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轰隆——”一声夏雷在头顶炸响,雨更大更疾,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车夫老赵本打算提议雇主找个地方歇歇等雨小了再说,见雷铁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只好赶着马车继续跑,但速度却慢了许多。
雷铁回过头,策马跑回马车边,“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多付五两银子。”
老赵一咬牙,拼了。反正他们经常劳作,身体都结实着,并不容易生病。这一趟跑下来能赚七两银子,划算。
“行,公子放心!”
雷铁对另一个车夫说了同样的话。两辆马车速度丝毫不减,四匹马撒腿奔向前方。
下午,雨停了。一行人在路边休息了半个时辰后继续赶路。
第二天下午,车队便到了昭阳县。没想到昭阳县也在下雨,比在青天府时更大,瓢泼一样,道路泥泞,难走得很。
雷铁让众人在县里茶馆喝了一碗热茶后,再次上路。两个车夫相视苦笑,赶紧上车。
悠然田居里,秦勉站在堂屋门口,左右托着个果盘,右手拿着根竹签插从空间里摘的水蜜桃吃,透过屋檐上垂下的雨帘看向大门的方向,有些心思不宁。这么大的雨,雷铁那个家伙不会冒雨赶路吧?
一点白蹲坐在他脚边,两只耳朵一会儿竖起一会儿拢起,尾巴擦着地面一会儿往左摇,一会儿向右摆,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秦勉无意中瞧见,嘴角一抽,也蹲下去,调侃道:“一点白,你真的是狼吗?”
一点白仰起头,张开嘴,“嗷呜——”
秦勉:“……”
一蛋白嚎叫完,扭头看他。
“好,好,你是狼,是狼。”秦勉无奈地站起身,漫不经心地吃着水蜜桃,不由又看向大门的方向。
正在这时,一点白忽然站起来,扭头冲他叫一声,撒腿冲进雨幕里,尾巴摇得比往常更欢快。
秦勉的心跳顿时快了几拍。难道是雷铁回来了?
他随手把果盘放在窗台上,紧紧跟上。
经过大门时,一片灰和黑马甲汪汪叫着和秦勉打招呼,没得到回应,又扭身跑回屋里。
“小少爷去哪儿?怎么也不那把伞?”福婶担忧地道:“当家的,你快带上伞追上去。”
“福婶,我去,我身体结实。”喜乐接过福婶手里的伞,往门外跑去。
秦勉还没跑到村口,就看见从沉沉雨幕中驶来一匹黑马。黑马上坐着他挂在心上的男人。两辆马车跟在后面。
“咴——”
雷铁看见秦勉, 眉头一皱,一夹马腹,黑马疾奔向前,到了秦勉跟前也没停下。雷铁一俯身,轻松地将秦勉捞起来放在身前,左手扯下身上的雨披包住秦勉,责备道:“跑出来做什么了?”
“傻啊你?不会等雨停了再赶路?”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雷铁抱紧媳妇,用唇瓣蹭了蹭他的侧脸,没说什么,“驾——”
眼见一匹熟悉的黑马奔过来,喜乐放慢脚步,站在路边,微微一笑。原来是大少爷回来了,难怪。
“喜乐,后面的人交给你。”秦勉丢下一句话。
“小少爷放心!”
黑马一直奔到屋门前停下。
下了马,秦勉和雷铁同时伸手把对方往房间里拉。
“快把衣服换了。”秦勉道。
他找出雷铁的干净衣服扔给他,又找出自己的,脱下湿得滴水的衣服,用干布巾擦身上的税。
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有些晃眼,雷铁的喉结滚动了几,大步走过去把人搂进怀中。
“你——唔!”
