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鸵丫浅A瞬黄鹆恕苣腥说哪侵帜腥耍绻俏遥蚁胛铱赡茏霾坏健!

我:“嗯……但是他坚持不和家人说似乎不大好,我怕他会压抑太久而……”

搭档:“你放心吧,他不会的。对他来说,那种肩负已经成为动力了,他只会比现在更坚韧。”

我:“嗯,这点我相信……你留意到他开什么车了吗?”

搭档:“没细看,是什么?价值不菲的那种?”

我点点头:“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搭档:“不,他能承受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那么现在的一切,就是他应得的。”

14 摇篮里的混蛋(上篇)

“不是我,是我弟弟。”说着,憔悴的中年女人叹了口气。

搭档点了点头:“哦,没关系,方便的话,你先说一下他的情况吧。”

中年女人:“他……可能有妄想症。”

搭档:“已经确认了?”

中年女人:“没有,不过,差不多吧。”

搭档皱了下眉:“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心理医生呢?”

“因为……这是之前找过的那些心理医生收集和整理出来的资料,都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她从包里翻出一沓厚厚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迟疑了几秒钟,“这是所有的资料,之前的心理诊疗都是失败的。”

搭档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资料,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你都看过了?”

中年女人:“看了一部分……之前找过心理医生,但他们通常在接触我弟弟一次后就放弃了。”

搭档:“为什么呢?”

中年女人:“我只知道其中一个原因。”

搭档:“例如?”

中年女人:“我弟……嗯……骂人……”

搭档:“你刚刚说你只知道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说还有你不知道的其他原因?但你是怎么知道还有其他原因的?”

中年女人:“有几个医生晚上打电话给我,说第二天不用去了。我问医生是不是他又骂人了,他们说没有,但是不用去了……具体为什么,我真的不清楚。”

搭档:“原来是这样……你猜测过吗?”说着,他不慌不忙地从桌上拿起那一沓厚厚的资料开始翻看。

中年女人:“我想……也许是他又发病了吧?”

“嗯?”搭档头也没抬,“这倒是新鲜,因为病人发病,医生反而拒绝治疗?你弟弟多大了?”

中年女人:“45。”

搭档:“结婚了?”

中年女人:“离婚了。”

搭档:“离婚的原因呢?”

中年女人:“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女方提出来的。”

搭档:“有孩子了吧?”

中年女人:“有,是个女孩,现在都很大了,在上高中,但是不认他。”

搭档抬起头:“不认?不认识还是说……”

中年女人:“她讨厌他。”

搭档点点头:“哦……是这样……能多说一些你弟的情况吗?”

中年女人想了想:“我们家就这一个男孩,所以从小家里都比较关注他。我妈去世早,因为我是长女,所以差不多在他十几岁起就充当了我妈的角色……我承认我有点儿惯着他,包括我爸对他也是这样。他没考上大学那两年,都是我四处托人给他安排工作,但他后来都没做几天就不做了。一方面是他不愿意做,另一方面是那些工作本身也不是很好。过了几年,他考上大学后,我们全家都松了一口气。他毕业后,我们赶紧在老家安排他结了婚。开始几年他还算好,本来我们都以为没事儿了,没想到孩子还没满月他就辞职了,拿着全部积蓄跑来这里,说是要创业……”

搭档愣了一下:“嗯?等等。你刚刚说孩子还没满月,他就拿着全部积蓄走了?没留生活费?”

中年女人点点头:“……这个……没有……我知道是有点儿过分,不过可能是我们那几年为了让他平静地生活,太限制他了吧?所以才……说起来也不完全赖他。”

搭档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好,你继续。”

中年女人:“嗯。大概孩子5岁之前吧?他都没回来过……后来就……嗯……离婚了。其实这也有我们的问题,当初家里就是想让他踏实下来,也没问他是不是愿意,可能他们之间没什么感情,所以才这样的。”

搭档:“那几年他在做什么?”

中年女人:“不清楚,我见过几张不同的名片,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到底在做什么。”

搭档:“然后呢?”

中年女人:“离了婚之后……”

搭档:“等等,中间就这么跳过了?离婚的具体原因呢?你刚刚说过是女方提出来的,没有别的了?”

中年女人:“因为……大概他没怎么回过家吧……”

搭档:“你没问过?”

中年女人:“具体没问过,不过好像是我弟打了她……这个不能确定。”

搭档点了点头。我突然对眼前这个女人还有他弟弟厌恶至极。

中年女人:“离婚后他好像轻松不少,专心做自己的事业,家里也觉得男孩子就应该去闯荡,这样也挺好,没想到后来出事儿了。据他说交了个女朋友,但是那个女孩不同意……”

搭档:“不好意思,还得停一下,有句话我没听懂:他交了个女朋友,但是女孩不同意?这是什么意思?”

中年女人显得有些尴尬:“就是说……那个女孩……不是很愿意……”

搭档皱着眉看着她:“这不算是交女朋友吧?这算是你弟纠缠人家吧?”

中年女人垂下眼睑,沉默了好一阵儿才开口:“嗯,是有点儿问题……”

搭档:“好吧,接下来?”

