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搭档轻轻点了下头:“嗯,你最初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而应该去找那些心理医师。不过,我们不会退你费用的,毕竟接受催眠是你提出来的,我们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要我留一个心理医师的电话给你吗?”

中年男人忙不迭地点头。

搭档抓过一张纸,飞快地在上面写了个号码和姓氏,然后把它递给中年男人:“不要立刻打,等一天,明天下午再打,先让我把你的情况发给那位医师,这样比较好。而且,我也怀疑你能否镇定地把整件事情说清楚。”

送走中年男人后,我回到书房。我的搭档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举着一本杂志乱翻。

我:“他来的时候,居然编了那么一个古怪的故事……”

搭档:“有什么新鲜的,这种事情换成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很难说出口。我们见过更古怪的,不是吗?”

我:“我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情况该去找催眠师,什么情况该去找心理医师。是不是我们这行太冷门了?”

搭档:“有吗?没觉得,只是病急乱投医罢了。”

我:“听你说到不退费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儿好笑。不过,你说的倒是顺理成章……”

搭档:“那是事实。”

我:“好吧……其实,你要是做个心理医师,会比现在要好得多,不仅仅指收入方面。我觉得你有这个天赋。”

搭档:“我不干。”

我:“为什么?”

搭档:“进入别人内心深处,需要整天看那么多扭曲的东西,这已经很糟糕了,更何况还要绞尽脑汁地去修复,想想都是噩梦啊……”

我:“你说过,你喜欢挑战。”

搭档把杂志盖在脸上,梦呓般嘀咕了一句:“太久的话,我也会迷失。”

03 千手观音

“有时候,我很羡慕神职人员,因为凡是找上他们的人,其实都已经作好了某种心理上的准备。”在某个无聊的下午,搭档扔下手里的本子,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

我想了想:“你是指态度吗?”

搭档:“没错,僧侣或者神甫们相比我们轻松得多,至少他们不必深究那些该死的成因,只需遵照教义来劝慰当事人,或者在必要的时候告诫一下。”

我摘下眼镜,揉着双眼:“神的仆从嘛,不去讲教义,难道让他们也进行心理分析?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至少寺庙、教堂不会同我们是竞争关系。”

搭档:“所以,也不用绞尽脑汁……”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小时候曾有过上神学院的念头,现在又动心了?”

搭档:“其实一直都处在摇摆不定的状态中。”

我好奇地看着他:“这可不像你,我以为你从来都不会纠结呢,没出家是有什么让你放不下的吗?”

搭档:“不不,问题不在这儿。”

我:“那是什么?”

搭档凝重地看着我:“因为至今我都没见过佛祖显灵,也从未受到过主的感召。”

我:“你是说你需要一个神迹?”

搭档点了点头,没再吭声,用沉默结束了这个我本以为会延续下去的话题。

几天之后,当一个僧人出现在诊所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盯着搭档的背影看了好一阵儿,因为我不得不怀疑那家伙似乎有某种感知能力。

“……这么说来,你们这里可以催眠?”僧人摘下帽子,脱掉粗布外套,露出头上的两个戒疤和身上土黄色的僧袍。他看上去有40岁左右。

搭档飞快地扫了僧人一眼:“可以,不过费用不低,也不会因为身份打折。”他对金钱的贪婪从不写在脸上,而是用实际行动表明。

僧人淡淡地笑了一下:“好,没问题。”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从里面找出一张信用卡,“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我站在门外的走廊里,严肃地看着我那毫无节操的搭档,他用一脸无辜回应我。

我:“你什么都敢接啊?”

搭档露出困惑的表情:“什么情况?”

我:“这是个和尚……”

搭档:“侍奉神就不该有心理问题?”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佛教有金钱戒……”

搭档:“对啊,所以他刷卡啊!”

我纠结地看了一会儿这个贪婪的家伙:“你别装傻,我没指和尚不能碰钱,而是他们不应该有自己的财产。”

搭档:“这有什么新鲜的,现在寺庙都有会计了……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假的?”

我:“不……问题就在于分不清真假。假的也就算了,如果是真的,收钱……合适么?”

搭档不解地看着我:“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虔诚了?那些庙里的天价开光费和巨额香火钱怎么算?我不觉得收费有什么不妥啊?”

我愣在那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搭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样吧,我先跟他聊聊,之后你决定是否催眠。”

我迟疑了几秒钟,点了点头。

“你太不与时俱进了。”说完,他摇了摇头,转身回了接待室。

安排僧人在书房坐定后,搭档转身去别的房间取自己的笔记本。

我倒了杯水放在僧人面前:“请问……呃……您是哪个寺庙的?”

僧人笑了笑,说了一个庙号。那是市郊的一座寺庙,我听说过,在本地小有名气。

我:“您……假如您有某种困惑的话,不是应该通过修行来解决的吗?为什么想起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僧人依旧保持着一脸的平和:“信仰是信仰,有些问题,还是专业人士知道得更清楚,毕竟现在是科学时代。西方人信仰上帝,但是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在他们那里不是也很发达吗?”

“这位师父说得没错。”搭档从门外拎着本子走了进来,“信仰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是在某些时候还是需要求助于其他学科的。”说着,他瞥了我一眼。

我没再吭声,讪讪地坐到了一边。

搭档坐下,摊开本子,把胳膊肘支在桌面上,双手握在一起,身体前倾,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位师傅,您有什么问题呢?”

