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搭档:“是他跟你说的?”

中年女人:“对。”

搭档:“你有没有想过,所谓的‘诽谤’也许并不存在,只是他的妄想症?”

中年女人:“想过……”

搭档:“然后?”

中年女人:“虽然我也怀疑过,但觉得不大可能。”

搭档:“为什么?”

中年女人:“因为他那阵子忙得焦头烂额,但是企业就是做不好,我也觉得是有人从中作梗,才会这样的。”

搭档:“我能问一下他开的公司是做什么的吗?”

中年女人:“具体我不大清楚,我只知道其中一项是给那些企业家和知名人士出书。”

搭档:“出过吗?”

中年女人:“嗯,有一本……”

搭档:“是谁?”

中年女人说了一个名字,搭档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望向我,我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搭档:“除此之外呢?”

中年女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搭档:“嗯……那么他后来感情上没再有什么吗?”

中年女人:“这个我不大清楚,他也不怎么跟我说,应该是有的。”

搭档:“为什么这么说?”

中年女人:“有时候逢年过节他回家时,经常半夜发短信,我曾经问过,他说是一些无聊的女人骚扰他。”

搭档:“哦……你弟现在在做什么?还在经营那家公司?”

中年女人:“他公司后来欠债倒闭了。”

搭档:“欠债?”

中年女人:“就是当初他向亲戚借的钱,还有银行的一些,那都是小钱儿,信用卡透支而已。除此之外好像还有那本书的问题。因为印刷厂总是找麻烦,所以那本书没印完,就因为这点儿事儿,那个出书的企业家准备起诉我弟。”

搭档:“你弟现在在老家?”

中年女人:“不,在本市租住的房子。”她说了一个离市区非常远的地名。

搭档点了点头:“嗯,这样吧,回头我们看下资料,你明天……下午,带他过来,我跟他本人接触下,你看呢?”

中年女人满怀希望地看着搭档:“好!”

中年女人走后,我直接问搭档:“资料你没看?这么一个肮脏的、垃圾般的混蛋……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接下来?”

“他是什么样的人关我什么事?我们的职业不允许因产生好恶情绪而失去理智。”我那个贪婪的搭档把钱收到抽屉里。

我有点儿恼火:“真打算接这个棘手的活儿?你别忘了,之前的心理咨询和诊疗全部失败了。”

搭档抱着肩靠在书架上,一脸的悠闲自得:“我猜他们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产生了情绪,因此也就忘记了那个最重要的目的。”

我:“什么?”

搭档:“分析也好,催眠也罢,我们的最终目的,并非要知道‘他有多混蛋’,而是‘他为什么成为了一个混蛋’。”

我:“这还用问?不是明摆着吗?都是他家里……”

搭档:“等等,先别发火。你忘了吗?如果他真的有妄想症,那么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明白?我指的是病因。”

我依然没消气:“我以为你有自己的原则,没想到……”

搭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当然有自己的原则,但我从没忘记我该站在中立、客观的角度看待问题,否则是看不完整的。这个事儿等最后你就明白了,只是我需要见他本人后才能确定。”

我:“确定?你认为他真的有精神问题?”

搭档:“不,是别的,你没发现吗?”

我:“发现什么?”

搭档:“好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得意地笑了。

【资料1】

性别:女 年龄:29岁 同被调查者关系:曾同事

注:内容全部来自电话录音,受访者拒绝面谈(以下部分略去提问问题)

“好吧,我接受,你要问什么?

“嗯,对,当初两次都是我报案的。

“你想象不出当时的状况,那会儿我才刚刚毕业,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当时是我同事,每天疯了一样骚扰我。

“不,他没能把我怎么样,但必须说明,那是我反抗的结果,他企图性侵我很多次了。原来经常找理由让我去他办公室,并且关上门,你知道那时候他在做什么吗?他伸出手要抓我头发……你想象得到吗?在办公室,白天,外面就是同事!

“我的反应?你认为呢?我抓起烟灰缸差点砸过去……报案?那时候我才出校门,什么都不懂,怕得不行。

“疯?不,他没疯,他做这些的时候都是非常清醒的……例如他会在下班的时候堵截我,假如有人干涉或者有人在场,他就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像是男女朋友吵架一样,但假如没人在,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为此他还动手打过我……当然,你以为他被拘留放出来后是第一次打我?之前就有。

“嗯,那次是他要我去他家,我不去,就那么在街上拉拉扯扯的,后来我喊‘救命’,有路人停下看是怎么回事儿,结果他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第二次是他抓住我手腕要跟我回我租住的地方,走了快有十公里,后来我手腕青了好久。当时他要跟着我上楼,我就在楼下等我舍友,死活不上去,他又是一个耳光……后来还是我舍友的男朋友来轰走他的。他知道舍友的男朋友不住在这里后,就经常来骚扰,半夜砸门,骂极难听的脏话……每次时间都不长,他怕我们报警。

“他半夜打电话、发短信,从没停过,每次都是说脏话、说下流的内容。这还不算什么,在我的入职登记表上有我爸妈家的电话,他还会打给他们,谎称我有孩子了,他要对我负责,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如果说真有病的话,应该是我快被他逼疯了才对……我爸妈当然管过,他们曾经抱着沟通的态度给那个畜生他爸打过电话,结果他爸居然装傻,说自己老了,听不见了,然后把电话挂了。等以后再打,就骂我淫荡,勾引他儿子又不负责。那个畜生知道后,就想尽办法骚扰我爸妈,还发匿名传真、邮件。我讨厌说脏话,但是提到那个畜生,我只能用脏话才能表达出自己的情绪……嗯,我爸妈说过让我离开这个城市回去,但是我凭什么回去?就因为一个混蛋、垃圾、人渣,我就要放弃我的梦想?凭什么!

