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云染自然不知道定王楚逸霖所想的事情,她心里盘算着写什么诗,说实在的现代人根本就不喜欢玩什么诗词歌赋,从古到今多少名人古诗,从小到大不知道背了多少古诗,随手拈来的就数不胜数了,何需自已没事再做什么诗啊。这名人古诗中,她最喜欢的是陆游所作的诗句,总觉得有满口生香的意境,如此一想,便唇角生出笑意,伸手取了毛笔过来,自信的写了起来,一侧的定王楚逸霖先是蹙眉打算提点云染,可待到趋身望过去时,不由得错愕,这怎么可能?从没听说过长平会诗词歌赋啊,这会子怎么信手拈来的诗词了,定王前思后想想不明白,最后归结于,云染之所以如此有才情,定是她这三年在凤台县得到了奇遇,肯定碰到了世外之人的教导,所以才会如此的聪慧。

    如此一想,定王楚逸霖不由得兴奋起来,现在他越来越迫切的想娶云染了,这样有才的女子,家世又好,真的足以担当他的定王妃了,现在他只要赢得她的心意就好了。

    四方馆里一片鸦雀无声,个个盯着最正中的案几之上,云染姿态优雅,行云如流云,那通身的气派,仿似书法大家,一丝不苟,看得四周的人啧啧称奇,惊奇不已,难道长平郡主真的是个才女。

    不少人兴奋起来,不远处的江袭月却眉轻蹙,紧盯着定王楚逸霖,轻咬着自已的下唇,瞳眸之中满是委屈。

    江袭月这一边有人小声的嘀咕起来:“你们看,长平郡主写字的样子实在是颇有大家风范的,行如游龙,收如松柏,一举一动,莫不是名家之高端风范啊。”

    这小姐话一落,迎面便有人冷嗤:“你何时听说过这位主儿爱好诗词歌赋了,她爱的原不过是嚣张跋扈罢了。”

    说话的是梅家的小姐梅若晗,梅若晗虽然生得娇小玲珑,五官秀丽,但是出口的话却透着一股子狠劲,她是太后的亲侄女,从来都是有着一股子狠辣劲的,谁敢招惹她啊,所以梅若晗说了话没人敢反驳。

    一侧的赵清妍抿唇轻笑,好事佬似的伸手掐梅若晗的纤腰:“你个小骚蹄子,大家都是好朋友,这么严肃做什么。”

    梅若晗不买别人的帐,却是最信奉赵清妍的,所以听了赵清妍的话,笑着躲避:“好姐姐,好姐姐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不敢了。”

    这边正玩笑着,对面的唐筱凌等人却一脸担忧的望向前方不远的长平郡主,不知道长平郡主是不是真的会做诗写词的,。

    唐筱凌身侧端坐着一个鹅蛋脸大眼睛白皮肤的娇好女子,女子穿一袭桃花绣缠枝青竹的短袄,下着桃红撒花裙,此时这女子的脸上同样布着担心,望着唐筱凌,关心的问道:“长平郡主会写诗吗?若是她写出来的是别人的可就麻烦了,江袭月那帮子人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到时候她肯定要被冷嘲热讽的。”

    唐筱凌冷哼:“你知道江袭月为什么找长平郡主的碴子。”

    一侧的娇俏女子摇头:“不知道,这女人一向自命清高。自命不凡,不爱理会别人,没想到此次竟然找长平郡主的麻烦。”

    唐筱凌唇角勾出冷讽的笑意:“她这是因妒生恨,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位江小姐喜欢定王殿下,这会子看定王陪着长平郡主一起逛街,生气吃味了,她那高傲的气节绷不住了,所以才会找长平郡主的麻烦。”

    “啊,竟有这样的事。”

    唐筱凌话落,桃红短袄的娇俏女子惊讶,眸光落到了不远处陪着长平郡主的定王楚逸霖,看定王的样子还真就对长平郡主有意思。

    四周不少的议论声,云染却已随手写了三首诗,掷笔笑望向一侧两步之遥的萧老:“萧老,请看。”

    萧老近前两步取了案几上云染写下的诗词,不看诗词,但看这字迹,力透纸背,银钩铁画,游云惊龙,刚劲有力,收放有度,当真是自成一体的大家书法,萧老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好书法。”

    一言落眸光又落到云染所写的三首诗词上,只觉得满口生香,忍不住再喝了一声彩:“好诗。”

    尤其看到第三首的诗词上时,萧老忍不住读了出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萧老的诗读完,四方馆里一片寂静,很多人在品味这首诗,只到萧老的声音响起来:“好书法,好诗句,老夫佩服。”

    萧老一揖到底,对着云染恭敬的开口:“老夫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郡主,请郡主见谅。”

    云染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样说来,本郡主可以进四方馆了。”

    “可以,可以,郡主和王爷请坐。”

    萧老恭敬的请了定王楚逸霖和云染到好位置坐下来,四方馆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面面相觑,然后率先起身,走到正中的案几上,把云染所写下的三首诗取了过来,仔细的品味,从字到诗,最后不得不承认,云染确实不是浪得虚名,说她是才女也不过份。

    唐子骞和秦煜城惊讶莫名,云染怎么会如此有才呢?以往没看出来啊,难道是她隐藏了,这不太可能,从前的她也没那能力隐藏啊,所以定然是这三年她在凤台县学习了诗词歌赋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果然不假啊。

    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走到云染的身边,抱拳笑着道贺:“恭喜长平郡主成了大宣京都的才女啊。”

    “我的本事还多着呢,你们慢慢等着吧,”云染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唐子骞和秦煜城,两个人皆觉得心头一惊,这女人的眸光不太友善啊,唐子骞立刻想到先前自已的落井下石,这女人不会秋后算帐吧。

