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施鹊伯一脚踹开大门,提起蹲在地上的马路,扫也没扫炎天海一眼。管理员大叔点头哈腰,卑躬屈膝的不住给施鹊伯赔礼道歉:“施少爷,没想到是尊夫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下次夫人想玩,随时可以来,只要和我们说一声就好了”完全把管理员大叔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施鹊伯拽着马路的衣领一路拽上了跑车。
  马路怯怯的偷偷看施鹊伯阴郁的脸:“对不起哦~”
  真是难得,马路也会说对不起。他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的时候,他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被人当成流氓小偷抓了起来。他们夫妻还真是登对~施鹊伯的讽刺在唇边张扬,明天,他会动身去‘尚亭’看施鹊伯没有反应,马路委屈的把头转向窗外。那一刻,他们之间的气氛压抑凝结。
  炎天海看着马路被施鹊伯就那样带走了。管理员用力的给了他一脚:“老实点!”
  银光一闪,管理员惊愕的捂着流血不止的肚子,炎天海的脸越来越狰狞。‘啊!!’另外一个年长的管理员尖叫声还没有呼出,已经瞪大了眼睛躺在了地上。口中的鲜血呼呼的往外冒。
  黑暗中走出一个可爱的如同陶瓷娃娃的女孩机械的站在他的面前:“冥主。”
  擦了擦手上的血渍,冰冷的声音冻结瓦上的寒霜:“清理干净。”
  女孩点点头:“是。”
  帝鹰大学
  教授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台下的学生静静的听着,偶尔有人举手回答问题。马路咬着笔头,思考着回去怎么和施鹊伯道歉。都说抓住了男人的胃就能抓住他的心,可是施鹊伯根本对吃就不感冒。送一束花,哎,施家的花园种了一院子的名贵花卉,没诚意。想破头,马路也想不出来,施鹊伯喜欢什么?~
  “啊!~烦死了~”想不出来,马路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声喊了出来。
  所有的人奇怪的看着她,老教授脸色铁青:“马路,你对我刚刚讲的有什么意见吗?~”
  尴尬的摇了摇头:“教授,您讲的这么好,我怎么会有意见呢?~我巨喜欢听巨喜欢听的~”
  “出去绕着操场跑十圈。”不客气的打断了马路的嬉皮笑脸。
  十圈对于马路来说绝对是小case,跑完之后,马路偷偷跑到实验大楼的顶楼,据说这里曾经是帝鹰大学闻名海外的话剧社。话剧社有一个美丽的黑天使,使许许多多的男生趋之若鹜。只不过这个黑天使的护花使者是一位非常厉害的男生,不仅拥有惊人的家世,优秀的外貌,冷酷的心,还有过人的身手。很多想要打黑天使主意的男生最后都死得很惨黑天使和她的神秘的护花使者造就了帝鹰大学话剧社的神话。也就是这个万人膜顶的神话,璀璨的突然,陨落的也同样突然,只维持了短短三年。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踏进这个话剧社一步,因为,传闻说只要踏进来的,都会受到黑天使的诅咒,一辈子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听到这个传闻,马路大声嗤笑,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传闻,哈哈,那好,这个话剧社就算是黑天使赠予她马路的了。
  话剧社很大,马路是浪费了很长时间才打扫干净的。把小淳约到了这里。两个人背靠着背,叹着气。
  “你怎么了,叹什么气?~”
  “你不也叹气了吗?~”
  “男人啊!让女人头痛的东西。”玩弄着小淳的长发,马路耷拉着眼皮,为施鹊伯的喜好头痛:“你说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特别喜欢特别钟情的东西呢?~”
  “是啊,一个人怎么可能粗鲁到没有边界呢?~”小淳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说,那个黑天使是不是已经死了?~”
  哒哒的高跟鞋声在空旷的话剧社有节奏的敲击着。马路和月缨淳激动的抱在一起,她们终于可以见到真鬼了!两人对视一眼,拿起架子上的旧戏服,蹑手蹑脚的藏在门口。高跟鞋声越来越近。两人默数三声,一把罩住。
  “呜呜”‘鬼’不清不楚的呜呜着
  马路用脚踹了踹:“我们逮着活鬼了!哈哈让小爷看看你长什么样~”看打扮和身材,应该是个大美女。月缨淳和马路的表情绝对是一样一样的,色迷迷的咯咯笑个不停。
  “凌末!”掀开戏服,凌末略显苍白狼狈却一样美丽的脸露了出来。
  月缨淳和马路心虚坐在长长的桌子上,等待着凌末的发落。看着她俩的样子,凌末‘扑哧’笑出了声:“你们两个干嘛呀~”
  看到她笑,马路又恢复原本吊儿郎当的样子:“凌末,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思考了下:“来缅怀缅怀曾经美好的岁月。”
  小淳抱着凌末,好像怕她跑了似得:“美好的岁月,马路~黑天使!”