“你不明白,因为工作性质,我的电话不可能被彻底隐藏,他总能找到……请你站在我的立场——我为什么要因此换别的性质的工作呢?这是我的错吗?

“我接受你的道歉。第三次打我是在我新工作单位的门口,当时已经过去5年了!我没想到他又出现了,就像是一个噩梦。他来的时候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丢在了公交车上,而他出现在我面前时,劈头就是一句‘如果不是来找你这个婊子,我就不会丢了那些东西!’这就是他的逻辑!然后抓着我几乎是拖着走,我拼命挣扎,最后还是有路人制止,然后他轮圆抽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都被打蒙了,直接摔倒,鞋也掉了,手里的东西散了一地,他告诉我这事儿没完,然后又是骂骂咧咧走了。正因如此,我才第二次报警,他又被抓了。

“不不,他非常清醒,假如你看过他半夜发给我的短信,就会知道。我已经保留了上千条,都拍照存下了,包括邮件……你能想到吗?一年前那个垃圾还在用短信骚扰我……对,就是去年……从我出学校开始工作,他骚扰了我7年!这7年我换了无数个电话号码,家里也跟着换了电话号码,我不敢一个人下班,不敢接陌生电话,不敢交男友……换成任何一个人,突然看到那些变态短信,会怎么想?我这辈子能有几个7年……这些在当地派出所都有备案,你去问他们吧,我能保持理智跟你说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你想问我对他是否有病怎么判断,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他所做的一切自己都非常清楚。不好意思,我不想再说了……’”

【资料2】

性别:女 年龄:32岁 同被调查者关系:曾同事

注:内容全部来自电话录音,受访者拒绝面谈(以下部分略去提问问题)

“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

“我知道他一直骚扰她,但是他经常半夜打电话给我索要她的电话号码,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就……我知道很对不起她,可是……如果不给他号码,他就会骚扰我……用各种方式,甚至半夜发短信骂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

“嗯,他很狂妄,刚愎自用。

“被抓?我知道……对,是两次,听原来单位同事说的。

“对,情况就是她说的那样,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我才会从原单位辞职……我只是想在麻烦找上门之前赶紧走掉的好……”

【资料3】

性别:男 年龄:37岁 同被调查者关系:曾合伙人

注:面谈(以下部分略去提问问题)

“对,我们是开过这么一家公司。

“是我主动撤资的……这个嘛……其实没那么复杂,只是因为我发现他不大靠谱而已。

“例如?例如他在描绘的时候会说得很好,很多责任都由自己来承担,但当实际做的时候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他什么都不会承担,也不做,而是让别人去做,他只会说空话……嗯……就像他自己说的,他说自己是指点江山的。我觉得这事儿很搞笑,先得自己打下江山,才有资格指点江山吧?凭什么人家打下江山后让你来指点?另外就是,他似乎专门招聘刚毕业的女孩到公司……嗯……然后变着法地骚扰那些女孩,我撞上过不止一次……听说他在原单位就是因为骚扰女同事被开除的……

“提醒过,提醒过几次后我觉得势头不对,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骚扰女员工身上了。正好那时候他好像从家里拿了点儿钱,我就借口手头周转不利,要求撤资。

“没有,没全要回来,大部分吧。算了,就当给自己买个教训了,之前过于相信他所说的了。后来我打听了一下,发现一个问题——他从来就没成功过,但是假如你听他描述,你会以为他曾有过辉煌的过去……什么?哦,那我不知道,你真是心理诊疗医生?你是搜集证据的私家调查公司吧?

“哦哦,债务的事儿我不清楚,那会儿我早不在了。他这个人吧……怎么说呢,据我所知,他最大的理想是成功创建一家全球性质的大型跨国企业,并且在纳斯达克上市,然后他就退居二线,整天闲云野鹤、诗词歌赋,这就是他的最终目标。当然,他为此而付出的努力只是用嘴说说!哈哈哈哈哈!”

【资料4】

性别:男 年龄:26岁 同被调查者关系:曾公司员工

注:内容全部来自电话录音,受访者拒绝面谈(以下部分略去提问问题)

“好,传真我看了,你问吧。

“哦,这个事儿啊……嗯……没关系,方便,反正我已经不是他的员工了,我不怕。

“对对,没错,是这样,被抓的事儿我知道……啊?我不知道那是第二次……据我所知,他只会欺负女人,甚至当街动手打——当然,只限女人。

“听说过骚扰公司女同事,有时候一些刚毕业的女孩来公司工作,没多久就走了,但我们最初都不清楚到底怎么了。后来我无意中遇到过一个女孩,我出于好奇问过她怎么就走了,结果那女孩说是受不了他骚扰……我听公司的人私下说过,他开公司的乐趣似乎不是挣钱,而是……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吧?

“发展?那个公司没发展,别人我不知道,反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