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安都查清楚了,石榴说她只是小妾,而石头才是正主。为了取信匪徒,石榴还强调她身穿银红,是妾室的穿著,也只委委屈屈的乘一顶小轿。
  
  萧潜迎娶石头是八抬大轿,并且石头坐上了萧家的马车,萧潜还对他百般照顾,让他和石静住在精舍的上房里,而她则被扔到下房中。
  
  “大哥,我不该提议将那女人也带来,才会让小石头受伤。”萧安自责道,如果石榴不将祸水东引,石头就不会受伤了。
  
  “不,即使没有她,小石头也有可能会受伤,他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萧潜缓缓摇头:“那些人渣的来历查清楚了吗?”
  
  “我只查到他们的身份,但查不出幕後的主使。”这家客栈原本是安全的,干净的,但是却被收买了。
  
  “冲著我来,冲著萧家来,他们的胆子不小。”这家黑店刚刚开起,也只针对他还有萧家,他跟萧家不能说没有对头,但是却没有非鱼死网破的敌人,究竟是谁,想要做什麽?!
  
  难道就是为了萧家的产业吗?萧潜略一沈吟,对萧安说道:“叫人暗中盯著,看可有什麽人露头。能收买这家客栈,并且将它变成黑店,背後一定有大有来头的人撑腰。”
  
  处理了首恶,萧潜让放了几个小喽罗,看会不会引出背後的那只黑手。如果不彻底铲除,就会留下後患。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安排。”萧安将伤药交给萧潜,将热水放下,就退了出去。
  
  萧潜小心脱下石头的中衣,当伤口完全的呈现在他眼前,他心头的怒火愈发的旺了。
  
  那是一道很长的伤口,如果再刺得深一点,就会给石头开膛破肚。想到这个可能,萧潜的目光变冷,身上也迸出浓浓杀意。
  
  “萧大哥,你不要生气。我是莽撞了,但我不能眼睁睁看著,我和我爹被砍杀。我虽然比你力气弱,但我是个男人,我有责任保护我爹,还有我自己。”
  
  石头虽然觉得他不用解释,但在看到自己肚子上那一道深而且长的伤口後,他觉得还是说点什麽才好。而且说话,能减轻伤口传来的疼痛。
  
  老天,真的很疼!这是他有生以来,身上最严重的伤口!
  
  “对不起。”萧潜小心的给石头清洗伤口,涂抹伤药,他知道石头是跟他一样的男儿身,但是在答应石静提出的婚约之後,他就认为保护石头是他的责任。
  
  况且,石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这一次侥幸他们来的及时。当他看到石头受伤时,心里有痛,有自责,恨不得将那两个匪徒剁成十八块。如果不是顾忌石头在场,他真的会那麽做。
  
  石头不是不感动,虽然他不是女人,但是被人保护的感觉也不错。只是,萧潜的这一句‘对不起’就不必说了吧。
  
  萧潜在细心给他上药,石头也就能近距离观察他。萧潜是一个很英俊,很有男子气概,这是他仔细近看的结论。
  
  石头是羡慕萧潜的,因为就算是在现代,在他那个身体里,他身上也缺少萧潜的男子气概。或许生长环境的不同,才造就了他们两人的不同,他也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男子气概,而不是羡慕的看著萧潜。
  
  他在看萧潜,萧潜也在看他。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体里却隐藏著坚韧和坚强。也许,他应该抛开石头的表面,去看看他的心。
  
  低低浅浅的欢快笑声冲出喉咙,萧潜才发现自己笑了,笑的愉悦。
  
  咳,萧潜笑了,这个认知冲进石头的脑海。他呆呆的望著萧潜的笑脸,当萧潜笑起来时,他冷峻五官全部化成温柔俊朗的线条,牢牢的吸引了石头的全部目光。
  
  心,咚的跳了好大一声,石头震惊的睁大眼,人也向後仰倒。
  
  为什麽会脸微热?为什麽会看著他的五官而不能自已?为什麽会因为他的贴近而不能呼吸?
  
  眼里全是问号,石头直直的跌倒在床里,没有落入意料中的床褥里,而是落入了一双有力的臂弯里。
  
  “小心。”萧潜急呼,及时的扶住了他。跌进床里会摔疼他,也会震开他刚刚包扎好的伤口。
  
  那一瞬间,石头感到他的脸更热了。这是什麽一种情况?石头迷茫了




13

  萧潜也在近距离看著石头,他懵懵懂懂的模样,真像小猫咪瞪圆了大大猫眼,里面映著的除了他,还是他。
  
  心的那处,微微的有一丝涟漪在波动。可爱的,坚强的小石头,是他的,他们刚刚成婚哪。
  
  独属於石头的清爽,干净的味道传来,萧潜有一阵恍惚,望著石头花瓣似地唇瓣,看的怔住了。
  
  不知这樱色的唇是什麽味道?他想,旋即意随心动,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吻住了石头那两片柔软樱色的唇。
  
  石头倒吸口气,不由的就想躲开。他的初吻没有了,在他还没有找到喜欢的人之前,就被萧潜给夺走了。震惊之下的石头,竟然忽略了是一个男人夺了他的初吻这个事实。
  
  但萧潜不容他躲开,强劲的双臂揽住他的纤腰,直让石头嫉妒他的强悍。他弱鸡似地力气,怎麽能挣得脱!
  
