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仙蕙?”明蕙悄声扯了扯她,“走罢。”
    “嗯。”仙蕙赶紧收回心思。
    姐妹两个互相挽着手,然后由庆王妃身边的丫头领路,往前面去了。
    高宸起身,没有再去管宋文庭那一群人,只让个小厮去通知,让他们不用等,然后陪着兄长去了自己的书房。倒也没急着说话,而是先让初七打了洗脸水,又让小厨房准备醒酒汤,一番安排淡定从容。
    过了半晌,高敦渐渐清醒过来。
    “大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宸凝重问道。
    高敦眼中浮起回忆之色,“我在前面喝酒,结果发现袍子的一角抽丝,不雅观,就想着回来换身衣服,顺便歇一歇醒酒。然后……”那种事即便对着亲弟弟说,亦有点说不出口,简略道:“我见床上躺了一个人,以为是你大嫂,当时……,哎,反正就稀里糊涂的,我也记不清了。”
    “大哥难道认不出人?”
    “唉,你问这么仔细做什么?”高敦有点不耐烦,“弄错就弄错了,回头让邵彤云做个侍妾便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
    高宸眸光阴冷,带出一抹刀锋出鞘的幽寒煞气。
    大嫂正是吃准大哥性子稀里糊涂,才敢那样做的吧?真是胆大包天!


☆、第28章 风暴 
    另一头;仙蕙和明蕙已经到了花厅后院。
    引路的丫头想赶紧交差;笑道:“前面进去就是花厅了。”
    刚才亲眼见邵二小姐和两位郡王在一起;而且两位郡王的脸色都不好看,谁知道背后有什么事儿?四郡王不仅年轻有为;而且长得人物俊美;江都城待嫁的姑娘们,好些都盼着能做四郡王妃。
    ――比方说邵彤云。
    难说这个邵二小姐就没有那样的念头,只怕也是个不安分的。
    仙蕙挽着姐姐进了后门,上连廊台阶的时候,忽然“咝”了一声,“哎哟;不小心踢着脚尖了。”朝那丫头笑道:“我想去旁边的空屋看一下,有没有踢坏脚趾甲。”
    明蕙又是心疼,又是埋怨;“你怎么不小心?等下我给你瞧瞧。”
    那丫头心下琢磨,这两姐妹指不定要讲点什么悄悄话,只是不好揭穿,总不能说当面她是在撒谎吧?只得引她进去。
    进了屋子,仙蕙缓缓脱了鞋袜,露出粉嫩雪白的玉足,可惜大脚趾指甲盖儿上有一小块乌青,月牙儿似的,仿佛美玉有了一点瑕疵。
    “哎呀,这么厉害。”明蕙惊道。
    那丫头也怔住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踢着脚了。
    “难怪疼得钻心。”仙蕙抬头苦笑,“容我歇歇,你先去前面回禀王妃娘娘,顺便告诉我娘,说我们马上就过来别担心。”
    “哎。”丫头急于脱身,赶紧往前面去了。
    等人一走,仙蕙朝姐姐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关上门,然后拉到身边耳语,“你听好,这会儿我来不及细说,邵彤云出事了。”
    明蕙吃惊轻呼,“出事?”没有多问,连连点头让她快说。
    仙 蕙简略道:“我和彤云在屋子里等人搬箱笼,因为有些发困,她说要去隔壁梢间躺躺,我歇了一会儿,觉得不妥就悄悄出去了。然后迷了路,遇到四郡王,是他亲自 把我送回来的。”接着,声音更低,“邵彤云在屋里睡死了,大郡王喝醉酒回去换衣服,不小心把她当成大郡王妃……”
    “……”明蕙张大了嘴,惊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天哪!大郡王把邵彤云当成大郡王妃?!那岂不是……,连连摇头,那种场面连想都不敢想。继而紧紧握住妹妹的手,又是惊骇,又是庆幸,“还好你走了。”
    还好?仙蕙心下冷笑,只是眼下没有时间跟姐姐说清楚。
    “回头再细说。”她仔细叮嘱了一番,然后道:“今儿我实在是太出风头,等下回了花厅,大家肯定都会一直注意我。姐姐你找个机会,悄悄的跟母亲说清楚。”
    眼下时间紧迫,很多东西都说不清楚,也不敢乱说,但是必须得让姐姐和母亲知晓大概,心里有一个底儿,――因为风暴很快就要袭来!
