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54章  不占便宜会死

“行。”雷向仁道,“东西买齐后我们在镇口汇合。”
赵氏和钱氏在车后窃窃私语。
“三弟妹,”赵氏碰了碰钱氏的胳膊,低声道,“大嫂这次给我们出的主意还真不错,我敢说卖汤能挣到不少钱。只可惜都得上交给娘。”
想到一大早杜氏将买柴和买菜的钱一枚一枚地数过后递到雷向仁手中的那一幕,钱氏就不舒服。她知道赵氏想挑拨她先提分家的事,但她偏不如她的意,只嗯一声,没有他话。
赵氏见她不上当,无可奈何,忍不住说道:“如果我们也能分家就好了。”
钱氏故意问:“你说得我们是指谁呀?”
赵氏吱吱唔唔。其实她还矛盾着,既想分家,又不想分家。分了家,她就可以自己掌握家里的钱财,但一想到分家,也要和雷向智分开,她又不乐意。雷向智前途不可限量,她舍不得这棵大树。如果把老三和老四分出去,杜氏再把掌家的权利交给她,那就再好不过。那个老太婆,一大把年纪了还掌控着几个儿子太变态了。等卫姑娘进了门,看她还怎么嚣张……
赵氏越想越远,两眼放空。
钱氏白她一眼,趴在膝盖上眯一会儿。
到了镇上,太阳刚出来,阳光把影子拉的老长。
牛车在店门前停下,雷铁把刚买的菜搬下去,让雷向礼将牛车赶走。
烧烤师傅陈四来得早,蹲在一边吃早饭………两个馒头。
“大老板,小老板,早。”
秦勉对他点点头,“早。”
“大哥放心,我会顺便买些草料带过去,不会让牛饿到。”雷向礼说道。
“我们还是第一次来大嫂的店里呢。”杜氏暗示秦勉,眼神往紧闭的店门上飘。
“是啊。”雷向仁附和,谄笑道,“大哥,你这店………”
雷铁岿然不动,淡淡道,“不早了。”
雷向仁几人只得赶着车离开。
“真是服了他们夫妇。”秦勉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摇头。
“管他们做什么。”雷铁不是很在意。如果旁人有坏心思,他都能应付。
“您二位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吧?”
一道苍老的声音不确定地在他们身后响起。
秦勉回头一看,一位年逾花甲的老汉佝偻着腰站在不远处,神色有几分不安。
“正是,”秦勉疑惑地走过去,“大爷,您有什么事吗?”
老汉搓了搓手,“我是郑六他爹,昨儿晚上小六被人打了,他让我来告诉你们,有人逼他说什么方子……”
陈四停止咀嚼的动作,暗自庆幸自己住的近,昨晚什么事都没有。
秦勉神色大变,看向雷铁。
雷铁眸光一寒。
不等他开口,远处跑来一个看上去很憨厚的年轻男人。
“雷老板,秦老板,你们来了,我弟弟被人………”
“被人打了?”秦勉接过话。
那男人一愣,点点头,“是,他很晚都没回家,我出来找他才发现他躺在路边,一身伤,现在还昏迷不醒。”
秦勉脸色一沉,怒不可遏,但他没有失去冷静,拿出钱袋掏出四个一两的银锭子,一人两个。
“郑大爷,王大哥,这件事是因我们而起,实在对不住。这些钱你们拿去给郑六和王顺看病。顺便请两位帮我带句话,让他们俩安心养伤,伤好后再来上工。这件事我们会解决的。”
“这……”
看病确实要花不少钱,郑六的爹和王顺的哥哥犹豫了一下都接了钱。
王顺的哥哥说道:“顺子遇到你们这样的老板是他的福气。两位老板放心,我会把话带到的。多谢。”
懂走郑六的爹和王顺的哥哥,秦勉气得一脚踹在菜篓子上,“靠!岂有此理!”
雷铁拉住他,“疼的是你自己。我会解决。先开门。”
秦勉打开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你打算怎么解决?”
“放心。”雷铁道,“我出去一趟。”
“那好吧,你小心。”秦勉的功夫还没学到家,就算跟着出去也帮不上大忙,只能嘱咐道。
雷铁左右看了看,“附近的店铺都开门了,人来人往,你不用怕。”
“我怕什么?”秦勉好笑,“你快去,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雷铁点点头,匆匆离开。
秦勉瞄一眼一直没吱声的陈四,“陈四,怕了?”
