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仙蕙却是满心的恍惚不定。
    现在陆家不太愿意和邵家结亲,觉得被侮辱了。自己也不能在此刻和陆涧订亲,得放出风声去,看父亲的意思,――否则订了又退,自己和陆涧的亲事肯定就黄了。
    正在细细斟酌想好的说词,有没有不妥,外头突然来了人。
    “二小姐。”丫头隔着门道:“老爷让你过去一趟。”
    父亲?找自己?仙蕙心下一沉。
    多半是他要跟自己说选秀的事情,心里说不出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提着一口气,但却缓缓站了起来,“娘、哥哥、姐姐,我先过去一趟。”
    明蕙担心道:“爹这会儿找你做什么?我跟你一起去罢。”
    “不了。”仙蕙大抵猜得到,拒绝道:“是爹找我,又不是荣氏找我,你们别弄得紧紧张张的,回头再让爹生气。”福了福,出去领着丫头走了。
    沈氏不放心,吩咐儿子,“派个人往书房那边哨探着,看好你妹妹。”心下不免一阵苦笑,丈夫……,那人是自己的丈夫啊。
    居然让自己和儿女们担惊受怕,真是荒唐!
    仙蕙却要面对更荒唐的事。
    书房里,邵元亨没有遮遮掩掩的,而是开门见山道:“今年要圣上要大选秀女,你正好赶上三年一选的日子,恰逢适龄,所以已经被选上了。”
    已经被选上了?仙蕙心下冷笑,是你亲自把女儿的名字报上的吧。
    邵元亨见她不言语,以为是因为太过吃惊的缘故,遂放缓了口气,“你别怕,咱们家不比那些乡野村户,你进了宫,爹自然会花大把银子给你打点的。不仅能让你有机会多遇见圣上,还不会吃苦,吃穿用度不会比家里差的。”
    感情还是一桩难得的美事儿了?
    仙蕙气得想发笑,真想跳起脚来,问父亲一句,“皇帝都已经年过半百了,比你岁数都要大一轮,你把自己女儿送给做祖父的人,还说得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可是却紧紧咬了牙,忍了气,一句怨言都没有说出来。
    邵元亨恩威并施,又道:“你别赌气。要知道,你的名字已经在秀女册子上,若是不去的话,那就算是违抗圣旨了。”
    仙蕙听他如此吓唬自己,真是扇他一耳光的心都有了。
    “怎么不说话啊?”邵元亨问道。
    仙蕙怯生生道:“爹……,事关重大,你容我仔细想一想。”
    邵元亨没有反驳,本来就是打着女儿年幼好欺哄、好吓唬的主意,然后再许她一些甜头,事情多半就敲定了。
    只要她自己答应了进宫,一切好办。
    因而一面打量着女儿的脸色,一面说些进宫的好处,做了皇妃娘娘的荣华富贵,如何如何荣耀。甚至暗示……,要是她将来做了皇妃娘娘,有了权力,那就什么人都不用怕了。
    这个“什么人”,自然包括了西院的荣氏、邵景钰,以及去了庆王府的邵彤云。
    他利用女儿护着东院亲人的心思,下了一剂猛药。
    仙蕙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父亲的鬼话,故作踌躇,不过是有意哄他罢了。犹豫了大半天,才委屈道:“爹,我这一去可是回不来了。”
    “嗯,怎么了?”