    明蕙连连点头,“放心,我晓得轻重。”
    仙蕙复又穿上绣花鞋,之前踢着台阶的那一下,还在隐隐作痛,只是眼下也顾不得许多,拉了姐姐出门,“走罢。”悄声道了一句,“露点儿笑容。”
    明蕙赶忙用双手搓了搓了脸,恢复点血色,又努力笑了几下。
    两姐妹一进花厅,众人的目光就齐刷刷的投射过来。
    沈氏目光担心,当着众人又不好多问。
    庆王妃笑道:“都回来了。”
    “仙蕙。”周峤眼睛尖,为人又有点冒冒失失,惊讶道:“你去了半天,怎么裙子还没有换啊?彤云又去哪儿了?”
    仙蕙环顾了一圈儿,只见众人眼里都写着猜疑,于是淡笑道:“方才我和彤云在后面等人搬箱笼,她突然有点不舒服,我怕她难受,就一直陪着她说话。”扯了扯自己裙子,“弄得我连裙子都没来得及换,不过也不要紧,反正都给火盆给熏干了。”
    周峤“哦”了一声,“这样啊。”
    众人都露出一脸恍然大悟之色。
    庆王妃点了点头,又问:“彤云不舒服?她现在怎么样了?”
    仙蕙回道:“可能是昨儿吃了凉东西,凉着胃了,所以有些犯恶心,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笑了笑,“王妃娘娘别担心,大郡王妃和荣太太都陪着她呢。”
    “那就好。”庆王妃点点头,眼里露出淡淡的赞赏之意。
    方才大儿媳的丫头来找人,只说后院有事,让荣氏和邵大小姐过去一趟。自己隐隐瞧着,荣氏眼里似乎闪过一丝窃喜,――她连什么事儿都不知道,窃喜个啥?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而且荣氏去了很久,大儿媳去了更久,两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若真的只是邵彤云不舒服,没有大毛病,主持中馈的大儿媳就丢下宾客不管,荣氏也不顾及庆王府的威严脸面,那也太不也像话了。
    ――只怕后面多半出了意外。
    仙蕙回来以后,一番话说得大大方方颇为自然,不管宾客们相信几分,至少面子上算是圆过去了。今儿可是宾客众多、欢聚一堂的日子,若是闹得不消停,不光邵家的人脸上不好看,庆王府这个主家脸上亦不好看。
    听说邵家两房斗得很凶,仙蕙能够在外面顾全邵家的脸面,同时维护庆王府,这是她的大方懂事。不像邵彤云,平日里看着温柔大方的很,上次居然故意让仙蕙难堪,闹得场面不可收拾,好好的庆生宴都差点给她毁了。
    两相对比,自然是高下立见。
    庆王妃收回心思,继续和大伙儿说说笑笑的,气氛颇为热闹。
    不过在场的宾客女眷都是有眼色的,尽管仙蕙解释过了,也说得通,但是大郡王妃和荣氏母女始终不露面,心里难保没有一点儿怀疑。再者见庆王妃虽然笑着,却不是很又谈兴,因而说得差不多,都陆陆续续的提前告辞而去。
    很快,客人们都走光了。
    沈氏正要领着儿女起身告辞,一个丫头突然冒了出来,像是在门口等了许久,神色紧张道:“沈太太,大郡王妃请你们过去一趟。”
    沈氏眼里闪过一丝疑云。
    明蕙和邵大奶奶更是不安,互相对视了一眼。
    庆王妃笑道:“想是因为彤云身子不舒服,让你们过去瞧瞧。去看看也好,要是彤云没事了,正好你们一路回去。”
    “是,那我们过去了。”沈氏起身告辞道。
    仙蕙、明蕙和邵大奶奶等人,亦是福了福,然后跟了上去。
    庆王妃脸上笑容一收,不复方才的慈祥和蔼,眼里尽是凌厉之色,吩咐丫头,“去打听,留香洲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快去!”