  “我可不是黑天使。”凌末的话淡淡的,却也成功粉碎了马路和月缨淳的热情。
  “虽然我不是黑天使,但是我却知道有关于黑天使的一切。”她意有所指的看向马路。心突然紧窒,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鬼以后每天都尽量更新两章~
  注:鬼=袖水)
  鞠躬,敬礼!
                  第六章(3)故事
  “那是我最快乐也最痛苦的三年”淡淡的笑着,有着淡淡的苦涩。
  想到了一个人:“黑天使是黑羽卓。”那么肯定,马路的笑一如既往的灿烂:“我希望她已经死了。”
  凌末是惊讶于马路的反应的:“她没有死,只是被人藏了起来。”小淳挽着凌末的胳膊,催促着:“快说好不好,说说你们当年的神话事迹。”而马路却深陷在凌末那句‘她还没有死’。
  深刻的回忆是会让人更美的,随着回忆,眼神也变得遥远:“那一年,我们刚刚上大学”
  八年前的夏天
  帝鹰大学门口聚集了许多人,一排排豪华轿车堵住了路口。他们似乎在摇首盼望着什么
  四辆阿斯顿马丁极速驶进,人群立刻爆发出尖叫声:“鹊!!!”
  “濯!!!”
  “岚!!!”
  “我爱你!辛!!”
  为首的阿斯顿马丁上走下一个带着大号墨镜的帅气男生,一身合体剪裁的黑色校服勾勒出修长高大的模特身材。男生昂着头,冷冷一笑,打开副座的车门。如淡菊般清新高雅的女孩浅浅一笑,亲昵的勾住男生的胳膊。随后,其余的三辆车上分别走出三个男生。每一个都比希腊雕像还要俊美。人群中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一个女孩脸红红的站在男生的面前:“鹊,我我喜欢你很久了从,从初中的时候就很喜欢了我~”
  “滚!”施鹊伯冷漠的开口,嘴角的笑容丝毫不吝啬自己的鄙夷。身后的雨抻岚、柏濯、戚末辛不客气的大笑出声。
  “美女,打算送出去的东西是不能再拿回去的,我替你解决了。”夺过女孩手中的礼盒,转身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丢完之后嫌恶的掏出兜里的手帕,擦了擦手,撒手,让它随风飞舞。
  飘舞的手帕,让人群沸腾
  站在绘画室的窗口,耳边是好友的喋喋不休和大声惊呼的声音:“羽卓,羽卓,好帅哦~他们真的转到我们学校来了哎~”
  撇了撇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垃圾,随意践踏别人的感情,兔子,如果你再因为他们在我耳边聒噪,这个月的零花钱扣半。”
  兔子怨恨的瞪着静静画画的黑羽卓:“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无情的小姐才是~”
  “羽卓,羽卓,余少爷又给你送花了啦!”同学从画室外跑进来,口气里满是羡慕和嫉妒。
  扣上画架,黑羽卓的脸上难得有一丝表情,皱了皱眉‘这个余墨臣还真不是普通的执着。’
  “转卖给东方老师,他今天要和相恋六年的女朋友求婚。”又看了看窗外,那帮垃圾还真是招摇。
  “呃”这已经是第228次了,同学和兔子也为余墨臣心痛了228次。那么那么帅的一个大帅哥,黑羽卓这个性冷淡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天来上课的人特别的多,因为有转学生,而那个转学生是鼎鼎大名的施家二公子施鹊伯。
  教室里沸沸腾腾的,黑羽卓坐在位置上塞着耳机,和身在法国的妈妈通着电话。
  “兔子,我们走吧,今天的课不上了。”拉起恋恋不舍的兔子,黑羽卓认真听着妈妈的唠叨。