僧人:“我出家5年了,一直都很好。最近开始做噩梦,但是醒来记不清是什么内容,只记得梦的内容与观音有关。”

搭档:“观音?观世音菩萨?”

僧人:“不是,千手观音,你知道吗?”

搭档:“我对宗教不是很了解……千手观音真的有1000只手吗?”

僧人:“不,千手观音其实只有40只手臂。”

搭档:“那为什么要叫‘千手观音’?”

僧人:“各个经文上记载不同,而且个人理解也不同,有些寺庙的确供奉着有1000只手臂的千手观音。”

搭档点了点头:“您5年前为什么出家?”

僧人把目光瞟向窗外,沉吟了一阵儿才开口:“家人去世后,我有那么几年都不能接受事实,后来经一个云游和尚的指点……就是这样。”

搭档:“明白了。您刚刚说是最近开始做噩梦的,之前都没有,对吗?”

僧人想了想:“之前都很正常。”此时他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犹疑,稍纵即逝。但我还是看到了。

搭档:“那么,您还记得梦中都有些什么吗?”

僧人:“记不清了,所以我想通过催眠来重现一下梦境……我们什么时候才开始呢?”

搭档:“很快,不过,通常在催眠前都有一些准备工作,例如通过谈话的方式来了解到您的一些其他信息,以及梦中给您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些元素等。”

僧人:“哦,好,那让我想想……梦里还有……对了,我还记得在梦里看到过莲花宝座。”

搭档:“佛祖坐的?”

僧人:“就是那种。”

搭档:“很漂亮……呃……我是说,很绚烂吗?”

僧人:“不,神圣!”

搭档点了下头:“对,神圣……可是,这样的话,这个梦看起来并不可怕。”

僧人:“这点我也想过。开始的时候,这个梦的确不是噩梦,但是后来……后来……我就记不清了。”

搭档:“这件事问过您的师父吗?您应该有个师父吧?”

僧人叹了口气:“师父总是很忙,经常不在寺里,我找不到机会问他。不过,我问过我师兄。”

搭档:“他怎么说?魔障?”

僧人:“因为我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所以师兄说也许是我不够精进,要我诵经。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我越是刻苦诵经、打坐、做功课,越是容易做那个噩梦……”

搭档:“等等,您的意思是,您总是做那个梦吗?”

僧人凝重地点了点头。

搭档:“除了噩梦之外,有没有别的什么发生?”

“别的……”僧人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有……”

搭档:“是什么?”

僧人:“偶尔在打坐后,我跑去看千手观音像,发现凶恶的那一面……嗯……更明显。”

搭档:“凶恶的那一面?我没懂。”

僧人:“寺里供奉的千手观音像是40臂11面,也就是有11张脸。”

搭档:“每张脸的表情都不一样?”

僧人:“对,有慈悲的,有入定的,有展颜的,有凶恶的。”

搭档:“为什么会有凶恶的?”

僧人:“‘神恩如海,神威如狱’,想必你听说过。”

搭档:“原来是这样,我听懂了。就是说每次您做完功课,去看千手观音像的时候,发现总是那张凶恶的脸最明显,是这样吧?”

僧人点了点头。

搭档:“我能问一下您在入空门之前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吗?”

僧人:“在村里做木匠。”

搭档:“出家前,结过婚吗?”

僧人:“没有。”

搭档:“家人反对吗?”

僧人:“父母去世了,我也没有兄弟姊妹。”

搭档:“那出家前的财产呢?都变卖了?”

僧人:“孑身一人,本无什么财产。”

搭档:“问一句冒犯的话:指点您出家的那个云游和尚,是怎么跟您说的?”

僧人想了想:“大致上就是‘苦海无涯’一类的。”

“嗯……”搭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还是给他催眠吧。”搭档挂了电话,边说边透过玻璃门向催眠室望了一眼,僧人此时正平静地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等待着,看上去是在欣赏催眠室里播放的轻音乐。

我:“我也这么想,因为目前以我个人经验看,这个和尚似乎……有问题。”

搭档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你也发现了?说说看。”

我:“看上去,这个人很虔诚,但是他的虔诚后面有别的动机。”

搭档:“嗯,是这样。他的确不同于那些从骨子里对宗教狂热的人……还有吗?”

我:“你问到是否只是最近开始做那个噩梦的时候,他在撒谎……嗯……我是指某种程度上的撒谎,他之前很可能还被别的什么噩梦干扰,也许并不一定是梦……还有就是,他对出家前的很多问题都刻意淡化了。”

搭档把食指放在下唇上来回划动着,没吭声。

我:“另外,还有一个我不确定的……”

搭档:“什么?”

我:“视觉效应,你知道吧?他说自己能看到千手观音凶恶的那张脸特别明显,我猜是有……嗯……怎么讲?”

搭档:“你想说心理投射一类的?在宗教里,那被称为‘心魔’。”

我:“对对,就是那个,只会看到跟自身思维有关的重点。”

搭档:“很好,看来我不用嘱咐什么了。开始吗?”

我:“我去准备一下,帮我架摄像机。”

僧人平静地看着我:“我能记得自己在催眠时所说的吗?”

我从上衣口袋里抽出笔,捏在手里:“可以,如果有需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