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说完望向房里一片狼籍,眸光暗了暗,走到床上说道:“我累了,先睡了,明儿一早派人把这房间收拾一下,对了,把地上的汗巾捡起来拿去洗洗,交给赵妈妈,她知道如何做。”
“是,郡主。”
两个丫鬟应声领命,自取了白色绣玉兰花的汗巾走了出去,云染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云染便醒了,昨夜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让她的心情不好,相反的她心情十分的好,一大早起来便唤了龙一和龙二两个人分别去做事,待到两个手下去做事,她又睡了一会儿,樱桃和荔枝二人看她心情十分的好,不由得奇怪的开口问道:“郡主,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云染唇角擒笑,满眼温柔明媚:“心情好呗,待会儿咱们去梁城最豪华的酒楼新月楼。”
樱桃和荔枝挑高眉,一脸的不解,不知道郡主前往酒楼干什么,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动手侍候云染起来。
龙一和龙二很快回来了,恭敬的回复命令:“郡主,一切准备就绪了。”
赵妈妈也走了进来,恭敬的奉上了一个荷包:“郡主,奴婢按照郡主的吩咐做好了。”
云染的心情越发的好了:“不错,好戏要登场了,我们走吧。”
樱桃和荔枝却一头雾水,樱桃个性活泼开朗,却有些急燥,忍不住追问:“郡主,你要做什么啊?”
云染侧首望向樱桃,笑眯眯的开口:“走吧,瞧热闹去。”
她并没有说自已要做什么,樱桃见主子不说,也无奈,只得跟着云染的身后往外走去,一路出了云王府。
王府门外,早备下了马车,云染上了马车,吩咐马车夫一路前往新月楼。
新月楼是大宣梁城出名的酒楼,不但豪华而且精美,楼里各式各样的玩艺都有,生意十分的火爆,当然这是上流社会人出入的场所。
马车徐徐的往新月楼驶去,马车里,云染笑意浅浅,虽然面容平凡,可是一双眼睛却堪比夜晚最亮的星辰,樱桃和荔枝虽然不知道郡主要做什么,但看到她心情好,两个丫鬟的心情也无端的好起来,樱桃掀帘往外张望,不时的惊呼着,云染但笑不语,并没有责怪她。
忽地一道轻风掀起,车帘飘动,一缕白光飘过,暗香浮动在马车之中,本来说着话的两个丫鬟身子一软,便往马车一侧倒去,云染眉一挑,望向马车一侧的白色人影,芝兰玉树一般的高雅,袍袖宽大如流云,那流水纹的线条,仿似流动的水波,淡紫色的华贵锦袍衬得面容如融在霞色之中的玉雕,莹光流澈明艳动人,纤长的眉如墨染一般,黑如点漆的瞳眸清亮迷蒙,好似带着雾气一般,唇角的笑意虽然温雅,可是却一点温度都没有,凉凉的望着云染。
“长平郡主真是好雅兴啊,你这是打算前往新月楼吗?”
云染歪靠在厢壁之上,懒洋洋的点头:“是啊,难道燕郡王也有兴趣参加今日的拍卖吗?那么我们该在新月楼里见面才是,郡王这般出现是为了何故啊?”
“你这是一定要与本郡王为敌了?”
