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春桃和红枣相视一笑,提着篮子走远。
秦勉很聪明,很快掌握骑马的要点,让雷铁牵着马在晒谷场上走了几圈后,忍不住道:“阿铁,要不你松手我试试,”
雷铁便松了手,“慢些。”
看着秦勉轻夹马腹,马走动的速度不紧不慢,他放下心,骑上黑马,跟在后面。
秦勉回头看了看他,询问道:“我加速了?”
雷铁颔首,“放心。”
秦勉握着缰绳,有些紧张地轻轻踢了一下马腹。棕马立即小跑起来,跟在十分温顺。
秦勉抖了抖缰绳,又向左方扯了扯,马的速度稍微快了些,绕着晒谷场跑起圈。
秦勉稳稳地坐在马鞍上,回头喊道:“阿铁,你看,我学会了!”
雷铁马鞭微动,黑马很快上前,与棕马并驾齐驱。
“我再快些行吗?”秦勉向往策马疾奔的感觉。
雷铁点点头,“有我在。”
秦勉扬起马鞭,轻轻地抽在马身上,“驾——”
棕马发出低低的一声嘶鸣,跑出晒谷场,顺着出村的路往前跑去。
黑马紧紧相随。
“哈哈哈……着感觉太爽了!”秦勉感受着迎面扑来的春风,发出肆意地笑声。
蹲在田埂上挖野菜的雷春桃听道笑声抬起头,看着远处的一灰一白两道身影,不禁也微微一笑。
秦勉和雷铁从山上跑下来,直接回了田居。
到了马厩前,秦勉敏捷地滚鞍下马,脸上一层薄汗。他含笑用手指梳理棕马的马髻,越看越喜欢。
“累不累?”雷铁走到他身边。
“恩。”秦勉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一身汗。”
福叔快步走过来,“大少爷、小少爷,你们回来。”
秦勉把缰绳递给他,“福叔,好好地喂喂它们。”
“是。”
秦勉拉着雷铁回家。
进了屋,雷铁道:“倒热水你洗脸。“
秦勉摇摇头,神秘得一笑,“跟我来。”
他插上堂屋地门,拉着雷铁走进房间,合上窗帘。
“阿铁,不管我有什么奇怪地地方,你都能接受吗?”秦勉环抱这雷铁地腰,有些不安。如果雷铁不能接受,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失去雷铁地痛苦。和雷铁在一起这么久,除了老宅地那些奇葩偶尔会惹他烦心,他一直都很快乐。而这些快乐基本上都是雷铁带给他地,他喜欢这个男人,也希望能和他好好得在一起。
“你是我媳妇,永远是我媳妇。”雷铁搂住他,语气一如既往地平稳,却让秦勉安下心。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秦勉心念一动,下一瞬,和雷铁一起出现在空间里,还保持着相拥的姿势。
“这里是……”雷铁微微一惊,握住媳妇的手,环顾打量。
秦勉没有在他眼中看到任何害怕或不安,暗舒一口气,轻松且有些得意地道:“这里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是我的随身空间,上次老虎和野猪就是被我收在这里。”
“随身空间,雷铁道,“意即可随身携带?”
“不错。’秦勉顿了顿,直视他的双眼,“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以前地秦勉,你会怎么想?”
谁知雷铁却道:“我知道。’
秦勉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拔高音量,“你知道?”
雷铁摸摸他的脸示意他稍安勿躁,搂住他的腰,“以前的秦勉胆小、怯弱、自卑,连正眼看我都不敢,我一靠近他就打颤。但那天你从昏睡中醒来,见到我只有吃惊,没又恐惧,就像变了一个人。一开始只是疑惑,后来才肯定你不是他。”
“那你……”秦勉想问他是喜欢以前的秦勉,还是现在的他。他心中已有答案,但更想听雷铁亲口说。
“你。”雷铁的下颔摩挲着他的发顶,“我以前叫他小勉。”
他这么一说,秦勉也想起来了.雷铁就在最初的几天叫过他“小勉”,后来一直都是叫“媳妇”。他的耳根开始发烫。
“媳妇,你身上的疑点很多,我却不敢问,生怕你会消失。你愿意告诉我,我很高兴。”他的嗓音一直很沉稳,语速不急不缓,像温柔的风安抚着秦勉的心。
秦勉的胸口莫名地酸涩,不禁将男人抱得更紧。这个男人一直在默默地包容着他,他是幸运的,能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遇到他。
他对男人讲起空间的来历,“这个空间是……”
“原来如此。  雷铁沉吟道,“或许正是空间救了你,助你重生。一点白是它?”
