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觯葡汊庠葡汊嵌康牡张恳彩抢咸亩樱栽葡汊有”惚焕咸咏醺挥Π凑胀醺〗愦隼炊源坏绱耍呐判卸及才旁谠迫局拢醺锶巳顺扑〗恪
此时老王妃的身侧端坐着两个小姐,便是夏玉珍和云香怡。
夏玉珍容貌清丽,身上穿着翠纹织锦的薄袄,下面穿着水纹绣纱裙,这一身细致的衣服衬得她越发的高挑清艳,眉眼透着傲气,望向云染的时候,眼底便有一抹不屑,很有一股优越感。
另外一边的云香怡,人如其名,温柔婉约,身上的衣着也是极低调的,一身乳云纱的短袄,配着浅粉的裙子,安静的的端坐在一侧,脸上的笑意也是温柔得体的,当云染望向她的时候,她温和的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不过却也没有别的动作。
云染先前下山时,一心只想低调行事,替师傅完成两个心愿,然后回凤台县陪师傅,可是一回到云王府,看到这么些人,心中不由得来气,这一个个的都不把她放在眼里,是不是太不当她是回事了,她是云王府的嫡女,先帝亲封的一品郡主,别说这些个小姐,就算是云王妃也不能对她托大,可现在看看,一个个的不但当没看到她,而且还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可见这些人从前对于前身是多么的漠视,云染心中既心疼前身,又怒其不争,明明是正儿八经的郡主,偏要受这等小人欺负。
老虎不发威,她们当她是病猫了。
云染唇角的笑意浓烈,抬眸望向老王妃,一脸忧心的说道:“祖母,我们云王府是不是该考虑进宫请一名宫中嬷嬷进府教导王府小姐规矩啊,这样不懂规矩,不守礼仪,上不了台面的行为若是被传出去,云王府的脸可就丢干净了。”





☆、第016章 仗 毙

云染话落,屋子里不少人失色,老王妃脸色更是一僵,云染这话分明是指责她教导无方,府里的小姐上不了台面。这话让她火大,关键是这火还发不出来,因为从某一点上来说,云染说的确实不错,云染身为云王府的一品郡主,从她进来到现在,这在座的几位小姐也没人给她行个礼,这确实是没规矩没教化,若是这事落到宫中太后的耳朵里,只怕她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这大宣京都何人不晓何人不知,当朝太后是最讲究礼仪的。
老王妃虽然恼火,却发不出来,望向夏玉珍和云香怡二人,二个人立刻领会老王妃的意思,站了起来,一先一后的向云染行礼。
“玉珍见过大姐姐了。”
“香怡给大姐姐行礼了。”
这两个人一带头,房间里其她人纷纷的过来行礼,其中云挽雪恨不得在云染身上瞪出几个洞来。
云染满意的扫向屈膝行礼的数人,不过她并没有让这些人起身,而是径直的走到老王妃的身边,亲热的笑道:“祖母不会恼火吧,怪染儿吧。”
一脸小女儿家的娇憨之态,说不出的温软,还伸手拽了老王妃的手臂摇晃着,老王妃被摇得头晕眼花,差点直接的抽过去了,偏偏外人眼里郡主在向老王妃撒娇,一副和乐融融的画面。
老王妃在被摇散架前,赶紧的开口:“染儿做得对,这规矩是该立立,要不然传出去没的影响我云王府的脸面。”
“祖母不怪罪染儿就好,不过说实在的,我们王府小姐的规矩是该立立了,要不然指不定人家背后怎么非议呢,有娘生没娘教养,顽劣不化,上不了台面,恐怕说什么的都有,祖母不如进宫请一位嬷嬷进府教她们规矩。”
一言使得下面的几个小姐脸色惨白,宫中的教养嬷嬷,可都是虎狼之辈啊。
老王妃岂会不知道,而且她若请宫中的教养嬷嬷进府,只怕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了,老王妃自然不会同意,赶紧的开口:“以往是祖母太娇惯她们了,以后定会严加管教的。”
“这样啊,也好,”云染总算松口了,下首的几人皆松了一口气。
不过几个人还屈膝半蹲着呢,个个腿肚子打着颤,心里恼火不已,却不敢在这种时候出错。
不过夏玉珍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委屈的叫道:“祖母,我?”