秦勉很快被雷铁带入激情之中,顺从自己的心,抱住男人的腰,热情地回应。
“吱呀——”,房门被推开。
秦勉一惊,连忙推开雷铁。
一点白从门外跑进来,抖抖身躯,甩出无数水珠,两只褐色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两位主人。
雷铁看着它,双眼眯起来。
秦勉憋着笑,快速把身上的水擦干,穿上干衣服。
“出去。”雷铁指着门外。
一点白瞥他一眼,转过身,慢悠悠地离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臀部撞到门板,门板又是“吱呀”一声,缓慢地往后移动,挨住墙壁后,不动了。
“哈哈哈……”秦勉忍不住笑出声,坐在炕上,拿起雷铁的衣服丢在他身上,“穿上,小心着凉。”
雷铁见他已穿戴整齐,闷闷地把衣服穿上。
秦勉走过去,安慰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亲,“这一路上都没好好吃饭吧?想吃什么?我去做。”
“吃面吧。”
秦勉拉着他出去,“我给你做个汤面。”
两人走到堂屋,看见喜乐站在屋檐下。
“大少爷,小少爷。”
“都安排好了吗?”秦勉问。
喜乐道:“都安排好了。佣人房里是上下铺,他们就个人都住在一起。我让福婶给他们煮面吃。两个车夫还在等着。”
雷铁从荷包里掏出十四两碎银给喜乐。
秦勉听着雨声,说道:“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天也快黑了。喜乐,如果那两个车夫不介意的话,留他们住一晚,明天天亮了再赶路。”
“小少爷真是好心肠。”喜乐点头应下,“那两位车夫也担心这事呢。小的这就去说。”
喜乐牵着马离开,自去安排不提。
秦勉让雷铁先吃个水蜜桃垫垫,煎了两个荷包蛋后,从空间里拿出四包方便面,就着油锅煮。方便面比面条更容易熟。他将一个西红柿削皮切块,加在面里调味,还加了廋肉片和几棵小白菜。
雷铁看着散发着香气的汤面发怔。
秦勉在他旁边坐下,催促,“不饿吗?快吃。”
雨还在下,室内有些微的凉意。雷铁却觉得胸腔里有一股热流在翻滚,拿起筷子,低头吃面。
秦勉把窗台上的果盘端进来,坐回雷铁身边的位置吃水果,翘起的二郎腿一抖一抖的。雷铁吃完面,他就催他回房休息。
雷铁拉着他一起躺在炕上。
秦勉老实地由他抱着。雷铁离开的这几天,他也睡得不怎么踏实。雨天最好眠,睡一觉也不错。
雷铁忽然又起身下炕,插上房门。
秦勉看得好笑。这是怕一点白又跑进来?
雷铁亲吻他翘起的嘴角,“媳妇,这几天家里如何?”
“一切正常。”秦勉侧身面对他躺着,右手抚着他的侧颈,打了一个哈欠,“你呢?”
“很好。”雷铁握住他的手,将他搂紧,“睡吧。”
“这几天我一直念着你。”秦勉坦言,抬起脑袋枕在男人的肩膀上,右腿也抬起来放在他的双腿上,“你呢?”
雷铁刚冷却下去的体温又飙升了,“嗯。”
“嗯什么?”秦勉故意问。
“别闹。”雷铁在他腰上揉了一把,偏头看墙。
秦勉忍笑,不再逗他,抱住他的腰,合上双眼。身边熟悉的味道和安心的气息令他不一会儿就打起小呼噜。
雷铁转过头,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轻吻,闭上眼,很快也沉沉睡去。
雨声骤停的时候,秦勉猛然从梦中醒来,一时有些恍惚,不知是梦是醒。
“醒了?”男人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秦勉这才想起雷铁是真的回来了,嗯了一声,往窗外看去,天色昏暗。雨确实停了,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饿了。”秦勉趴在雷铁身上,“你呢?”
“也有些饿。”雷铁的腰微微动了动。
秦勉耳根发烫,一下跳起来,“我去——”
嘴巴被封住……
两人把床单折腾得皱巴巴的,好一会儿才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走出房间。
雷铁只穿着裤子,趿拉着脱鞋走到堂屋里,抬起长臂,用火折子点亮四盏壁挂烛台。
“做点什么吃?”漆面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结实而有力的胳膊,“我想吃米饭。”
雷铁无所谓地道:“那就煮米饭。”
“得,就煮米饭吧。”秦勉往厨房里走,“再炒个方便面,许久没吃,还真有些想念那个味道。”
雷铁的脚步一顿,“以后试试自己做。”
秦勉一怔,随即一笑,“好主意!有空试试,说不定真能做出来。”
“嗯。”雷铁道,“吃什么菜?我去摘。”
“摘几条紫茄子,一些朝天椒,再摘些小白菜。”

第95章    家将

等雷铁从空间里摘了菜出来,秦勉一边做饭,一边问他这几天的经历。雷铁一一说了。虽然说得简洁,秦勉知道他是为了早日回家才马不停蹄地赶路,心里暖洋洋。嘿,这么好的男人是他的!