    ******
    沈氏等人很快到了留香洲。
    一进大厅,就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大郡王妃坐在厅堂椅子正中,荣氏母女坐在旁边,这还不算,邵元亨居然也在一起坐着,每个人脸色都很难看,而且目光凌厉刺眼,――那架势,好似迎接杀过来的敌人一般,严阵以待!
    刚才来报信的丫头顺手关上门,就退了出去,周围一个下人都没有。
    原本沈氏听说邵彤云失了清白,还有几分同情。虽说东院和西院不和,但是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并没有想过要荣氏母女如何惨死。女儿家的清白多重要啊?邵彤云一遭失足,这辈子就算是彻底毁了。
    一个年轻姑娘家,落到如此田地也是颇为可怜。
    但是眼下一见大厅里的阵仗,不由气得冷笑,……这算什么?邵元亨和荣氏、她的儿女才是一家人?而自己和儿女们,都是刨了他们邵家祖坟的仇人?
    自己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可以叫嚣的?!
    沈氏的性子本来就孤高的很,是因为仙蕙一劝再劝,加上邵元亨今生表面上做得很是公平,她这才为了儿女忍下一口恶气。此刻见丈夫和荣氏严阵以待,一副夫妇同心的样子,不由怨愤不已,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丈夫,扫过荣氏母女,最后落在大郡王妃身上,“大郡王妃,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有话请讲。”
    忽然间,邵元亨豁然站起身来。
    仙蕙下意识的提起心弦。
    邵元亨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勃然大怒喝道:“你这个孽障!”竟然不论青红皂白,就狠狠一耳光闪了过去,“还留着你这个祸害做什么?打死算了!”
    “老爷!”沈氏一声尖叫,不顾一切冲了上去,紧紧抓住丈夫的手,“你这是做什么?!”为免女儿被打,用自己的身体拦住了丈夫,丝毫不肯退让。
    仙蕙早有提防,没被打到,但还是感受到了一阵凉凉掌风。
    ――她的心也跟着凉了。
    方才荣氏母女一直都不过来,自己就知道,她们肯定是在商议对策,甚至也想到她们会在父亲面前告恶状。但是……,却没想到,父亲居然连问都不问自己一句,就要动手打自己,急着替荣氏母女出气。
    呵,这算什么?好像自己只是外面买来的丫头。
    明蕙扯了妹妹一下,将她拉在自己身后,神色紧张的看着父亲。
    邵大奶奶也被吓坏了。
    沈氏更是愤怒无比,看着丈夫质问道:“仙蕙到底做了什么?你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要打她?不论对错,总得先问清楚原委啊。”
    “还用问?!”邵元亨从未有过如此雷霆震怒,指着仙蕙的脸,“你到底还有哪点不知足?你要首饰就给你打首饰,三万两银子,我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你要东院下人的卖身契,我也给你,没多说一句话。”转过头,一脸心痛的看向邵彤云,“你……,你竟然毁了彤云!”
    邵彤云捂着脸,梨花带雨,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
    仙蕙一脸委委屈屈之色,问道:“爹,你为何说是我害了彤云?无凭无据的,就给我扣如此大的一份罪名。”
    “你还装糊涂?!”荣氏红着眼睛跳了起来,声音尖锐刺耳,“你的裙子被丫头给泼湿了,彤云好心陪你过来换裙子。却不料,你……,你竟然暗藏歹毒,假意说自己头晕发困,哄得彤云去旁边睡下,然后……”她放声大哭起来,“天呐!就是毒蛇,也没有你这么毒啊。”
    荣氏哭,仙蕙也哭。
    她拿着早先准备好的葱汁帕子,在眼睛上狠揉,眼泪顿时簌簌而下,哽咽道:“我不知道,荣太太为何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彤云过来陪我换裙子,不假……,可是搬箱笼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