秦勉道:“应该是,除了个头,它们俩长得一模一样,给我的感觉也一样。”
“不管是与否,我们都善待它。”雷铁不在意地道。
秦勉点点头,用热烈的目光看着他,“我说过会送你生日礼物,就是心意结,一旦和我结下心意结,我们可以共享空间,但也会同生共死,也就是说,如果我比你先死,你也会——”
雷铁直接问:“如何结 ?”
秦勉扬唇一笑,心里暖洋洋的,“跟我来。”
两人一起走进四合院,秦勉的右掌在正屋四面墙壁上分别按压一下,屋内忽然泛起一道白光,不停地闪烁,少顷,在屋中心半空位置凝聚成一个虚幻地戒指。秦勉咬破手指,在上面滴了1滴血,对雷铁道:“你也来。
雷铁同样滴了一滴血珠。
白光一闪而逝,与此同时!雷铁感觉到身体里多了什么,这个空间仿佛幻化出一个较小的模型,印在他脑海中,能看得请请楚楚。
秦勉的眼角督见不远处花坛里的粉球也闪了一下,有些惊讶,但暂时顾不上,而是急着问雷铁,“怎么样,’虽然知道怎么结心意结,但毕竟是第一次动手。
雷铁轻轻点头,满足地抱住他,“媳妇,以后永远在一起。”
确定心意结没问题,秦勉放下心,很不解风情地推开他,拉着他走到花坛前。
“这个花苞很奇怪,长得这么富有生机,却始终不开花。从我得到空间道现在,我都很精心得照顾它,它都没有任何反应,但刚才我们结心意结地时候,它上面好像闪过一道光。嗯?好像大了些?怪了。难道它比较喜欢你?”秦勉蓦然发现,一脸纳闷。
雷铁顺手从旁边的桶里舀了一些水浇上去。
粉球上飞快得闪过一道白光,就像有一道电流在上面溜了一圈。
秦勉惊喜地也舀了一瓢水喂它。
粉球不厚此薄彼地又闪了闪。
洗第三次时,粉球像是睡着了,没有反应。
“够了。”雷铁道。
秦勉点点头,“应该是。‘
雷铁注视着粉球,心中一动,“以后一起洗水。”

第81章 铁哥,让我再长长呗

“恩。”秦勉对粉球到底会开出怎样地奇花也很好奇,兴趣盎然得道,“走,我先带你参观空间,里面还有许多我从另外一个世界带过来地东西。”
空间太大,两人只在附近逛了逛,打算什么时候把马带进来再往远处逛。
回到四合院里,雷铁听秦勉介绍这是手动缝纫机,那是啤酒饮料,方便面,还有运动衣、运动鞋……眼中一直含着满足地笑意,虽然不易察觉,但那种愉悦却反应在周身地气息上。
秦勉没有发现自己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消失。
“看,这是正宗地火锅底料。”他从一个纸箱里抽出一个包装袋献宝,“中午我们就用这个煮火锅。”
“好。”
最后,两人从空间出来时,都提着两个装得满满地篮子。秦勉的两个篮子里装的是新鲜蔬菜和好吃的零食。空间里并没有季节之分,好几种蔬菜是这个季节所没有的。
雷铁的两个篮子里装的是水果,嫣红的水蜜桃,粉红的苹果,还有两串紫色的葡萄,颗颗饱满,泛着诱人的光芒。
雷铁搬出两个木墩在井边上洗水果和蔬菜。
秦勉坐在另外一个木墩上,左手提着一大串洗过了还在滴水的葡萄,右手一颗颗地摘葡萄吃。他向身后看了一眼,附近没有其他人。
“我看我们还是在屋前围一道篱笆,免得有人从前面经过,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木栅栏还是种树?”雷铁问。
“种灌木,月季、荆棘、刺柏之类地。”秦勉说的这些植株都是呈丛生状态比较矮小地树木,既能隔绝他人靠的太近,又不会限制他们在院子里地视野。”
“好。”雷铁仔细地洗掉嫩绿的小白菜上沾的泥巴。
