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诺顾聘位鹜⒁话悖傧啻溉眨砬寮伪悴鲁隼戳耍馐浅D旰镁屏粝碌暮奂!
    尉迟通判待他与待旁人态度无异,只是他这人能够坐在衙署一日一夜都不换地方,有小厮将吃食拿来,他便熬夜查看钱谷帐目,身边跟着的幕僚熬不住了,便跟他借酒:“求大人将仙酿给下官喝一口,下官必定陪大人到天亮!”
    巡夜的差役路过耳闻,顺便抽着鼻子嗅了嗅房里飘出来的酒香,十分遗憾的向同伴表示:若是尉迟大人能将他的仙酿赐一口,他自己也愿意陪尉迟大人熬夜到天明!
    ——看来通判夫人祖传家酿之事不假。
    不过目前看来,通判大人似乎也没想在云南郡掀起什么风浪来,与韩大人相处和谐,便是通判夫人与韩夫人相处的也颇为圆满,至少通判夫人讲起市井趣闻,韩夫人也听的津津有味,哪怕通判夫人讲的是叔嫂偷情,韩夫人也能听的神色不动。
    胡娇在下首坐着很是汗颜。
    至少她是没有这份定力的。
    譬如通判夫人,她在来之前就一定晓得韩夫人出身世家,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举止高雅爱好高雅,哪怕居家过日子,也比旁人要多出几分雅致来。但这位通判夫人就偏偏不与韩夫人论较琴棋书画,张口就是市井故事,但凡韩夫人将话头往琴棋书画上引,通判夫人便开始讲起了她当初未嫁时左邻右舍的绯闻故事。
    这位通判夫人真正是位妙人儿!
    次数多了,不止胡娇,就连段夫人也瞧出了端倪,背后与她议论:“这位通判夫人到底是不懂琴棋书画呢,还是故意给夫人添堵?”
    胡娇暗笑,恐怕不懂是其一,故意则居其二了。
    她现在每每看见憋屈的韩夫人,就有种想笑的冲动。其实她真的一点也不记恨当初韩夫人的冷待,以及来到州府以后的不冷不热,这世上没谁必须要高看别人一头,就算是她家的许大人,那也是靠自己努力在县令的职位上做出了成绩,才让韩府君高看一眼的。
    但是,韩夫人看不起她的出身,并且在好几次官眷聚会的场合上有意无意的透露了出来。好在她已经不再是初次参加聚会,一个人也不认识。如今已经有了可以在宴席上聊天的夫人,不致于被冷落到难堪的地步。
    大家最初的热情过后,发现真相原来是韩夫人不太待见同知夫人,有不少妇人待胡娇便疏远冷淡了起来。胡娇倒也不在意,相处的时日久了,大家发现她是个爽利人,在席上也有四五人与之交谈。
    到底许清嘉的官职在那里放着呢。
    谁也不想将许同知得罪死。
    区别只在于关系亲密一点疏远一点而已,无关外面衙署里男人们的大局,些微细节之处,也无人真心计较。
    ——如果不是胡娇一不小心展示了下自己的力量,她相信与同伴们的关系会更加亲密。
    不过,能够看到韩夫人踢到铁板,她的内心还是非常愉悦的。
    通常,韩夫人打头提起一句,“……昨儿我偶然间看到一本书,”尉迟夫人立刻惊讶掩嘴:“呀,我都不读书的!”她年纪虽然不轻了,但配合着这般娇嗔之态,眼波如水,居然让胡娇产生一种“通判夫人好有女人味儿”的感觉。
    韩夫人只能笑道:“尉迟妹妹不读不要紧,我讲给你听——”
    尉迟夫人立刻捂头:“别!我一听到讲书就脑仁儿疼。说起来我们以前左邻住着个秀才,听说文采风…流,人品又潇洒,我做姑娘时没少偷着看他。后来你猜怎么着?这秀才……他居然跟自家寡嫂搅和到了一起。他那哥哥去的早,膝下无子,寡嫂后来竟然生了个孩子,这算是谁的?”
