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骚痒涌起,在他的四肢之内涌起,让他恨不得狠狠的抓自已的肌肤,偏有衣服挡住自已,他有一种迫切的想脱掉衣服狠狠抓痒的冲动。
不过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燕祁的眼神陡的一暗,飞快的望向对面的女子,却见她巧笑嫣然,柔声细语的和身边的人说话,仿似什么事都没有。
燕祁唇角是幽冷的笑,身上的痒意更浓烈了,这种痒还不是普通的痒,而是一种痒入骨髓的骚痒,他蓦地明白这女人为何古怪一笑了,她给他下药了,没错,他被下了药。
燕祁眼神仿似深渊黑潭,银牙轻咬,好,真是太好了,云染,本郡王记住你了。
燕祁此刻十分的痛苦难受,偏偏外人谁也没有看出来,只看到这位郡王芝兰玉树一般的风彩。
旁边明慧郡主还在聒噪的关心着燕祁:“燕祁,你没事吧,要不要请大夫过来替你检查一遍。”
“不需要,”燕祁只觉得身上的骚痒更重了,周身渗出细密的汗珠子来,手指一凝,一抹内力晕开,以力压制体内的骚痒。
对面的云染正在等候着,她早在碧湖之时便已猜到云紫啸要和燕祁打起来,那时候她就为燕祁准备好了一抹骚痒药,这种药十分的霸道,只要沾染上,奇痒无比,不但要狠狠的抓,而且隔着衣服抓还不解渴,必须要脱掉衣服抓,方才能解痒,所以先前她看到云紫啸落地时候,走了过去,乘着这时候把药粉弹到了燕祁的衣服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药下在了燕祁的身上。
若是平常,只怕谁也近不了这男人的身,但是今儿个他是防不胜防,而这便是她的机会,现在她倒要看看,这大宣京都女人朝思暮想的燕祁王会不会一脱成名,名扬天下。


☆、第028章 自责

云染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对面燕祁有所动作,不由得诧异的一挑眉,这男人如此能忍,真是好厉害,不过她倒要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燕祁眸光是暗潮涌动,手指紧握,内力霸道的逼迫那骚痒,使得他略好受一些,不过那奇痒依然继续着,这女人想让他当众脱衣丢脸,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染身后的定王楚逸霖幽暗的眸光在云紫啸和云染的身上流连,刚才的一幕,他可是看得很清楚云紫啸很重视云染这个女儿,定王楚逸霖走了过来,关心的望向云染。
“长平郡主,你还好吧,若是身子不舒服,可以先回去休息,这里不会再有事了?”
云染掉首望向身侧的男子,狂放英挺的剑眉,黑如点漆的瞳眸,面容立体而俊美,举手投足尊贵霸气,与生俱来的一种贵气,这个男人她是有印像的,定王楚逸霖,看到他,云染想起了师傅交待的事情,脸色不由得好看一些,语气也温和下来。
“劳定王爷惦记了。”
楚逸霖微点一下头,神容越发的温融有礼:“长平还是回去休息吧,千万不要累着自个儿。”
云紫啸看楚逸霖和云染说话,便去和客人打招呼,今儿个的赏花宴被毁掉了,改日再补请各位。
赏花宴被毁,大家把所有的错归结到了四小姐云挽雪的身上,若没有四小姐把长平郡主推下湖的事情,又哪里来后来的这种种啊,这个四小姐心狠手辣,歹毒不已,残害自个的嫡姐,还差点害了自个儿,真是活该,说什么的都有,总之个个说的都是云挽雪各种的不好,至于云染,却在这一刻以另外一种形像,留在了别人的脑海中。
燕祁跟着人群一路离开云王府,直到出了云王府,上了燕王府的马车,他才脸色难看的露出了自已中药的事情,。逐日和破月二人吓了一跳,看主子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子,浅浅的血管浮现出来,不由得紧张的开口。
“爷,你这是?”
