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为一共要雇三十人,除了邓家的五人,秦勉又在村里找了二十五个人。
挖土的活儿辛苦些,一天八十文钱;挑土的活儿相对轻松,一天五十文钱。按照挖土量和挑土量付工钱更公平,还可防有人偷懒。考虑到都是乡亲,秦勉并没有这么做。凡事太过斤斤计较也不是处事之道。
高酬劳让村民们蜂拥而上,如果雷向义、雷向礼、张大栓、吴敌几人不是先一步得到通知,恐怕还抢不到名额。
秦勉还请了两个嫂子搬炉子到地里,专门烧水送茶,每天付二十文工钱。
两个嫂子乐得合不拢嘴,只是坐在那儿烧水就能赚二十个钱,多好的事。
秦勉喊完人回到家,门巳锁了,便没有进门,直接去地里。
刚走出两步,对面过来一个背着手的老头,两眼炯炯有神,身体精瘦,但步伐稳健,看得出身体健朗。
秦勉一看他和方武有五分像,笑着打招呼,“方大爷。”
“呵呵……”方大爷眯眼一笑,示意他一起走,“小伙子眼睛还挺利。”
秦勉一边打量他一边摇头,“方家二哥说您老今年已有六十一,肯定是蒙我,我看您最多五十,老当益壮啊。”
“哈哈哈……”方大爷大笑,“你小子!他可没蒙你。方武说的事,我答应了,以后得请小伙子多关照。”
“方大爷折煞晚辈了。”秦勉客气地道,“是我和雷铁两个后辈小子要请方大爷多关照才是。”
老人都喜欢谦虚有礼的人。方大爷抚着胡须点头,“好说。”
秦勉道:“不知——”
方大爷看出他要说什么,一摆手,“先去看看那些树再说。”
秦勉从善如流,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来到果园,方大爷一看见那些果树,眼中有几分激动,加快步伐,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前面。
看他的神色,确实很懂果树。秦勉的心真正踏实了,安静地跟在后面。
方大爷用指甲在一根树枝上抠掉一小块树皮,看了看树皮下树芯的颜色,继续往前走。
在果树林里转了一圈后,他停下脚步,回头对秦勉说道:“你们买的果树种类不少。有三棵树枯得有些厉害,恐怕难以成活,其他的树都选得不错。不过,成年树移栽本就难以成活,如今才移植了一天,暂时还看不出什么。如果五天后,这些书还没有露出枯象,基本就没有大问题了。”
这一点,秦勉并不担心,他对灵泉水有信心。
“以后有劳方大爷多费心。”秦勉沉吟片刻,“水果的果期一般是三个月,果期每月我给方大爷开两百文的工钱,果期之外,每月五十文钱,方大爷觉得如何?小子对这一行行情不了解,若是安排得不合适,方大爷尽管说。”
方大爷笑呵呵地摆手,“要不了这么多,果期每月一百文,果期之外每月二十文钱就行。就这么定了。”
说完,他也不等秦勉说话,又背着手向挖池塘的地方走去。

第73章  挖池塘(2)

秦勉也向那边走去。池塘的范围用树枝做了标记,帮工们分成两拔,从“葫芦”的腰部往两头挖。如果一方的进度太过于落后另一方,面子上肯定不好看。各个脱了棉衣,只着单褂,挽着袖子,踩着铁锹挖土,干得热火朝天。
雷铁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扫视人群。
“你的主意?”秦勉走到他身边,低声问。
雷铁颔首,“方大爷的事说定了?”
“嗯。”秦勉忽然看见雷向仁肩上扛着一把铁锹,大摇大摆地往这边来,心里一阵厌恶,“他怎么又来了?”
