刺啊。
    昨晚就听小妾抱怨了一晚上许清嘉媳妇儿的寒酸可笑之处,大清早的许清嘉便跑来求见,朱庭仙起床气全面爆发了。
    许清嘉在前厅见到朱庭仙,向他行礼之后,讲起外面那些百姓的税赋,朱庭仙便变了脸色。
    “许县丞,这县令到底是我做还是你做啊?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说完他便拂袖而去。
    “大人——大人——”
    许清嘉追出去,也只看到了他的一片衣角,迅速从转角处飘过,随即不见。
    他心中焦急,又知后衙不是自己能胡乱闯进去的地方,唯有往前面赶去,哪知道还没到门口,已听得先前的响动大了一倍多,赶到门口一看,差人已经同百姓闹将起来了,有个差役正一脚一脚往百姓身上踩。被踩的乃是一名中年妇人,脸色被高原上的风吹的黑红黑红,嘴里说着不知道哪族的语言,许清嘉根本听不懂。
    旁边的百姓面上已有愤色,不等许清嘉上前去救人,已经有两名年轻力壮的男子将差役拉开,那差役似乎根本不怕,还想回头连这俩小子一起打,不成想已经被踹翻在地了……
    其余官差哪肯见到同伴被揍?他们往常威风惯了,即刻提着水火棍开始打人,百夷之地,民风原就彪悍,挨了棍子哪有不反抗的,于是场面乱成了一团。□□的高正见到这场面都有几分傻眼了。
    往年也不是没有过小冲突,可是今年人数巨大,却在顷刻间就战成了一团。偏许清嘉是个死心眼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