    云染忽地起身凑近唐子骞:“唐子骞,你的皮在痒了,看来只能我嫁给你,然后好好的管教管教你了,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的红。”

    云染话一落,唐子骞脸色煞白,指着云染,可是一个字都不敢说,生怕惹恼了云染,真的一怒嫁给他,最后僵硬着神情转身便走,秦煜城一脸古怪的望着唐子骞,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的跟上唐子骞,身后的云染忍不住愉悦的笑起来,望着落荒而逃的家伙,冷哼,活该。

    四方馆里,众人全都争抢着去看云染所做的诗词,赞美声不绝于耳,个个都大加称赞云染的书法,还有诗词的精妙。

    定王楚逸霖满脸温融的笑意,望着云染,越看越满意,不远处的江袭月,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听着耳边的赞美声,还有那一句一句的夸赞,什么长平郡主堪称京城第一才女啊,什么书法自成一体,堪称大家,说什么的都有。

    江袭月脸色黑沉,暗咬银牙,望向身侧的赵清妍,赵清妍同样的莫名其妙,她对于这位表姐,还是心知肚明的,她一直是草包啊,什么时候如此精通书法和诗词了,难道这三年在外面拜了名师习得的。

    四方馆里,江袭月冷傲的声音响起来:“萧老,立刻准备我和蓝小姐的比试。”

    江袭月的唇角古怪的一笑,招手示意梅若晗和赵清妍近前,三个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然后彼此相视而笑。

    四方馆里安静了下来,今儿个的重头视可是江大小姐和蓝小姐的比试啊,先有了长平郡主的一出,众人现在兴致十分的好,听到江袭月的话,全都安静下来。

    萧老立刻命人准备琴棋书画,但是却被江袭月阻止了。

    “蓝小姐,今儿个我们来玩一出新鲜的怎么样?”

    蓝筱凌站了起来,俐落洒脱的开口:“说,。你想怎么比?”

    她现在越看江袭月越不爽,以前吧她是自持有才,冷傲孤僻,瞧不起别人,动不动以言语讥讽别人两句,以显示自已的与众不同,才智惊人,可是刚才别人夸赞长平郡主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了她嫉恨的嘴脸,难道这就是才女的风范,果然是与众不同啊。

    江袭月幽冷的声音响起:“我们不要琴棋书画一一比了,这太浪费时间了,一局定胜负如何?”

    “好,”蓝筱凌爽快的答应了,虽然她有可能不是江袭月的对手,但是身为蓝府的小姐,她没有退而不战的道理,至少要让江袭月一派的人知道,她不是一无是处只懂得武功的无才女子。

    江袭月傲然的一笑,清冷的声音响起来:“爽快,这一局我们两个人来比画画,但是不像以往一对一的画画,而是每一边出三个人来同时作画,所画的画必须画功技法神韵线条都要一致,方可称为上乘画作,若是连线条功法都做不到一致,自然要落一个下乘,此等画作自然也是不入流的画作。”

    江袭月的话起,四方馆里响起了热切的议论声,在场的人都是梁城内有文才的人,听了江袭月新颖的比法,不由得赞叹,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啊,果然是聪明,不少的赞叹声响起,江袭月先前郁闷的心情,总算好受了一些,不过当她抬眸望向定王殿下时,发现定王楚逸霖并没有看她,不由得心中又冷了两分,冷冷的盯上了云染,慢慢的眸光移到了蓝筱凌的身上。

    “蓝小姐,敢不敢应战。”

    蓝筱凌正想说话,她身侧娇艳穿桃红短袄的女子忍不住开口出声:“江袭月,你这是摆明了欺人太甚,谁不知道你和你们那边的人经常在一起吟诗作画,彼此之间已经熟悉对方的各种技法和功法,默契度也是十成十的,但是我们这边彼此间却是不熟悉的,这样的比法对于筱凌来说是不公平的。”

    江袭月冷笑一声望向说话的桃红短袄女子,十分的不喜这女人,因为这个女人从来不与她们在一起,没想到竟然和蓝筱凌走到了一起,真正是自已作贱,喜欢与莽人在一起。

    “夏雪颖,这是我和蓝筱凌的比试,你多什么嘴啊,应不应战是蓝小姐的事情,她若是没有把握大可以不应战,对了,只要当面向众人说一声自已是无才之人就行了。”

    江袭月的话表面上看很宽容,可事实上却十分的恶毒,让蓝筱凌当众说一声自已是无才之人,那不是让蓝小姐自已承认自已是废物草包啊,这样的污辱谁受得了啊,云染微微的蹙眉望向江袭月,这一瞬间心里十分的讨厌这个女人,欺人太甚了。

    蓝筱凌的话陡的响起来:“好,我应战了。”

    哪怕是战败了,至多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局面了,她蓝家的女儿就没有不战而退的。

    江袭月满意的点头,她早就料到蓝筱凌会应战,这个女人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不是胆怯之人,可问题是太自不量力了,也许武功她是有,但是这琴棋书画她可就未必精通了。

    四方馆里议论声再起,大家都很看好江袭月,江袭月在大宣梁城多年的才名,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再加上她们那边除了江袭月,还有丞相府的赵清妍,靖川候府梅家的梅若晗,这一个个的可都是有名的才女啊,三个人一起,这边的胜局已定了。

    再看蓝筱凌这一边,除了蓝筱凌外还有夏雪颖和另外一些小姐,蓝筱凌的文才别人不太清楚,因为她回京不久,所以没人知道她在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究竟怎么样,至于夏雪颖的文才倒是不错,只是她们这边的默契度什么的根本没有,所以这场赌局肯定是她们输了,就在别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江袭月的眸光一转,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