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个个暗自嘀咕着,云染神容淡漠,唇角是一抹讥讽的冷笑,这夏玉珍真是不要脸,明明是她害她,被她反陷计了一把,现在竟然有脸来哭天呛地的,云染走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夏玉珍。

    “玉珍表妹这话说得有点欠妥,好好的我害你做什么,我和你可没什么矛盾啊,好好的害你做什么?”

    “是你,一定是你。”

    夏玉珍一口咬定了云染害的她,所以她才会和阮霆在一起的,要不然她怎么好好的就中药了,阮霆也是,正因为两个人被人下药了,所以才会在一起的。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认定了是我害的你?”

    云染冷静的面容刺激了夏玉珍,她想也不想的大声尖叫起来:“本来该是你和阮霆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后来变成了我。”

    夏玉珍话一落,云紫啸的脸色瞬间一片青黑,脸上青筋都爆了出来,冷寒的瞪视着夏玉珍。

    “原来你竟然打算害染儿,后来自已倒霉了。”

    他一言落命令手下:“还不把她拉出去,派辆马车立刻送她回夏家,从此后不准她再进云王府一步,若是再进直接打断她的腿撵出去。”

    云紫啸话一落,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啸儿。”

    老王妃领着一大帮人赶了过来,正好听到了云紫啸的话,同时也听到了夏玉珍的话。

    老太太差点没有昏死过去,从来就没看过这么笨的人,被人家三两句话便刺激了,直接的说出这种无大脑的话来了。

    这是她教的吗,难道是她太惯着她了,所以才养得她这么没有脑子。

    云紫啸看到老王妃过来了,微点了一下头,唤道:“母亲。”

    老王妃望了一眼被人拽住的夏玉珍,替她求情:“玉珍这丫头因为受了刺激,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你别得理不饶人的,她个没娘的孩子,也怪可怜的。”

    夏玉珍扯着嗓子尖叫:“外祖母,我不要走,我不要走。”

    她才不要回夏家去,这么多年她一直待在云家,这里才是她的家,早年父亲也接过她回夏家,她当时直接的发了狠话,以后云王府才是她的家,夏家和她没关系,现在自已发生这样的事情回去,可想而知会遭到什么样的奚落讥笑。

    老王妃虽然恼火夏玉珍,但必竟是在自已身边长大的,十分的心疼,又紧着开口:“啸儿,她在云家也待不了几天了,就让她从云家出嫁吧,我已经派人去和阮家说了,让她们立刻紧要的准备婚礼,最多不过十日,便把珍儿娶过去。”

    云紫啸这一次十分的强硬,盯着老王妃。

    “母亲,她是夏家的女儿,凭什么从我们云王府抬出去啊,既然十天后她要嫁进阮府,更应该从夏家抬进阮家,我们云家别没的给人家挑理,到时候说我们云家没规矩,母亲别忘了,我们云家还有好几位没有出嫁的丫头呢,接下来按理该给几个丫头议亲了,若是母亲这么做,难道不会影响别的丫头的议亲吗?”

    云紫啸的话说得入情入理,老王妃不禁犹豫了,她身侧的云王妃也多了思量,她有两个女儿呢,一个女儿她打算送进宫中去,那另外一个呢,肯定还想议个好人家,现在夏玉珍已经是一颗废弃的棋子了,她嫁进阮府,能帮衬谁啊,云王妃立刻拉了拉老王妃的衣袖,轻柔的说道。

    “母亲,你别惹紫啸生气了,他是王爷,既然下了决定,就不该言而无信。”

    云紫啸望向身后的两个手下,狠狠的说道:“还不带出去,立刻用马车送回夏家去。”

    “是,王爷,”两个人如虎狼般的把夏玉珍往外拽,夏玉珍哪里是两个人的对手,像小鸡一样被拎走了,她绝望的回头看,便看到那从小到大自己陪着笑脸侍候着的老太太,欲言又止的住了口,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夏玉珍只觉得一阵绝望,最后生生的气昏了过去。

    老王妃只觉得头疼心口疼,抬眸望了一眼云染,面容平静,眸光温煦,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她竟然跟没事人一般,这丫头实在是太让人心惊了。

    云王妃眸光满是若有所思,这个贱人现在好厉害,她要小心些,千万不能再让自个的女儿中了她的招,不出手就罢,一出手必然要是杀招。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离开了,云紫啸走过来望向云染:“染儿,回去吃点东西吧,别烦这些事了。”

    “嗯,”云染点头离开,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走到云紫啸的身边,笑望向云紫啸:“父王,夏玉珍之所以和阮霆在一起,是我动的手脚,因为她先前想算计我,被我发现了,所以这是她自遭恶果。”

    她说完笑容晏晏的转身离开了,身后云紫啸怔怔的望着离去的云染,云染本来可以不告诉他的,她告诉他的目的有两点,一点是她是睚眦必报之人,二点,她信任他,相信他。

    云紫啸有些自豪,至于云染的睚眦必服,这一点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云紫啸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

    夏玉珍被送走以后,云王府里的人更不敢招惹云染了,郡主不但厉害,而且王爷还宠爱郡主,表小姐那么得老王妃的喜爱,还被王爷派人送走了,若是他们这些人得罪郡主,恐怕落得个生不如死,整个王府里,所有人对云染都恭恭敬敬的。

    当天夜里,樱桃发高烧,吐血死了,云染让赵虎和荔枝两个人把她带出去,悄悄的葬了。

    樱桃死后,云染让小丫头采儿到自已的身边侍候着,并赐她一个名字枇杷。

    荔枝因为樱桃的事情,所以有些抵触枇杷,对她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枇杷也不多说,心知肚明荔枝有怨气,不过她相信荔枝一定会喜欢她的,因为她和荔枝一样都是一心为郡主的人。