中年女人:“他可能找那女孩找得有点儿频繁,后来女孩报警了……这部分在资料里面有。”她对着桌上那沓厚厚的资料扬了扬下巴,“其实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正好赶上报警的时候他打电话给那个女孩来着,那女孩比较坏,就用免提给警察听,也凑巧那天他心情不大好,就说了一点儿脏话,结果……”

听到这儿,我有点儿按捺不住了:“凑巧?是一贯如此吧?”

中年女人:“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可能他那时候就有点儿不大正常了,但他原来真的不是这样的。”

搭档瞪了我一眼,接下话茬:“你先接着说吧,我们想在见到他之前多知道点儿信息。”

中年女人点了点头:“结果警察就把我弟抓了,大概关了半个月后放出来的。我接他出来的时候,他哭了,看来受了不少罪……唉……现在的女孩太坏了……这么点儿事儿就……报警,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说到这儿,她眼圈红了。

搭档把纸巾递了过去。

中年女人缓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了下去:“当时我弟工作也丢了,我们就让他休息一段时间,换换心情。结果我弟脾气有点儿直,咽不下这口气,没几年又跑去找那个女孩,其实那次找她只是想让她道歉。”

搭档:“道歉?你弟弟让那个女孩道歉?”

中年女人:“就是哪怕象征性地道个歉,没别的意思。但我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都是怎么了,让我弟弟被抓我们就不计较了,但是她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据说态度还很恶劣,我弟弟可能是在气头上,也可能是发病了,没忍住就打了她几下……后来,那个女孩家里人来了,又报警了……”

搭档:“在什么地方打的?”

中年女人:“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是在街上吧?我不知道。”

搭档:“为什么你这么轻描淡写?一个30多岁的男人对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女孩纠缠个没完,然后对方报警了,你弟因此当街打她……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点儿过分吗?”

中年女人想了想:“可能是稍微有一点儿过分,但他是个病人啊,那个女孩肯定刺激他了……”

搭档打断她:“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儿吗?”

中年女人:“第一次不知道,第二次知道了。”

搭档:“你们告诉他的?”

中年女人:“不是,是女孩的父母查到了我家电话,然后打给我爸的,让我弟别再……嗯……纠缠她……”

搭档:“你父亲怎么说的?”

中年女人:“我爸当时倒是很清醒,提醒对方不要干涉年轻人的感情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了……”

我有点儿听不下去了,于是拿起桌上那沓资料随手翻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些资料大多是之前的心理诊疗者所收集来的,里面是一些人对中年女人的弟弟的看法。

“他很狂妄,刚愎自用。”

“他是疯子。”

“他用尽各种方法骚扰我,电话、短信、传真、邮件,甚至还骚扰我身边所有的人,并且编造肮脏的谎言诽谤我。”

“他从没成功过,但是假如你听他描述,会以为他曾有过辉煌的过去。”

“据我所知,他只会欺负女人,甚至当街动手打——当然,只限女人。”

翻看了数页资料后,我大体了解到了资料中所提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中年女人:“……所以说他因为这件事受的打击太大了,之后就再也没去找过那个女孩,一心扑在事业上。在我弟第二次被抓之后,我曾经跟那个女孩谈过,央求她换个工作单位,然后改个名字,这样我弟就找不到她了,也就不会有麻烦了。”

搭档笑了:“你让那个女孩改名字?”

中年女人:“我当时真是求着她说的,之前的事儿都没计较,我只是不想再让我弟惹事儿了,我们家就这么一个男孩……”

搭档:“这个……我能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吗?”

中年女人:“嗯,您说吧。”

搭档:“我觉得你的要求有点儿过分。”

中年女人:“可能吧。但是我弟弟有妄想症,精神上不是很正常,所以不能用……”

搭档再次打断她:“那当时为什么不带他去看一下呢?”

中年女人:“那时候我们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也就没找。”

“什么时候你们开始觉得他不正常的?”说完,搭档扫了我一眼,用微笑暗示我要保持平静。

中年女人:“3年前吧?那时候他决定自己创业,跟我借了不少钱。”

搭档:“大概多少?如果你觉得这属于隐私,可以选择不说。”

中年女人:“80多万。”

搭档:“你的积蓄?”

中年女人:“嗯,那时候我和我丈夫开了一家玩具厂,做得还算不错。另外,他还跟别人借了一些,包括我妹妹和一些亲戚。”

搭档:“你先生知道你借钱给他吗?”

中年女人低下头,叹了口气:“不知道……因为是我管账,他通常不问。”

搭档:“后来知道了吗?”

中年女人:“知道了……”

搭档:“怎么知道的?”

中年女人:“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厂子倒了……本来就是小厂。”

搭档:“你和你先生的感情受到影响了吗?”

中年女人的眼圈又红了:“我们离婚了。”

搭档:“你弟弟拿着那笔钱去做什么了?”

中年女人:“他真的是去创业了,不是乱花的。但是那几年很不顺,加上有人诽谤他的企业,所以一直不是很好。我弟还报过警,但是那些警察根本不管,说没有证据……”

搭档:“诽谤?是真的有人诽谤吗?”

中年女人:“应该是……吧……他说有。”

搭档:“是他跟你说的?”

中年女人:“对。”

搭档:“你有没有想过,所谓的‘诽谤’也许并不存在,只是他的妄想症?”

中年女人:“想过……”

搭档:“然后?”

中年女人:“虽然我也怀疑过,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