    仙蕙一脸难过之色,哽咽道:“爹,我放心不下家里的人。”
    她原本就是娇花一样的年纪,又貌美,泪盈于睫时,小模样楚楚可怜的。
    邵元亨不免起了几分怜悯,好歹是自己的亲骨肉,说话口气越发缓和,“皇宫那种尊贵的地方,自然不是能够轻易出来的。不过只要你过得好好的,做了人上人,家里平平安安的,也就不用太过牵挂了。”
    仙蕙的眼泪掉了下来,“可我……,就是放心不下家里人。”
    “傻丫头。”邵元亨赶忙打蛇随上,“你有什么好放心不下的?那依你说,要怎样才放心的下?你说,爹肯定让你踏踏实实的去京城。”
    仙蕙就等着这句话,直接擦了眼泪,一脸认真道:“我要五万两银票,往后进宫难免会有花销,母亲和哥哥、姐姐他们也要用一些。还要开在兖州的邵家商铺分号、宅院和六百亩良田,过户给哥哥,这样我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你……”邵元亨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他万万没有想到,二女儿居然会如此狮子大开口!五万两银票,兖州邵家商铺分号,还有宅院,还有六百亩良田,――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要点银子,简直是把邵家分出去了一小半!


☆、第40章 索要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邵元亨沉了脸色道。
    仙蕙目光清澈似水;却隐含坚定,“爹,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知道进宫意味着什么。既然我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不如此,叫我怎么能放心离开呢?我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没敢多要不该要的东西。”
    她说得都是心里实话,“只是想;如果爹能把这些提前分出来的话;不仅可以风风光光的嫁姐姐,将来万一东院和西院闹得厉害,哥哥还可以带着母亲去兖州住,日子安逸、平稳;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可烦心的了。”
    邵元亨听得明白。
    女儿的意思,是说这一部分财产本来就是该东院;该邵景烨继承的;并没有索要额外的财产。她的想法也不能说有错;的确是在找后路,把母亲、兄长、姐姐的将来都安排好,想得细致又周全。
    简直忍不住要疑心,她是一早就思量好的了。
    若不然,年纪小小,这么快就冷静的想好了退路,太过心智如妖。
    不过自己正是为了她的聪慧,她的心计,看中她进宫的前途,才舍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她,凡事都尽量依着她。
    邵元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爹。”仙蕙柔声告辞,“事关重大,你慢慢斟酌一番罢。”
    这事儿不是自己言辞机变,多跟父亲说几句好话就能成的。更不是说说自己受得委屈要补偿,从荣氏母女算计自己开始,再到邵景钰泼热油,还有荣氏前不久又拿金簪扎自己,哭得一缸子眼泪就有用的。
    行与不行,全看父亲权衡过后觉得值不值得。
    邵元亨看着翩翩然离开的二女儿,心绪一片复杂难言。
    她并非那种不懂事的小姑娘,不知道进宫做秀女意味着什么,――富贵荣华和死无葬身之地,很可能就在一线之间。但是她却不哭不闹,也不争辩,而是用以要求巨大的利益保障,拼着舍了她自己,保住身边亲人的生活安逸。
    在她心里,自己这个父亲应该不算亲人。
    邵元亨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笑意。
    ******
    仙蕙回了屋,心情一直起伏不定。
    没错,自己知道此次秀女大选最终会被取消,但是一旦离开江都,谁知道去了京城还能不能再回来?这种意外,不是没有没有可能的。
    有可能自己命好,回来了,最终嫁给陆涧安生过了一辈子。
    也有可能,自己留在京城再也回不来。
    ――生死难料。
    仙蕙毕竟才得十几岁的年纪,活两辈子,也是一个尚未出阁的小姑娘。一想到很快就要离开亲人们,前路未卜,有可能再也回不到他们身边,心里就好像堵了棉花一样难受,偏偏这份难受还没有办法说。