陈四回过神,嘿嘿笑了几声,一口吞掉手里的馒头,把菜筐往屋里搬,“小老板,那倒没有。我们姓陈的在镇上也是大姓,我怕什么?不过,现在那些人应该知道咱们店里的调料配方只有你和大老板有了。”“小老板”的帽子戴在秦勉头上取不下去了。
他言之有理,秦勉点点头,“万一以后有人找上你,你尽管推到我和大老板头上。”从开店至今,火锅、麻辣烫和烧烤的调料都是他和雷铁亲自经手,店里的三个伙计郑六、王顺和陈四确实都不知情。
“小老板放心。”陈四说道,“不过,小六和顺子来不了,今天的人手怕是不够。”
秦勉已有安排,“等杂货铺开门了,我让邹老板把他的店伙计借来用半天。”
邹老板就是隔壁杂货铺的老板。
陈四撇嘴,“邹老板应该愿意,但肯定会让你开工钱。”
“那也没办法。”秦勉无奈,“小六子和小顺子肯定伤的不轻,至少得歇个半个月。先等你大老板回来,我再去牙行雇个短工得了。”
两人不再闲聊,陈四熟练地择菜洗菜,秦勉把大骨汤炖上后,开始剁肉。
约莫过了近一个时辰,雷铁才回来。
秦勉上下打量他,神色平淡,衣衫整洁,就像刚才只是去散步了。
“怎么样?
“解决了。”
秦勉狐疑,“都解决了?”
陈四好奇地看过来。
雷铁点头。
“怎么解决的?”秦勉追问。
雷铁却不说,坐下捏肉丸,“你剁肉。”
“到底怎么解决的?”秦勉心里好像有一只猫爪在挠,好奇不已。
雷铁还是不说。
秦勉不满地盯着他。既然他不愿说,他也不浪费口水了,转身洗手,“我去牙行雇一个短工,一个长工。”
陈四疑惑,“小老板,你刚才不是说只雇一个短工吗?”
“看你大老板可怜,一双手都熏白了。我请个人煮麻辣烫。”秦勉打趣。
陈四羡慕地道:“大老板和小老板感情真好,就像亲兄弟一样。”
秦勉一僵。
雷铁冷冷地瞥陈四。
陈四一抖。他说错啥了?
雷铁开口,“他是我的………”
“雷铁!”秦勉“嗖”的扑过去,捂住他的嘴。第一发现他的速度也能这么快,几乎堪比轻功。
雷铁抬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没再说什么,继续捏丸子。
秦勉这才放过他,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背着手,昂首挺胸地出门。
陈四瞄一眼秦勉脸上的肉末,扭头偷笑。
新伙计石头很憨厚,反应有点迟钝,但做事勤快、力气大,话也不多。他的加入让这天的生意并没有因为郑六和王顺的缺席受到影响。
雷铁不用再煮麻辣烫,客人少的时候,和秦勉一起坐在柜台算帐,客人多的时候帮着端盘子和收钱。
趁着客人少的时候,秦勉去斜对面的糕点铺子里买了两样点心,分成两份。
太阳偏西的时候,雷向仁几个赶着车出现,都一脸喜色。
“大哥、大嫂,我们回来了。”雷向仁老远就吆喝。
秦勉恨不得掐死他,眼刀嗖嗖地飞过去。
幸亏店里的客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声“大嫂”是指他。
雷向礼拍了雷向仁一下,提醒道:“别在外人面前叫大嫂。”
雷向仁忧然大悟,“喔,知道了。”
他将驴车停靠在路边,笑呵呵地走进店里,一脸神秘地凑到柜台前,“大哥,你们猜我们今天赚了多少钱?”
雷铁沉闷地提笔书写,没有兴趣猜测。
秦勉随口一问,“多少?”