他麻利地做了一道肉末茄子煲、一道金蒜排骨、一道糖醋肉段、一道方便面炒蛋和一道油淋小白菜。
“嗷。”一点白不甘寂寞地蹭秦勉的腿。
秦勉笑着给它剁了一些肉骨头。
下午睡多了,晚上躺在床上,秦勉睡不着。雷铁亦毫无睡意,从他背后抱住他,右掌一直在他身上乱动。
秦勉被撩拨得心里一阵阵躁动,渴求进一步的亲近,但又顾忌到自己现在年纪小,太早过X打头的生活,对身体不好。问他为什么这么自觉地认为是下面那个?看着雷铁那个身高,看看他那个身板,再看看那他结实紧致的肌肉,他能压得过他吗?
睡衣被雷铁掀开,身后灼热的呼吸越来越近,最终停留在他耳边。接着,一只手拨开他的头发,一个滚烫的吻落在他的后颈,重重地一吮。
秦勉眯着眼,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轻哼,“唔……”
雷铁像是受到了鼓励,抬起左腿锁住他的身躯,“媳妇,我想要你。”
秦勉只迟疑了两秒就转过身,主动抱住他。既然你情我愿,何必让双方都难熬?至于年纪还小——偶尔一次应该没什么关系,X生活和谐了,还有益于身心健康。
“阿铁……”
雷铁在黑暗之中发出一声低吼,如同一只饿久了的狼,扑在他身上。
……
秦勉醒过来,身体就像被石碾碾压过,想到昨晚那家伙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他恨不得能立即踹他一脚。还好身上是清爽的,应该是雷铁帮他清理过。鸡肉的香味从外面飘进来,他揉着腰,慢慢地坐起身。
“媳妇。”
秦勉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对上那双满含温柔的眼睛,忽然就说不出任何责怪的话,两边嘴角不受控制地翘起来。
雷铁在床沿坐下,环住他的背,“媳妇。”
他上身没穿衣服,秦勉在他胸口上拍了一下,靠在他身上,先约法三章,“以后每月最多三次!”
让他想不到的是,雷铁毫不犹豫的点了头。他意外地看着雷铁。
“你还小。”雷铁换了话题,“我炖了一只鸡,去盛一碗端过来。”
秦勉眉宇间带出笑意,瞥他一眼,“今天得吃得清淡些。”
雷铁立即站起身,“再躺会,我去熬粥。”
秦勉摇头,“醒了就不想躺着了。”
雷铁从衣橱里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他,低头亲了亲他的唇,走了出去。
秦勉传好衣服,拿了一件雷铁的上衣,也走出房门。
屋外炙热的阳光将地面晒成刺眼的黄色,看地上已干得差不多了,估计已是下午了。
秦勉走进厨房,把衣服扔给雷铁,“光着干嘛?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雷铁接过衣服穿上,摇头,“厨房里有些热。”
秦勉抱住他的腰,懒洋洋地道:“今天是有些热。现在还好,等到了七八月,只怕咱们这屋子里会更热,尤其是咱们的房间,不通风。”
媳妇主动亲近,雷铁生怕他后悔似的快速伸手搂住,“我想过了,尽快将房子扩建。”
“怎么扩?”秦勉也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有闲暇仔细琢磨。
雷铁示意他坐下,“我先熬粥,一会儿再说。”
秦勉摇头,松开他,“我先洗漱。”
洗漱好回到厨房,雷铁已经将粥熬上,难得这家伙还知道在粥里加些配料,青菜和肉末。
雷铁递给他一杯水。
秦勉接过来喝了两口,靠在灶台上,重拾之前的话题,“你刚才说扩建,怎么扩?”
雷铁拉他到堂屋。堂屋前后门都开着,通风,比较凉快。
“往西扩建,紧挨西墙砌一栋和现如今这房一样大小的。从咱们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