清丽的小脸上一片委屈,云染听了她的话,似乎才想起她们还没起来呢,笑眯眯的挥手:“几位妹妹和姨娘起来吧,我都忘了。”
一句忘了更让人牙痒痒的,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此刻她半歪在老太太的身边,十足娇俏样,虽然面容平凡,可是一张眼睛却栩栩如辉,漂亮异常。
暖纱阁里,众人按照位置又重新坐了下来,夏玉珍却落了个空,因为她先前所坐的位置被云染霸占了,所以现在她只能坐在云染的下手边,屋子里又和乐融融的说起话来,云紫啸想起燕祁退婚的事情,心里火起,他就不信了,没有燕祁就没有别人了,他定要为女儿挑选一个好夫婿。
“心兰,明天为染儿举办一场赏花宴吧,邀请京中的达官显贵青年才俊进府赏花。”
云王妃眼神一暗,心里恨意顿起,从没见他操心过她的女儿,这贱丫头一回来便操心起她的婚事了。
老王妃自然明白儿子的意思,云染被退婚,不仅仅是她损失了名誉,还有云王府也被人打了一个脸子,赏花宴自然会有各家的青年才俊,儿子这是想给云染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夫婿:“心兰,明日在王府举办一场宴席吧。”
“是,”云王妃答应。
房间里的人个个望着云染,虽然心里嫉妒,不过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先前云染威胁的话还一直留在她们脑海中呢,老王妃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正想开口让大家各自回去,不想云染却出声了。
“父王,今儿个早上,我让赵妈妈去宝食斋给我买一些糕点,可是没想到外面遍布流言,说我昨天半夜命人毒打赵妈妈,心狠手辣,蛇蝎心肠,女儿昨天刚回府,今儿个便传出这种不尽不实的流言,分明是有人别有用心啊。”
云染说完,房间里的云王妃脸色瞬间难看,云紫啸和云老王妃的眼神一下子落到了云王妃的脸上,前者满是狐疑,后者则是恼火。
云紫啸森冷的声音响起来:“查,这件事必须查,若是查出是谁传出这种不利于王府的流言,不管是谁,本王都不会饶过她的。”
云王妃心头一慌,手脚冰冷,不过脸上神色镇定,幸好她处理得仔细,就算他们去查,也不会查出什么蛛丝马迹的。
云染却淡淡的一笑,望向云紫啸:“父王不必查了,有人交待了。”
她说完朝外面唤人:“荔枝,把人带进来吧。”
门外,赵妈妈和荔枝二个扶着一个小丫头走进来,这小丫头脸上满是伤痕,走路也不大俐索,一走进来便扑通一声跪下:“老王妃,王爷,你们救救采儿吧,救救采儿吧。”
云王妃一看地上跪着的丫头,脑袋嗡的一声响,全身都僵住了,这个叫采儿的丫头正是她院子里的三等小丫头,平时没人注意她,她便让自已的奶娘江妈妈派她出去,拿钱散播流言,等到这小丫头办完了事情,让江妈妈把她勒死了,扔进王府最后面的一口枯井里,以往这种事她不是没做过,可是没想到今儿个却?
云染淡淡的声音响起来:“今儿早上赵妈妈起的早,到大厨房那边吩咐人给我准备一些吃食,不想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便跟了上去,没想到有人如此胆大,不但害人,竟然还扔在王府的古井里。”
云染望向地上的采儿:“采儿,说吧,那人为什么要杀你?”