“郡王这是何意啊?我一个小小的弱女子怎么敢与郡王为敌呢?郡王是什么人啊,皇上的新宠,手执监察司,连百官都害怕呢,何况是我这样的弱女子。”
云染一脸受惊害怕的样子,不过瞳眸之中满是幽光,摆明了她不是什么弱女子。
燕祁眸光深邃,唇角笑意凉薄,淡淡的望着对面的女子,面容十分的平凡,不过一双星目好似耀了夜晚的光辉一般璀璨无比,似乎一双眼睛便是整个耀眼的苍穹,这女人不简单,不是说这位长平郡主个性鲁莽又冲动,而且十分的暴戾吗,现如今似乎与传闻的不一样,十分不一样。
不过那又如何,眼下他最想做的是拿回他的汗巾,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一早上放出流言,说昨天在王府里捡到了一方白色的绣玉兰花的汗巾,今儿个要在新月楼里拍卖,价高者得之。
可想而之,今儿个的新月楼里会是怎样的盛况,不过他是万不会允许自已的东西落到别人的手中的,所以这汗巾他必须拿到手。
燕祁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厚,不过眼里冷芒遍布,盯着云染。
“你最好把本郡王的汗巾交出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郡王是打算杀了我吗?或者是搜我的身强抢了汗巾,那汗巾可是我昨天捡到的啊,郡王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云染眸光清澈冷洌,好似拢了清烟一般,似笑非笑的望着对面的燕祁,随之身子一动,竟挺直腰往前凑近一分,暧昧低声:“郡王打算搜我的身吗,我说了汗巾不在我的身上,郡王不相信,那搜吧搜吧?”
她说完微睑眼目一副想搜身就快点的样子。
燕祁脸色攸的一暗,瞳眸深邃暗沉下去,眉微微的蹙起来,瞄着云染,上下打量了一遍,看这女人面不改色的样子,那汗巾似乎真的不在她身上,而且他自不会真的去搜她的身,不过,别以为这样就真的能拍卖他的汗巾,燕祁忽尔一笑,望着云染,淡淡的开口:“长平郡主似乎很希望我搜你的身,若是本郡王搜了你的身,你不会让本郡王负责吧。”
云染一听他的话,脸色瞬间黑了,负责个屁啊,她只想教训他,这个自大鬼。
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燕祁竟然再次温雅的开口:“自从本郡王出现,长平郡主一直表现得很不一般,这究竟是恨本郡王还是欲擒故纵的想引起本郡王的注意力呢?如果是后者,本郡王奉劝长平郡主一声,还是别费这个心了,本郡王既然请了圣旨退了婚事,断然没有再娶你的打算。”



☆、第032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云染胸中瞬间气结,还有比这男人不要脸的人吗?什么叫欲擒故纵啊,纵你妈啊。
“燕郡王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你放心,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你的,就算绞了头发去当姑子,我也不会嫁给燕郡王的,所以燕郡王大可不必自行想像,似乎全天下的女人离开你都没办法活了一般。”
“既如此,我们达成共识了,长平郡主把汗巾交给本郡王吧,从此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燕祁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云染脸色满是轻蔑的冷笑,他会不会想得太美好了,退了她的婚,不知道真心道个歉认个错,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认为她欲擒故纵,这种男人不教训怎么可能啊。
“我都说了汗巾不在我身上,燕郡王不相信大可以搜身,否则就到新月楼参加拍卖吧。”
云染冷笑着望向燕祁,燕祁脸色未变,唇角依旧是温融优雅的浅笑,只不过眸间的雾气越发的浓厚,他抬起宽大的流云袖,一挥手身形闪动,清悦如铮的声音回响在马车之中:“但愿长平郡主不要后悔。”
人瞬间走远了,马车里的云染脸色却十分的难看,随之从身上取出了荷包,从中取出了一方白色的汗巾,一脸嫌厌的扔在一边的软榻之上。
燕祁,我们之间的仇大了,你给本郡主等着,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马车里,樱桃和荔枝二人慢慢的醒了过来,云染收起了汗巾,主仆三人一路前往新月楼。