秦勉摘下一颗葡萄送到他嘴边。
雷铁一张嘴,含住他的手指,若有若无地舔了舔才卷走葡萄。
秦勉看着温润的手指,又看看还想吃的葡萄,犹豫了一会儿,继续摘葡萄吃。
“再来一颗。”雷铁低着头,洗菜洗得很认真,就像着句话不是他说的。
秦勉忍俊不禁,还是摘了一颗葡萄喂他,自己吃一颗,再喂他吃一颗……
一大串葡萄两人分吃完,雷铁地菜同时洗好。
雷铁把菜拿去厨房,秦勉洗了手跟上。雷铁生火煮饭,他拿起菜刀处理食材,鸡剁成块;鲜嫩的大白菜,叶子和帮子分开,帮子削成条,煮熟了也好吃;土豆切成片;香菜揪成两半……
屹过午饭,秦勉想起他的爱马,看太阳正好,找出两个小木桶装上水,又拿来一个小篮子,装了四个苹果。
“坐什么?”雷铁看见了,问道。
“喂马,再给它刷毛。”
雷铁点点头,把水倒进水缸里,左手提竹篮,右手拎两只空木桶往外走,“用池糖里的水。”
秦勉拿着本来用来刷靴子的毛刷跟上。
途径池塘,雷铁装了两桶水,秦勉拎着竹篮。
两匹马在马厩里低头吃草。
两人把马牵到太阳下,秦勉拿着一个苹果喂他的棕马。棕马嗅了嗅苹果的味道,张口就吃。他笑吟吟得抚摸着它的脖子,对雷铁道:“看,我就知道它会喜欢。”
雷铁也拿起一个苹果喂他的黑马。黑马看了他一眼才低头吃苹果。
喂完苹果,秦勉挽起袖子为棕马刷毛。
棕马很享受地微眯着眼,头颅还亲昵地蹭了蹭秦勉的胳膊,引得秦勉更加喜爱。
再看雷铁那边,雷铁一板一眼地在黑马身上刷着,黑马一动不动,也不看他一眼,似乎怎样都无所谓,等雷铁刷完左边,倒是很自觉地主动地转过身,还是不看雷铁。一人一马地气质出奇地相似。
秦勉看得直乐。
雷铁忽然回头道:“等你骑马更熟练些,教你骑射。”
“好啊。”秦勉乐意之至,“嘿,等学会后可以骑马狩猎。”
给马刷完毛,雷铁搬了一些草料出来,让两匹马在太阳底下吃草。等马毛晒干后,两人把马牵回马厩中。
福叔远远地站着,听候吩咐。来田居这么久,福叔、福婶和喜乐三人都很勤快。现如今,喜乐和福叔巳砍了不少柴。福婶洗碗和洗衣服都很干净,也将菜园照料得极好。秦勉和雷铁对他们三人比较满意。
雷铁吩咐福叔和喜乐去山上挖一些灌木,回家拿了棋盘和秦勉在池塘边的柳树下下棋。
福叔和喜乐回来后,秦勉指定位置,让他们将灌木种下,每三两棵之间种一棵花。
篱笆中间做一道半个人高地木栅栏门。太阳快落山时,秦勉和雷铁出去一趟,带回两棵葡萄树,种在院子里靠墙地位置。等到夏天,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摘葡萄吃。
生日的白天就这般悠闲地度过。
晚上躺在床上,秦勉前所未有地紧张。自从过年时雷铁对他“告白”,雷铁面对他时的定力就越来越差。而今天可以说是他和雷铁的重要转折,雷铁会不会忍不住对他下手?老实说,他对雷铁也常有想亲近的念头,但他如今才十六虚岁,身体还没完全发育好,渴求比雷铁淡的多。
雷铁锁好门窗进门,就看见媳妇一脸紧张地躺在被窝里,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听到脚步声,警觉地抬起头,对他干笑了一声。
雷铁的脚步顿了顿,慢吞吞地脱着衣服,只留亵衣,轻轻地挑起被子钻进去,把人搂进怀中。
秦勉身躯一僵。
“你在怕什么?”雷铁的声音很疑惑。
恩?难道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