雷铁目光一挺,“没人叫他。”
雷向仁很快走了过来,选了一个位置,踩锹挖土,看上去倒是干劲十足。
只是,他挖一锹土,旁人已径挖了三锹。
邓二舅离他不远,恰巧发现这一点,鄙夷地皱紧眉头。
秦勉抬眼看雷铁,低声道:“不爽。”
雷铁按住他的肩,示意他再看。
雷向仁慢吞吞地挖着土,心里乐开了花,跟着这些人混个两三天就能赚两百多文钱,就跟捡的似的。
正在这时,他忽然觉得右边膝盖一阵钻疼,“哎哟”一声,跌坐在地上。
“咋了?”他旁边的一个村民好心地问。
“没事,没事。”雷向仁揉了揉膝盖,似乎又没什么不对劲,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谁知,还没站稳,膝盖一麻毫无知觉,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雷向义对雷向仁的心思摸得一请二楚,厌烦地道:“二哥,你要是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吧。”
“我… … … …行,改天我再来帮大哥。”雷向仁心里憋层还不甘,又怕自己的腿真的有什么潜伏的毛病,只好用铁锹做拐杖,慢腾腾地离开。
和他离得近的几个村民暗地里都松一口气。虽然工钱不是他们出,但如果他们干得多却和雷向仁这个干的少的人拿一样的工钱,心里当然不舒担。
“你做的?”秦勉凑近雷铁,两眼亮晶晶。
雷铁目不斜视,抬手扶了下他的头。
秦勉幸灾乐祸地看了看雷向仁走远的背影。再敢来占他家的便宜,放雷铁!
不想让帮工们觉得他和雷铁是不放心,在这里监视他们,秦勉和雷铁准备离开。
“各位叔伯,这儿我们就交给你们了。上午干到午时初,午时末再继续。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不必太赶。”
午时初到午时末是一个时辰,足够他们回家吃饭和休息。众村民都很高兴地应下。
秦勉又交代两个煮茶的嫂子不要断了茶水,就和雷铁离开了。
不过,就算他们不在,大多数人也不会偷懒,毕竞雷向义、雷向礼和邓家的人都在。
秦勉和雷铁赶着牛车到镇上。秦勉写了一张清单,让雷铁去买小孩爱吃的点心和水果,为即将到来的小客人做准备。他则来到吃得香食肆。
店铺还没到开门时间,桌子没搬出来,门半敞着。
秦勉进了门,看见岳东正领着郑六、王顺几个伙计忙着洗菜、串菜和做丸子。这几个月,几个伙计都做熟练了,动作麻利而迅速。尤其是陈四和石头动作最快,放一团肉馅到掌中,大拇指和食指合拢一挤,一个丸子就冒出来落在竹筛里,只一会儿就能做八九个,速度快得就像用了快镜头。
秦勉眼中含笑,直视每一个人,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满意, “这段时间大家伙都辛苦了。岳东,今天晚上你领着大家在店里吃了晚饭再放工。一会儿你们忙完之后,把自己想吃的菜挑出来再开门。晚上你们就吃火锅,敞开肚皮吃,老板我请客。”
王顺、陈四、石头和郑六四人都欣喜地站起身,齐声道谢,“多谢小老板!”
岳东也面露笑容,“小老板放心。”秦勉说“老板我请客”就是说,还是要记账,方便以后检查账目。
秦勉抬手示意他们继续忙,在店里转了一圈。厨房和店堂都很干净,可见伙计们并没有因为他和雷铁减少了来店里的次数而偷懒。他心里更加满意,打算过一段时间,适当地给几个伙计都加些工钱。
他用油纸包了一些刚做好的丸子,同样让岳东记了账。等雷铁买完东西过来,两人又赶回家。
中午,秦勉和雷铁招待邓大舅一行吃午饭,把雷向义和雷向礼也请了过来。煮一个大火锅,再炒五六个菜,便相当丰盛。
邓全、邓忠和邓孝三人对火锅尤其喜爱,不停地涮才,炒才很少动筷子。
锅里的丸子吃完后,秦勉又下了六七十个。
邓全喝了一口水后,继续夹又香又辣的丸子吃,一边问秦勉,“勉哥儿,那个周二好和赵四发是你请来的?”