“王爷,是有人让奴婢散播了不利于郡主的流言,事后那人想杀人灭口。”
“谁?”云紫啸周身的肃杀冷寒,一张俊魅的脸上布满了寒霜,没想到染儿一回府竟然就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太可恨了,云紫啸的一双眼睛狠戾的盯住了云王妃阮心兰,除了她还有谁。
阮心兰身子颤抖,望向地上的采儿,采儿一抬首指向云王妃身侧的江妈妈。
江妈妈身子抖簌成一团,一张脸如纸一般的白,身子软软的跪了下来,不过眼里却有一抹绝决。
“王爷,奴婢该死,这事确实是奴婢自做主张了,奴婢就是看王爷太宠爱郡主了,对王妃和两个小姐却不管不问的,奴婢心疼王妃和两个小姐,才会做出不利于郡主的事情,请王爷和老王妃责罚。”
云紫啸不是好糊弄的,盯着云王妃:“阮心兰,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阮心兰是老王妃的侄女,她也知道这事肯定和自个的侄女脱不了干系,可是却不能不保她,所以老王妃森冷的声音响起来:“江妈妈,你个刁奴,竟然胆敢害郡主,真是罪大恶极,来人,把这老婆子拉下去仗毙。”



☆、第017章  震慑

茗玉院的两个婆子冲进来把江妈妈往外拽,江妈妈一边哭一边叫道:“王妃,奴婢不能侍候你了,你自个多保重吧。”
云王妃只觉得心如刀绞,飞快的起身:“王爷,饶江妈妈一次吧,以后她定然不敢了。”
云紫啸一双森冷的瞳眸幽暗无比的盯着她:“你还有脸求情,你给本王记着,若是再有下一次,本王不会饶过你的。”
云王妃脸色惨白,可想到侍候自已的奶娘就要被打死了,再次的哀求起来:“王爷,求你了。”
云挽雪腾的一声站起来,陪着自个的母亲跪下:“祖母,父王,你们饶了江妈妈吧,她不是故意的。”
云挽雪心里对云染升起了恨意,都是这个贱人惹出来的事。
“住口,”老王妃怒喝,伸手揉了一下脑门,十分的疲倦,暗恼这个侄女,这种事泄露出来,不死人怎么可能,死一个奴才算是轻的了,老王妃冷着脸:“好了,我也累了,你们都各自回去吧。”
云紫啸瞪了云王妃一眼,若不是母亲保她,他定然不饶他,逐应声:“母亲休息吧,儿子带着她们先下去了,。”
老王妃点点头,往后靠了靠,歪在榻上,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不过云紫啸等人还没有出去,门外一道身影急急的奔了进来,脸上满是焦急,一进来飞快的禀报:“郡主,出事了,李妈妈她竟然打破了好几件御赐的玉器?”
榻上老王妃眼睛陡的一睁,射出狠戾的光芒,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荔枝不慌不忙的禀报:“回老王妃的话,先前郡主让奴婢陪着李妈妈清点皇上赏赐下来的东西,不想有两个妹妹手脚略笨了一些,李妈妈便恼火了,大声的训斥她们,没想到她因为激动,竟然打坏了几件玉器。”
老王妃眼睛眯起来,一抹幽寒的冷芒落到云染身上,这丫头不简单啊,流言的事情只怕是她设的局,李婆子这事也是她做出来的,老王妃只觉得心惊。
“来人,把茹香院的李婆子给我带过来。”
荔枝恭身回话:“回老王妃的话,奴婢让人把李妈妈带了过来。”
老王妃深看了荔枝一眼,不卑不亢,进退得当,看来云染在凤台县的三年没有白待啊。
“把人给我拉下去和江妈妈一起仗毙了,”这王府是要好好的整顿了,一个两个的专门给主子惹事,留着也是祸害。
老王妃下令,茗玉院里又出来两个婆子,如狼似虎的直扑门外的李婆子,把她往外拖去,李婆子大声的尖叫:“老王妃饶命啊,老王妃饶命啊。”
眼看着没人理会她,她又想起了郡主来,郡主可是疼着她的,李妈妈大叫:“郡主饶命啊,郡主救救奴婢。”
门前的赵妈妈一脸讥讽的冷笑,眼神冰冷的望着被人往外拖的李妈妈,此刻再没有了往日的作威作福,像一条死狗一般。
李妈妈被拖出去前,终于看到了赵妈妈唇角的一抹笑,脑袋嗡的一声响,什么都明白了,真正要她命的不是别人,是郡主啊,原来是这样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