  施鹊伯五个人的出现的确如预想中一样掀起了惊涛骇浪。立在门口,以王者的姿态对面前闹哄哄的一切紧紧皱起了眉头‘白痴的女人真的是随处可见。’
  目不斜视的穿过层层障碍,对面的黑母关心的嘱托:“羽卓啊,你是不是又欺负臣了,我告诉你啊~~”
  “同学,麻烦你让一下”这个余墨臣居然敢和妈妈告她的状,看她回去怎么收拾她。
  第一次,施鹊伯被人当成了空气,呐呐给面前气质闲散野放的女孩让路。
  操场上,一个依靠在拉风摩托上的邪魅男孩笑着向黑羽卓招手,得意的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睥睨着扬长而去的倩影。环着凌末的肩膀,大声的宣布:“那女的,从现在开始就是我施鹊伯的女人。”
  凌末的心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倏地紧了紧。戚末辛望着她的身影,眼中的担心一闪即逝。
  如果说余墨臣属于无赖,那么施鹊伯就是魔鬼。他驱赶了所有接近黑羽卓的男生。强制性的成为了她的男朋友。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去和同学一起吃饭跟你有什么关系?!用的着你三番四次帮我轰苍蝇吗?!”已经一个月了,没有一个男生敢和自己说话,黑羽卓的漠视战术在施鹊伯的面前彻底崩溃。
  而施鹊伯得意的笑出声,让黑羽卓抓狂就是他的胜利,他为此而骄傲着,她越是反抗和逃避,他就越是想要进攻和追逐。
  有着黑宝石的眼睛里怒火熊熊,狠狠踩了一脚施鹊伯巨亮巨亮的小皮鞋。拖着对施鹊伯猛流口水的兔子。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当然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个不怕施鹊伯的,那就是余墨臣:“卓卓~我做了美容汤,我们去海边别墅好不好~”
  余墨臣的出现第N次激怒了施鹊伯。
  “达令,为了你的安全,我想我还是转到帝鹰来好了~”
  “帝鹰大学不欢迎你!”
  “同学,我想来就来,可不是你能阻止的哦~”
  余墨臣的话没错,帝鹰大学的校董兼校长就是他的父亲—余昊承
  施鹊伯会成立话剧社也纯属偶然,黑羽卓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母亲是法国顶级服装设计师。法国话剧大师乔治深深的爱恋着黑母。为了接近黑羽卓的母亲,施鹊伯和乔治联手在帝鹰成立了话剧社。黑母设计的服装被指定为特定品牌。
  那场仗打得异常漂亮,热闹华丽的舞台上,施鹊伯高举着奖杯,像个孩子似地得意的像观众席上的黑羽卓炫耀。
  施家大宅
  花园里笑声不断。施鹊伯走向坐在游泳池旁的中年美妇:“妈,我”长发飘飘的女孩背对着施鹊伯,绿色的短裙,白色的长衫,黑色的高筒靴。一头飘逸的长发。这个背影熟悉的让施鹊伯勾起唇角。
  “鹊回来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妈妈的好朋友的女儿。羽卓,这个就是阿姨和你说的鹊。”施鹊伯的妈妈柯诺是一位美丽温柔的女人。
  自那以后,黑羽卓就是施家的常客。直到有一天
  “等等。”打断深陷回忆中的凌末,马路托着下巴开始自己惊人的想象力。“你听着啊,是不是这样的。”凌末和月缨淳都好奇的看着她。
  “直到有一天,施鹊伯意外发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