    龙二回来了,带回了不少的消息。

    西雪国恭亲王府的世子萧北野以及东炎国的太子,南璃国的小明王秦文瀚等人很快就要到梁城了。

    茹香院花厅里,云染唇角擒着笑,满脸的温融,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一身的智慧雍拥,举手投足自带一股端庄大气,令人折服。

    她的手中有一迭资料,正是龙二带回来的,最上面的人是西雪国恭亲王世子萧北野,萧北野,西雪国恭亲王爷的儿子,年纪轻轻手握西雪三十万的重兵,在西雪国是举重轻重的人物,朝堂上的朝臣皆对此子恭恭敬敬的,甚至于有不少人有拥戴萧北野为西雪皇帝的意图。

    西雪国的皇帝乃是恭亲王萧战的侄儿,年长三十岁,乃是萧战拥戴为帝的,不过此子身体虚弱,一年之中有一半时间在后宫中静养,所以整个西雪国实际上是恭亲王萧战和萧北野的天下,萧战还被皇帝加封了西雪摄政王,可代天子发号各项号令。

    再来说说萧北野此人,年方二十四岁,足智多谋,胸有丘壑,在西雪深得民心,他广施仁德,减赋税,惩贪官,西雪的臣民对他奉若神明,此人不但年纪轻,谋略深,而且长得十分的出色,与大宣的燕祁,东炎国的姬太子合称天下三杰,南璃国的小明王秦文瀚与他三人相比,又稍嫌逊色一分,不过也许人家是韬光隐晦了也说不准。

    西雪国的萧北野,东炎国的姬擎天,大宣的燕祁,分别被人以三朵莲来称呼,说萧北野乃是烈焰红莲,奔放张扬狂野,个性鲜明而立体,爱恨分明,而东炎国的姬擎天却是一朵嗜杀的黑莲,心狠手辣,残狠异常,他曾一夜之间屠掉五万叛军,一夜之间杀掉自已的两个亲兄弟,在东炎国很多人惧怕这位太子。至于燕祁却是一朵雪莲,有清莲的温雅,又有雪莲的冷傲寒凛,令人只敢远观而不敢亵渎。

    花厅里,云染看着手中的这些资料,不由得对即将到来的各国使臣,升起了期待。

    这些家伙看来一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既然能与燕祁并称天下三杰,想必一样的不好对付啊。

    自已所要找的人是否就在他们之中呢?

    云染深思,门外枇杷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郡主,有客人来拜访?”

    “谁?”云染挑眉,收起手里的资料,递到一侧的荔枝手里,命令荔枝:“把这些资料烧掉。”

    她已经看过了,知道这些人的底细了,就没必要再留着这些资料,若是落到有心人的眼里,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呢?

    荔枝应声取了资料走出去,自找地方处理了。

    花厅里,枇杷恭敬的禀道:“护国将军府的唐大人,他说天近中午,想请郡主去福德聚吃饭,说福德聚那边新出了几道名菜,特别的不错。”

    云染听了枇杷的话,忍不住笑起来,她才不相信唐子骞会好心的请她去福德聚吃饭,还不是他心心念念惦记着她先前所绘的五色流光画,他一心想学来着,好不容易憋了几天不出现,现在又憋不住了吧。

    不过这几天她待在府里也闲得快发霉了,不如出去逛逛也好。

    “你去请他过来吧。”

    “是,郡主,”枇杷笑着应声走了出去,很快请了唐子骞进来了。

    云染斜睨着眼睛望着唐子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怎么又出现了,不是说不在我面前晃吗?”

    唐子骞看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生生的惊悚了一下,他是生怕云染说要嫁给他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想娶云染啊,他有喜欢的人啊。

    “长平,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这世上除了男女之情,还有友谊是最珍贵的,若是我和你成了朋友,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吃饭喝酒,一起畅谈人生大事,岂不快哉。”

    唐子骞侃侃而谈,其实归根究底只有一个意思,他可以和云染做朋友,不能做夫妻,若是做了朋友,云染还能不把五色流光画教给他吗,那还算什么朋友啊。

    云染脸上笑意更浓,唐子骞打的好如意算盘啊,她眸色微眯。

    “其实你就是想让我教你画那五色流光画是吧。”

    唐子骞笑起来,竖起大拇指,拍云染的马屁:“长平,你真是太聪明了,真的是天上无双,地上仅有的聪明人儿。”

    “好了,别拍马屁了,其实要学五色流光画也不是不可以,”云染说到这儿停住了,唐子骞立刻凑到近前,满脸期待的问:“真的可以学吗?”

    云染点头:“可以是可以,但你若学了我的东西,就算欠我的了,以后我有什么事你必须随叫随到。”

    云染笑眯眯的望着唐子骞,这么一个劳力摆放着不用白不用,不能浪费了啊。

    唐子骞愣了一下,同意了,实在是他抓心挠肺的想学云染的那五色流光画,实在是太神奇了,他先前已经和人打赌了,一定要学了来表演给他们看,他们可是每人下了三千两的彩头呢,他若是学不到,不但要赔钱还要丢面子。

    “长平,以后我们是好朋友了,你有事我自当两肋插刀,”唐子骞把胸脯拍得咣当响,表示自已肯定会帮助云染的。

    云染很满意,起身往外走,唐子骞赶紧的跟上她:“走,走,今儿个我请你去福德聚吃好吃的东西。”

    两个人一路往府门外走去,荔枝和枇杷两个人赶紧的跟上去。

    府门外,停靠着一辆马车,云染和唐子骞刚走出来,那马车上有人掀帘望了出来,竟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秦煜城,秦煜城的桃花眸一眯,笑意氤然的开口:“你们过来了,快走吧,再不走就订不到位置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