    她拉开装首饰的三层抽屉,赤金嵌玉如意的金项圈儿,足足分了三尾的坠红宝石金凤钗,翡翠戒指、珍珠耳坠、玛瑙蜜蜡头花,绚丽的眼睛都要给晃花了。
    很有可能,再没有机会用这些东西做嫁妆。
    仙蕙又去找出那个仙灵芝的枕头,细细的摩挲起来,这个……,交给姐姐保管,万一自己回不来,也可以救了陆涧和琴姐儿的性命。她拿着绣花枕头找到姐姐,故作轻松笑道:“你一定猜不到,这里面我装了什么。”
    明蕙正在做嫁妆里的绣活,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荞麦?蚕沙?再不就是决明子了,还能有什么啊。”
    “都不是。”仙蕙忍着心痛,笑嘻嘻道:“里面全部都是仙灵芝。”
    “啊?”明蕙停下手中针线,吃惊道:“那得多少银子啊?”想了想,“当时我们在镇上又没有钱,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仙灵芝?再说,你买了做啥啊。”
    “就用四郡王给我的金叶子买的。”仙蕙没敢说曾经想当金首饰,撒谎道:“就是听人说这个睡了清神明目的,想着来江都不好买,就提前做了一个。哎,我用了几个月挺不错的,放你这儿,回头你也试一试。”
    明蕙嗔怪道:“净乱花钱!我不要。”
    仙蕙只是想给姐姐一个记忆,记得这枕头里面装了仙灵芝,因而也不深劝,“我放在你床上了啊。”还叨叨了一句,“这可是我绣的鱼戏荷叶花样,好看着呢。”等自己选秀走了,姐姐一定会记得今天这段话,好好收藏起来的。
    要是自己回不来,三年后,这些仙灵芝也肯定能派上大用场。
    等入夜歇息时,仙蕙忍不住搂住姐姐的胳膊,将头贴了过去,因为即将来到的生离死别,而有些恋恋不舍。
    明蕙不知内里原委,反而发笑,“你做什么?又撒娇。”
    仙蕙笑道:“我想着姐姐很快就要出嫁,舍不得啊。”
    “呸!”明蕙啐了她一口,继而又笑,“你还不是一样要订亲?我看陆涧对你挺上心的样子,等着吧,他很快就会劝好父母,向你提亲了。”
    仙蕙抿嘴儿一笑。
    心下却是迷茫,自己很可能永远都等不到了。
    ******
    夜幕下,偌大的庆王府也渐渐开始安歇。
    今儿是邵彤云进王府的第一夜,按照规矩,大郡王自然是要过来留宿的。
    高敦知道她现在怀有身孕,也没打算做什么,想着不过是给新人一个面子,走走过场罢了。一进屋,就见年轻婀娜的美人过来行礼,抬了抬手,“罢了,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不必讲那些虚礼。”
    邵彤云温柔一笑,“礼数还是不能废的。”努力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走上前,温温柔柔的服侍着他脱了衣袍,掀开被子,“郡王爷你先躺下,别再冻着。”
    高敦半躺在了被窝里,抬头看她。
    正是青春少艾的花样年纪,眉目姣好、端庄温婉,比起从前的少女模样,现如今的打扮更有女人味儿。头上戴着西瓜碧玺珠花,鲜妍夺目,耳朵上一对玛瑙坠子,红盈盈的,一摇一晃,艳丽中不失小少妇的俏皮。
    邵彤云羞赧一笑,声音娇软,“郡王爷,你一直看着我。”
    “哎,算了。”高敦收回旖旎心思,到底还是子嗣的念头更重,“赶紧上来睡,别冻着。”还体贴的道了一句,“夜里盖好被子。”
    “郡王爷,你真贴心。”邵彤云笑容甜美,语气里是少女不懂事的娇憨直爽,她又是羞涩,又是紧张,嫩柳一样的身段依偎过去,“我……,有些害怕,能不能……,和郡王爷睡在一个被窝里?”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飞起一片淡淡红霞。
    王府的被窝都是熏得暖暖的,说怕冷,就有些不合适了。
    至于害怕,这事儿谁说得清楚啊?
    高敦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又有些温柔多情,哪里能拒绝美人的小小要求?当即掀了被子让她进去,“进来罢。”还叹了一句,“你呀,到底小了点儿,孩子似的。”
    邵彤云看着那张倒尽胃口的脸,努力笑着娇嗔,“我可不是小孩子。”还往他身边挤了挤,顺势握住了他的手,“郡王爷的手有些凉,我替你捂一捂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