雷向仁呵呵两声,“二百三。”
雷向义笑容满面地道:“我们算了算,去掉柴禾和菜钱,我们净赚一百六十文钱。”
“不错不错,恭喜。”秦勉拱手道喜。
杜氏眼馋地往别人正在吃的火锅里瞄,“忙了大半天快饿死了。相公,我们就在大哥的店里吃点东西吧。”
“行啊。”雷向仁笑道,“大哥店里的菜就是好吃。”
秦勉也笑眯眯,“你们想吃什么自己挑,素菜一文钱一串,荤菜两文钱一串,火锅贵些,而且要多等会儿。你们第一次来,给你们打八折。”
雷向仁吃惊地看着他,“都是自家兄弟……”他故意不把话说完。
秦勉笑得更灿烂,更亲近,“你们先去挑菜。”
雷向义和雷向礼都一脸尴尬。
雷向义不赞同地看了雷向仁一眼,“二哥说什么呢。”
“我又没说错,大嫂也太斤斤计较了。”雷向仁一脸不满地指责秦勉。
秦勉冷笑。什么叫“过河拆桥”他算是见识到了。但他没再说什么,笑吟吟地数钱,铜板落入钱箱,叮当的声音煞是好听。他不急,一点都不急。
钱氏突然反应过来,靠近雷向义,小声说道:“相公,一定要付钱,明天我们还要买调料。”
他是故意让雷向仁也能听到她的话。
雷向仁一顿,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啊,亲兄弟明算账。”
他斜瞄秦勉一眼,趾高气昂地走到木架前挑菜。
有病吧,有什么好得瑟的?秦勉很想一脚踩在他脸上。
雷向义和雷向礼相视一叹,也去挑菜。
秦勉朝雷铁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点。
雷铁往他跟前走两步。
秦勉按住他的肩,低声道:“幸亏你十二岁就离家出走了,不然的话长成他那样的厚脸皮,我一定踩几脚帮你把脸皮踩薄些。
雷铁轻嚷一声,无奈地摇摇头。
“才四个丸子就要两文钱?”赵氏一边挑菜一边咧嘴,唾沫直飞,“两文钱能买一大块肉呢。这素菜也贵,五片叶子就要一文钱!”

第55章  在一起后的第一个节日

“是有点贵。”雷向仁一脸赞同的神色,“几片薄薄的五花肉也是两文钱。”
陈四站在几步外给吃火锅的客人上菜,不屑地看着他们二人,无语极了。这什么人哪这是?嫌贵就别吃。还有,每串肉丸上的肉丸子都一般大小,有必要挑来挑去的?
秦勉没抬头,慢悠悠地道:“出门往右走有家卖包子的,继续往前走还有卖面条和卖烧饼的。”
赵氏不说话了。
雷向礼替自己的二哥和二嫂脸红,故意大声道:“又有客人来了,快,先挑好的先煮。”
赵氏和雷向仁不再说话,加快选菜的速度。
钱氏早就闷不吭声地挑好了自己想吃的菜,反正今天赚的钱都要交给杜氏,现在不吃白不吃。
看见自己相公挑的尽是素菜,她剜了他一眼,重新帮他挑,多选了几样荤菜。
雷向义轻轻地笑了笑。
钱氏脸一红。
雷向仁和赵氏瞄一眼他们手里的小篮子,不甘示弱地也全选荤菜。
一结账,六十二文钱,打八折是五十文钱。雷向仁和赵氏二人心疼得直皱眉,转念想到这些是杜氏出的,心里才舒担。
吃完后,几人赶着车回家。
出了镇,路上就安静了,只有毛驴脖子上的铃当叮叮响。
雷向仁轻嚷一声,引起雷向义和雷向礼的注意。
“二哥,有事?”雷向义问。
雷向仁斟酌着道:“老三,老四,我有个想法。你们听听怎么样。”
赵氏和钱氏都看过来。
“二哥想说什么就说吧。”雷向义气道。
雷向仁道:“今天我们净赚一百六十文钱,去掉吃饭的五十,还剩下一百一。我想我们兄弟三人媒人落二十文钱,剩下的再交给娘。你们俩觉得怎么样?你们看,我有两个娃,平常连给他们买点零嘴吃的钱都没有。”
雷向义哼笑,“你说的谁信?我不信你以前做工时赚的钱真的全部交给娘了。”
雷向仁眼一瞪,“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你肯定也是,不然的话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做了?”
雷向义不说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