“不是。”秦勉用公筷为邓大舅和邓二舅布菜,“当初喊人时,他们俩刚好在。两人开了口,我不好拒绝。他们俩是不是不老实?”他的神色并不见意外。
邓忠摇摇头,“何止是不老实,我看就是专门来混的。”
邓大舅慢慢地道:“这事是勉哥儿考虑得不周到。在村里住了这么久,村里人都是什么品行,你和铁子应该有大致的了解吧?该私下里找人的。”
雷铁护着秦勉,“是我让媳妇直接喊人的。”
邓大舅撇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邓二舅却觉得秦勉不像是这么大意的人。
秦勉暗中拍了拍雷铁的腿,帮邓大舅夹了块肚子上的鱼肉,“多谢大舅关心。其实我今天是有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请人挖池塘。大舅,您想,如果我私下找人,没有受到邀请的村民是不是会对我和雷铁有想法?当众请人,虽然可能会混进一两个偷懒耍滑的,但主动权在村民手中,没抢到名额的怪不到我和雷铁头上,我们家的发展不会就停留在目前这一步,以后需要请人做工的次数只会多不会少,正巧可以通过这次看一看哪些人干活实诚,哪些人不踏实。谁不老实,其他人也都看在眼里。下次再请人做事,不请这些偷懒的人,谁也没话说。我们家又不是开善堂的,让他们白拿。”
秦勉脸上的淡笑含着自信,还有一种胸有成竹的气质。
邓大舅微徽颔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邓大舅哈哈大笑,使劲拍了拍秦勉的肩膀,“就知道你小子有鬼心眼!”
邓全和邓忠相视一笑,“你能想得这么通透,我们也能少担些心。”
邓孝的嘴就一直没停,埋头吃得呼啦响,此时才开口,“我就说勉哥儿和表弟能顾好自家,现在信了吧?”
雷向义和雷向礼若有所思,隐约从秦勉身上领悟到什么。
下午,邓大舅他们继续挖池糖。秦勉和雷铁去看了看进展就回家了,拿着锄头、挑着篮子去菜地里忙活。
菜地里还有少许红萝卜和不少大白菜。两人一个挖,一个捡,把菜运回家。等天气更暖和些,菜地里要开始种新的蔬菜。
红萝卜做成酸萝卜丝,大白菜做成酸菜,是两样非常下饭的菜。尤其是酸菜,可以用来做酸菜猪肉饺子、酸菜鱼、酸菜扣肉、酸菜炖肉,甚至酸菜蛋炒饭,想想就流口水。
雷铁看着他不知想到什么好吃的两眼泛光、直舔嘴唇的模祥,忍不住掰住他的脑袋,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秦勉眨眨眼,顺手拿起一只篮子挡住两人的脑袋,隔开远处可能存在的目光。
雷铁黑沉的眼眸里一丝笑意转瞬即逝,本来只准备浅尝辄止,改变主意,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罢,两人默默地瞅瞅对方,低下头,继续忙活。
邓大舅一行在秦勉家吃了晚饭,由雷铁用牛车送回去。
邓大舅说明天不用他接,他们自己借两辆车带孩子们过来,免了雷铁跑来跑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雷铁去池塘那边。秦勉在家里收拾,把各种零食和水果都拿出来,装了七八个碟子,摆在桌上。
两辆驴车停在院门口,几个穿戴一新的孩子下饺子似得从车上跳下来。邓全的孩子喜丫和坤仔,邓忠的孩子蔓丫和远仔,邓孝的孩子轩仔、玉丫和兰丫,一共七个孩子。最大的是喜丫,十岁;最小的是远仔和兰丫,都是五岁。几个孩子一起朝秦勉喊:“勉表叔!”
邓大舅几人没进屋。
邓二舅道:“勉哥儿,孩子们就交给你了,我们直接去那边。”
“二舅放心。”秦勉领几个孩子进屋。
几个孩子刚到新地方,还有些腼腆,都不说话,看到桌上的点心松动了,几个小的都跑过去吃点心。喜丫很有大姐风范,话少,但两眼一直注意着最小的远仔和兰丫。
秦勉把远仔和兰丫抱到椅子上,把点心碟子挪到他们跟前,笑道:“喜欢吃什么自己拿。”
“谢谢勉表叔!”远仔长得虎头虎脑,大声说道。

第74章  秦勉和雷铁的悠然田居

坤仔和轩仔对零食的兴趣一般,看到木架上的木刀、帆船和马车,激动地跑过去,伸手就拿。
秦勉走过去,温和地道:“这是你们表叔送给我的礼物,可以玩,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