“我被人下药了?”燕祁语气平淡,伸手示意逐日给他查一下,他所中的是什么毒。
逐日对于药术懂的不少,飞快的替燕祁查了一下,沉稳的开口:“爷,这是独门特制的一种药物,不过没多大毒性,只要两个时辰便会消了。”
“两个时辰,”燕祁眼神更暗,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散发着幽幽的香味。
“真是太好了,云染,你给本郡王等着。”
逐日和破月二人相视,难道给主子下药的竟然是长平郡主,她什么时候下的药啊,而且他们看长平郡主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燕祁懒得理会属下的想法,一挥手:“回去吧,我用内力抗奇痒,不会有事的。”
“是,主子。”两名手下退了了出去,望了一眼紧闭的车帘,面面相觑,主子怎么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去杀掉长平郡主,按照道理,别说下药了,平常有人碰了郡王一下,也是要受到惩罚的,但是长平郡主给主子下了药,主子竟然没有下令杀掉长平郡主。
云王府花芜轩里,云染说不出的失望,本来以为能看到燕祁脱衣秀的画面,谁曾想到这个男人定力竟然如此强大,那种骚入骨头的奇痒他竟然能忍,她不得不佩服他的忍功,实在是一流,看来这男人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过别以为她会放过他,胆敢退了她的婚,还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的男人,她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云染和定王楚逸霖打了招呼,领着樱桃和荔枝二人退了出去,身后的楚逸霖望着那优雅离开的女子,视线微微的眯了起来,云染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她莽撞冲动,现在似乎沉稳了很多,面对退了她婚事的燕郡王燕祁,她一点也没有冲动,更甚至于她面对燕祁那样的美色,也不被美色所惑,这个女子不错。
定王楚逸霖剑眉轻轻的挑起,望向不远处指挥着下人送客人离开的云紫啸,眸中一抹若有所思,慢慢的领着几名手下走了过去,和云紫啸说起话来。
花芜轩暗处,有人一直注意着这一切,望了望远去的云染,又望了望定王楚逸霖,桃花眸微微的眯了起来。
秦煜城想起了定王楚逸霖望着云染的眼神,便觉得心中百般的不舒服,似乎自已的东西被别人惦记了一样,可是云染不是他的东西啊。
秦煜城正想得入神,有人走过来一拍他的肩,说道:“煜城,你想什么呢,今儿个一直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唐子骞双臂抱胸的打量着秦煜城,总觉得今儿个的秦煜城不像往日的他,有些古古怪怪的,不过究竟哪里古怪,他又说不清楚。
秦煜城立刻摇头否认:“我没想什么,想什么啊,我是饿得头昏眼花了,你看好好的一个赏花宴竟然搞成这样,我们一口东西都没吃,现在我饿死了。”
一说到这个唐子骞来了火:“都是燕祁那个混蛋搞出来的,今儿个他为什么也来云王府啊,若不是他来,又何至于搞得大家没有饭吃,他退了长平郡主的婚事,竟然还敢登门,分明是找死,我要是云叔叔,我也把他打出去。”
唐子骞气恨恨的说着,想到了云染,又接着开口:“不如我们去看看云染吧,她今儿个也是吃了苦的。”
唐子骞的话刚完,秦煜城像炸毛了一般的跳了起来,直往外面奔去:“我不去,我饿了,我回去吃东西了,。”
唐子骞无语的望着那跑远了的身影:“这小子抽什么风啊,不去就不去,犯得着这么咋咋呼呼的吗?”