今日新月楼十分的热闹,楼前车水马龙,楼内人声鼎沸,今儿一早梁城内窜起流言,说昨儿个长平郡主拾到一方白色的绣白玉兰的汗巾,今日在新月楼中拍卖汗巾。本来这种事没人理会,谁没事去拍买什么汗巾啊,到手饰店里买一块就是了,可是这汗巾却是不同的。
白色的天蚕锦,绣玉兰花。
这不是燕郡王的东西吗,大宣京都人人都知道,燕祁的东西一向精细又讲究,这种天蚕锦,可是有钱没处买的,乃是别国进贡的贡物,皇上赏赐给了燕祁,却被他拿来做汗巾了,而且还在汗巾的一角绣有白玉兰花。
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梁城内外,凡事牵扯到燕祁,就会格外的引人注目,何况还是汗巾这样的贴身之物,所以这消息一传出去,新月楼人满为患,今儿个的生意爆火。
有人想拍买汗巾,有人看热闹,总之挤挤一堂。
云王府的马车刚到新月楼门前,便引来了轰动,个个望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云染,穿一袭软银轻罗百合长裙,头上乌丝轻挽,斜插着一枝银色累丝步摇钗,摇摇曳曳说不出的贵气,虽然面容平凡,可是那份气度,生生的压制下了她的平凡,让人一眼便看到她高贵不凡的神韵,举手投足自有一股仪态。
昨天云王府内发生的事情,使得不少人对于这位长平郡主有了全新的认识,郡主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也不像从前那般骄纵了,要不然那云王府的四小姐也不敢把她给推下碧湖啊,差点淹死了,。
总之新月楼里说什么的都有,云染好像没听到,优雅的领着两个丫鬟往楼里走去,今日她在新月楼二楼订有雅间,这是先前她让龙一过来订下的,小二恭敬的请她上二楼的雅间。
一楼的大厅里,坐了很多看热闹的人,都是京中的官家小姐,今儿个拍卖汗巾的事情,她们不敢插手,可是事关燕郡王的事情,她们自然想看看这汗巾最后花落谁家。
云染刚走到楼梯口,便被从上而下走下来的一帮人拦住了去路,为首的女子一脸的阴霾之色,眸光深幽而凌寒,周身腾腾的煞气,拦住了云染的去路。
“云染,你竟然胆敢这么做?”
明慧郡主凤珺瑶凶神恶煞的开口,身后随行的几个闺阁千金,皆一脸蔑视的望着云染,眼神中阴森森的你要倒大霉了的神态,其中有一个红衣女子格外的醒目,黛眉琼鼻,清婉动人,在一众千金小姐里,分外的吸引人,云染却是认识这女子的,丞相府的小姐赵清妍,云染名义上的表妹,她母亲出自于赵相府,这位赵清妍小姐便是她的表妹,不过赵家的人一向不与她来往,自从她母妃去世后,赵相府和云王府互不来往,对云染更是视而不见。
这位赵清妍小姐从以前便不屑理会云染,这会子更是视而不见,云染自然也不会无聊的去打招呼,望向最正中的明慧郡主凤珺瑶。
“明慧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竟然胆敢把燕郡王的汗巾拿出来拍卖,你这是欲擒故纵,想引起燕郡王的注意吗?”
明慧郡主话一落,她身后几位小姐便满脸的不屑,哼,先前还说不会嫁给燕郡王呢,这会子竟然高调搞出这么一出,分明是想引起燕郡王的注意/
云染错愕,随之哑然失笑,因为她想起了先前马车上燕祁所说的话,这女人和燕祁还真是志同道合,他们该是很好的一对,云染压低声音,小声的说道:“明慧郡主,你和燕郡王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认为她是欲擒故纵,难道就不能想点别的吗?非要认为她屑想燕祁。
凤珺瑶一愣,云染的话让她心喜,可是一想到云染要拍卖的汗巾,不由得脸色又沉了下来,阴骜无比的盯着云染:“长平郡主,你还是把捡到的汗巾交给本郡主,本郡主就不与你计较。”
云染眸光幽暗,抬眸似笑非笑的望向凤珺瑶,她发现这个女人似乎比从前嚣张了,若说前身从前很嚣张,那么她要说现在的明慧郡主和前身有得一比,都嚣张得很彻底,这种话竟然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脸不跳心不红的,她是大长公主府的郡主,她还是云王府的郡主呢,为什么就自认比她高一等呢。
喔,对了,这些皇亲国戚心中定然以为她们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像她这种异姓王府出来的郡主,名不正言不顺,身份自来比她们低,再加上新帝对于大长公主府的人极是亲近,对于凤珺瑶也十分的疼爱,这助长了她的气焰。
不过她可不怕她,云染笑意浅浅的望向明慧郡主,淡淡的开口:“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