  萧潜一旦吻上了樱色的唇瓣,就没有放开的意思。这是石头的初吻,也是他的初吻。虽然他是萧家的大当家,但一直致力於经营萧家的事业之中,是俗称的工作狂。
  
  再加上他的个性冷漠,北方纵使有心仪他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向他挑明。而他父母早亡,身边除了一个幼弟,一个义弟,再没有其他的亲人,也就没有人催促他成亲。
  
  虽说他後来跟石头订下婚约,但由於他是萧家的大当家,按说除了石头这个正室之外,他可以迎娶侧室,可以纳妾。不是没有人打他的主意,都被他一一推却了,是为了负责。
  
  他对萧安说,石头来了,是又多了一个弟弟。但这个认定的事实,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他用力的抱著石头,又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他想将石头揉入他的怀中,在品味到亲吻的甜美之後。他没有亲吻过其他人,就无从比较。但他,惟独对石头有想要亲吻的冲动。
  
  萧潜循著本能亲吻著,吮吸著,挑逗著,吸取石头嘴里的甜美,交换彼此的唾液,追逐石头躲避的小舌,要让石头沈沦在他的亲吻中。
  
  被吻了,还是深深的舌吻,石头毛发竖立,处於深深的震惊里。从没有过亲吻的经验,萧潜的强势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他,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沈沦,在他有力的怀抱里失魂,又在他唇的挑逗里忘了呼吸,只能呆呆的任他为所欲为。
  
  终於,萧潜移开了他的唇,却扯出暧昧的银丝。石头还在呆滞中,依旧没有呼吸。
  
  “小石头,呼吸,呼吸。”萧潜说,眼里那抹笑意怎麽也遮不住,石头跟他一样都不曾亲吻过,在亲吻中,石头的不知所措,还有青涩,都代表他只属於自己。
  
  在萧潜的提醒中,石头急忙呼吸了几下,他的双颊发烫,小身板因急喘而颤抖不已,整个人更是显得不知所措,不敢去对视萧潜的眼。
  
  他未曾跟任何人有过亲密接触,更不要说刚才的让他忘了呼吸的舌吻,那是他从未想过的事,却在这里真实的发生了。
  
  不知要如何面对萧潜,石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远远的逃开,就不会像现在这麽不知所措!这麽慌乱!
  
  “夜深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萧潜含笑说道,小心扶著他躺平,给了他适应消化的时间。
  
  石头向里快速挪去,跟也躺到床上的萧潜拉开了一段距离。
  
  哦,老天,石头直想用手捂脸,脑海里一个声音一直在重复著,轰鸣著,亲吻了,亲吻了,亲吻了




14

  一条强壮有力的臂膀,从他身後伸过来,石头就被他拉入怀中。
  
  “我不习惯让人抱著睡。”石头挣了挣,挣不出这个不容他抗拒的怀抱。
  
  其实是萧潜一靠近他,他就会被萧潜的气息所包围,就会想起刚才的舌吻,让他的心跳入擂鼓,怎麽也停不下来。
  
  不应该的,就算是被一个男人亲吻了,也不该会脸红心跳啊,石头在心里哀叹,他的初吻该送给一个纤弱美丽的少女,而不是强壮的犹如狼王的萧潜。
  
  哦,石头惨叫一声,就凭他现在这个纤弱的小身板,能吸引来这里的女孩吗?
  
  难道,他真的要一直顶著萧潜‘妻子’的头衔生活吗?老天,这将是多麽诡异的事啊!
  
  “你会慢慢习惯的,小石头。”萧潜在黑暗里笑了,气息吹拂在石头的头顶。
  
  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找到了契合於他怀抱的人,找到了填满他心中空虚的那一部分的人。他怎麽可能会放开,自然要牢牢的抱著。
  
  我不会习惯的啊,石头默默流下眼泪,我也不想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习惯啊。
  
  “睡吧,我抱著你,是怕你不小心压到伤口。”萧潜的声音,在暗夜里听起来十分的真诚。
  
  但,石头持怀疑的态度,是这个原因吗?是吗?
  
  石头以为被人抱著无法入睡,但很快他就睡著了。就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在梦里,一头巨大的狼追在他身後,一直追,一直追啊追的
  
  直到他睁开眼睛,才发现天已经亮了,萧潜不在房间里。
  
  黑店被料理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小虾米之类的,萧潜也懒得处置,干脆放任他们四下逃窜。不过,等萧潜他们上路之後,还有有小喽罗悄悄返了回来。
  
  打著哈欠的石头,懒洋洋的爬上马车,石静已经坐在里面了,他们今天比平常迟了一刻锺出发。
  
  队伍也发生了变化,减少了跟随的人,石榴乘坐的那乘小轿也不见了。石头和石静都没有注意到,石榴从来都不是他们父子会关注的人,她不见与否他们都不会在意。
  
  在之後的行程里,萧潜和萧安明显谨慎了许多,石头也因为受伤而被强制躺著。在他躺的无聊时,他们一行人终於到达了萧家在北方的地盘上。
  
  当萧潜来到马车前,说他们到家了,石头就一头钻出了马车,登时就被眼前的苍茫给震撼住了。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震撼中的石头望著眼前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喃喃说道。
  
  南方有南方的柔美,即使他被关在石家小院里,也只呆了一夜。但,就是他住的那个不起眼的小院,除去那些破烂,那景致还是很迷人的。
  
  而北方,却是大气磅礴的,尤其是当他站在大草原上,更能感受到这份辽阔和无边无际。他想,如果他也生在这北方,长在这大草原上,他也会拥有萧潜那样的男子气概吧。
  
  只要想到,从今後这里就是他生活的地方,石头就笑的不能自已,他很想大声呐喊,放声的高唱。
  
  哦,乌涯,哦,青竹,你们羡慕我吧,嫉妒我吧,哈哈,我可是来到了咱们最向往的广漠天地间哪,啊哈哈!
  
  “大哥,石头是怎麽了?怎麽笑的那麽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