他起身往外走,肚子好饿,还是回头去看云染吧。
“秦煜城,等等我,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云王府所有客人都走了,好好的一场赏花宴,最后搞得不欢而散,所有的客人都没有吃到一口东西。
至于云染,因为掉落碧湖的原因,身子实在是太虚了,一回到茹香院里,倒头便睡,连东西也没有吃,对于另外一个同样掉进碧湖,差点淹死了的四小姐云挽雪,云紫啸直接的下命令,仗责二十大板以示惩戒,云挽雪掉进湖中,本就被淹得半死,最后还被云紫啸命人仗责二十大板,真正是遭了大罪。
傍晚,云染总算醒了,精神好多了,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父王云紫啸端坐在房间里望着她,云紫啸脸上满是自责,看到云染醒过来,不由得温声开口:“染儿,今天的事情父王有错,竟然害得你受了苦。”





☆、第029章 意外来人

云染摇头,这事和云紫啸没关系,是她自已想教训云挽雪的,她看出了云挽雪想害她丢失名誉的事情,便先下手为强了,而且她想教训云挽雪,所以才会落湖,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帮助自已恢复名声,再把云挽雪拽进碧湖中去好好的喝喝水,让她醒醒脑,看她以后是否还敢想主意害她。
谁知道最后她竟然和燕祁斗了起来,事实上父王和燕祁打起来,也是因为她的原因,若不是她和燕祁斗起来被父王看到了,火大不已,他也不会和燕祁打起来。
“父王,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别自责了,何况你看我不是没事了吗?”
她虽然掉进湖里,但云紫啸立刻给她度了真气,她又喝了大夫开的药,发了一身的汗,现在基本没什么大碍了。
云紫啸看她精神不错,总算松了一口气,想到云挽雪,眼神有些暗:“你四妹妹被我仗责了二十板子,相信她会吸取教训,以后再不会生出这害人的心了。”
“嗯,我知道了,”云染点头,对于云紫啸的处罚,她并没有说什么,翻身坐了起来,觉得肚子很饿,她想起来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难怪这么饿。
“好饿啊,”云染开口,云紫啸立刻吩咐了樱桃下去准备吃的东西过来,自已陪着云染话。
“染儿,今儿个赏花宴被毁了,回头父王再重新为你补办一个,”云紫啸话落,云染立刻阻止了,原来她是不知道这赏花宴是变相的相亲宴,所以才没反驳,事后知道了却因为答应了云紫啸,所以也没说什么,现在哪里还会同意。
“父王,别办了,今儿个赏花宴闹成这样,再办就惹笑话了。”
云染一说,云紫啸便想起今儿个赏花宴之如此,都是燕祁的原因,不由得火的开口:“这一切都是燕祁给惹出来的事情,想想便觉得恼火,本来想狠狠的教训教训这小子的,没想到他的武功竟然十分的厉害,若是他使足了全力,只怕我还不是他的对手。”
云紫啸有些无奈,没想到燕祁的武功竟然如此的厉害。
他自认武功十分的高深,没想到竟然拿不下燕祁那小子,实在是可恼可恨。
云紫啸想到燕祁,就想到了云染的婚事,眸光温和,唇角擒着笑,望向云染:“染儿,你说,今儿个赏花宴上,你是否有中意的对象,若是你有喜欢的人,父王就进宫请皇上下旨,”
相信皇上定然会降旨的,先前他同意了燕祁退婚的事情,本来就是对不起他云王府的人,若是染儿喜欢谁想嫁给谁,相信皇上会同意而下旨的。
云染无语,望着云紫啸:“父王,你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吗?”
“没有啊,父王巴不得你一直留下来陪父王呢,父王只是不甘心你被燕祁退了婚。”
“退婚就退婚呗,就算他不退婚,我也不想嫁给他,父王你想啊,他又不喜欢我,我嫁给一个不喜欢我的人,会幸福吗?”
云紫啸听了云染的话,凝眉想了一下,倒是认同了云染的话:“那父王不催你嫁人,不过你要多看看挑选挑选。若是遇上喜欢的,只要和父王说一声,父王定然替你进宫向皇上请旨。”
“好,只要我喜欢的,肯定告诉父王。”云染无奈的同意了,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云紫啸听到她答应,总算笑了,不过临了又说道:“除了燕祁,我们大宣国多的是青年才俊,对了,唐子骞怎么样,若是你嫁给他,唐子骞那小子敢欺负你,父王饶不过他。”
云染想起了唐子骞惨白的脸,不由得笑起来,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