    画风转变太快,座中妇人们都傻傻望着她,很不敢相信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可以谈的话题。
    叔嫂私通,哪怕在背人处也是要压低了声音半含半露的讲出来,而不是这么直白的讲出来。
    韩夫人是彻底的呆住了!
    她平生从未曾见过这么粗鄙的妇人,目光略微一扫,看到胡娇不可置信的瞪的溜圆的眼睛,立刻便觉得她这蠢相居然也透着几分可爱!至少这一位是懂得分寸的,不知书识礼不要紧,没有好的出身不要紧,最要紧的是知道分寸。
    这是第一次韩夫人与通判夫人交锋。
    妇人间的聚会,时间久了不外乎那么回事。大家隔三岔五寻个名目聚一聚,平常的聊一聊孩子丈夫以及妆容之类,八卦的聊一聊谁家丑事,比如别人背着段夫人议论她家的事,段夫人与胡娇熟悉了自己反倒抖搂自家的事:“……他当初娶我时可是说好的,哪知道进了门没过几年就变了卦,我不揍他揍谁?有时候惹的我兴起,我连他的心肝宝贝一起揍,揍完了提脚卖出去,等他回来也不能将我怎么着……”;再高雅些的就是开个花会吟个诗弹个曲之类的。基本这类的聚会胡娇都是能推则推,不能推就老老实实做个观众。
    拜义务教育的关系,当初欣赏诗词,除了要会背,还要将诗词赏析记熟,关键时刻胡娇的点评还是很到位的。
    就连韩夫人偶尔也生出她竟然有向学之心的念头来。
    胡娇虽然每晚陪着孩子们练大字,但她那一手大字大约在韩夫人的眼里还是上不得台面的,就不献丑了。
    碰上高雅一点的聚会,韩夫人率先吟诗,其余会吟的女人便纷纷跟从,还有妇人请韩夫人弄琴,才起了个调,尉迟夫人便一拍面前桌案,众人在她弄出的响动下都静了静,胡娇心道,也不知今儿尉迟夫人要讲什么古了?
    “说到吟诗弄琴,上回有人给我家夫君送了个妾,整日就会吟个诗啊,动不动坐在风口上弹琴,迎风掉泪,我供着她吃供着她喝,作出那样儿,倒好似我虐待她了,最后我一气之下就砸了她的琴,罚她去做苦役。韩姐姐猜怎么着?”
    韩夫人呆若木鸡,不知不觉间手按琴弦,却是已经提不起弄琴的兴致了。
    尉迟夫人却对她的样子似若未见,满饮了一大口果子酒,咂巴一下嘴,连连摇头:“这酒比起我家的祖传佳酿,那是差的太远了。”自己个儿说的高兴,便接着往下讲:“结果她做了半个月苦役,跪在我院子门口认错,我瞧着美人儿也憔悴了,手也粗了脸也粗了,就连腰身似乎也圆了些,心疼的不得了,只让她保证以后不再吟诗弄琴,就让她回去继续做妾,她一迭声的答应了。”
    她讲完了,胡娇将笑闷在肚里,决定装死到底。
    尉迟夫人讲的这番话,当真是戳的在场的夫人们心肝疼。
    在场的夫人,除了许府,其余府上都有妾室通房,这等吟诗弄琴可当解语花的妾室诚然是很得男主人欢心的,简直是主母心里的一根刺,时不时扎一下。听到尉迟夫人整治这妾室,理论上是应该引起大家同仇敌忾的阶级感情的——都是当主母的,对解语花小妾那是有着天然的仇视情绪。
    但是……如果再往深了想,尉迟夫人这是拿吟诗弄琴之事来讽刺各正室做小妾行径,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她这段家事讲出来,在场的官眷都情绪复杂,一时不知道是应该愤怒还是赞赏尉迟夫人责罚有度,颇有主母风范。特别是韩夫人,表情当场裂了。
    她从小学习琴棋书画吟诗作对,当初在族里颇有才名,来往相交的一直是贵族女子,说句志趣相投也不为过。哪知道活到这把年纪,居然遭受这等奇耻大辱!
    有心要发怒,正欲开口,尉迟夫人却笑盈盈贴了上去,拉着她按在琴弦上的手笑道:“我就随便一说,韩姐姐可别生气了,你瞧瞧你手都让琴弦给勒破了,弹这劳什子做什么?”一把将桌上那把七弦琴给推到了地上,旁边丫环惊讶出声:“这琴可是夫人当姑娘之时的闺中之物,可有年头了!”立刻去收拾,那琴身上却已经磕出了裂纹。
    韩夫人额头的青筋都要跳起来了,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失态过,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下了肚里的怒火,暗道不跟这等市井泼辣货一般见识,尉迟夫人却一脸歉意道:“这可怎么好?我不知这是韩姐姐的闺中之物,不如今儿韩姐姐跟我一同上街,我赔韩姐姐十来八个琴?都算我的!”
    韩夫人身边丫环气的忍不住替韩夫人说了一句话:“好琴哪里是随便就能找出十来八个的?恐怕整个云南郡都找不到我家夫人这么好的琴来!”
    尉迟夫人露出个惶恐的表情来:“这……这还是个宝贝啊?我真不懂什么琴啊诗啊的,姐姐莫怪,我回头就让我娘家人在长安城好生寻访,一定给韩姐姐寻把好琴回来!”
    胡娇暗赞一声:好演技!
    这一位不去逐金马奖影后,当真是可惜了。
    她明明一点也不惶恐的,却连道歉都显的那么有诚意。韩夫人若是怪她摔坏了自己的琴,但人家明明不会诗不懂琴,她偏要在尉迟夫人面前摆弄这些,这待客之道就有些……不够有诚意了。
    再追究尉迟夫人的不懂之罪,更显的心胸狭窄。也就只能咽下这口气了。
    出来的时候,段夫人照例与她一路,韩夫人推说头疼,不曾送客,临时拉了韩小娘子出来送客,尉迟夫人却当面送了韩小娘子一个大金元宝,也不用荷包装着,就那么金灿灿的拿出来,直接强塞进韩小娘子的手里,韩小娘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尉迟夫人却用颇为世故的语调安慰她:“金子可是个好东西,小娘子别不好意思,一定要拿着。初次见面我都不知道送小娘子什么,真是欢喜的傻了。”难为那么一大块金子,胡娇都要怀疑她这是一早给韩小娘子准备的见面礼。
    眼瞧着韩小娘子都快哭出来了,胡娇便上前笑道:“夫人可别吓着了小娘子。小娘子成日在家,吃的用的穿的玩的都有人买了来,送金子也无用啊,我瞧着夫人腕上那金镯子倒漂亮,也衬小娘子的肤色,送个镯子给小娘子戴着玩玩,岂不更妙?”
    尉迟夫人瞧了她一眼,见她目光毫不躲闪,便将手里的大金元宝又塞回了袖子里,从腕上取下镶红宝石的金镯子,直接套到了韩小娘子腕上。
    韩小娘子比之细瘦不少,她那镯子是按自己的腕子打的,戴在韩小娘子腕上,只觉得小娘子腕骨支离要压断了一般,不太相配。
    胡娇却睁着眼睛说瞎说,抬起韩小娘子的腕子认真夸了一回:“小娘子戴这个镯子真是漂亮极了!”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许小宝与武小贝并肩坐在门口,二人身后各蹲着一只小狗;与主人的神态有几分类似;永禄无可奈何蹲在一边;小声劝说:“两位小爷;外面冷,不如进房里去等?”
    房里乳娘正在逗着许小胖妞;她清脆的笑声传了出来,大约很是高兴,可许小宝与武小贝一点也提不起精神去跟妹妹玩儿。
    ——最近他们的娘往外面跑的次数也太勤快了一点,常常是俩小鬼头从前院练完武回来;他家娘亲就不见了。
    明明上次出门还带着他们去作客的;后来虽然也不再带他们出门了,可是好歹过几日段家两位小哥哥也会应邀前来他家玩的。
    哥俩掐着小胖手算一算;虽然算不清楚到底有多久段家两位小哥哥没来过了,可是似乎……似乎好久好久了。
    “应该有三个月了吧?”
    “不对,应该有五个月了!”
    哥俩坐在那里争论,最后让永禄来裁决:“永禄哥哥,你来说,段家哥哥多久没来过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