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梅贵妃脸色微白,不甘心,却又不能驳回皇帝的颜面。
    皇帝转头,颔首道:“还是皇后的话有道理。”
    吴皇后微微笑了,“臣妾能为皇上分忧,不胜欣喜。”
    皇帝只想快点解决这个麻烦,当即道:“传朕的旨意……”
    “皇上且慢。”吴皇后柔声打断,“依臣妾愚见,那秀女既然出了这样的事,难免会有些流言蜚语,于她、于四郡王都不好。眼下既然皇上准备赐婚,何不喜上加喜?再给那秀女多一份恩赐。”
    皇帝对这位相伴多年的皇后,虽无宠爱,却颇为信任,知道她不会胡言乱语说些无礼要求,因而问道:“恩赐?你说说看。”
    吴皇后笑道:“既然要成就一对佳人的佳话。单是皇上未免孤单,不如也赏臣妾一份颜面,让臣妾的娘家嫂嫂认了那秀女做义女,算是臣妾的娘家侄女。如此一来,那秀女再嫁给四郡王,岂不更是喜上加喜?双喜临门?”她起身福了福,“还请皇上赏臣妾一份体面。”
    皇帝望了她一眼,略有沉默。
    看来皇后不仅打算替自己解决问题,更是要替吴家拉拢庆王一脉,这和梅贵妃拉拢燕王一脉,打击庆王党,并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一个手段光明磊落,一个手段龌龊了些,――不免有几分心生寒凉。
    自己年迈了,她们都觉得自己不会再有儿子了。
    全都有着各自的心思和打算,算计不休。
    罢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总不好先赞同皇后,再驳回了她,那自己岂不是自相矛盾?况且现如今朝局动荡不休,皇后党、贵妃党,还有其他各种势力,他们之间的平衡,也是需要精心布置的。
    皇帝没有思量太久,出于帝王心思和权术的考虑,最终下了旨。
    “今有庆王第四子高宸,年少未婚。又有吴皇后母族义女邵仙蕙,温良贤淑、蕙质兰心,特赐婚邵仙蕙与高宸为妻。”
    吴皇后眼里露出满意的笑容,举止越发端庄大方。
    梅贵妃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紧紧咬唇,到底不敢违抗皇帝的意思。只能暗恨皇后跳出来搅局,又怀疑她和庆王一派勾结,气得紧紧握拳,明红的蔻丹都折断了一截,方才暂时忍住一口恶气。
    宣唱的大总管太监笑道:“四郡王,接旨啊。”
    “臣……”高宸一瞬静默,跪下领旨,“谢过皇上隆恩,谢过皇后娘娘体恤。”
    虽然不愿意牵扯到皇后的拉拢中,但是不能抗旨不遵。况且冷眼瞧着吴皇后,段数明显比梅贵妃高了几个层次。竟然生生让一桩有可能的丑闻,最终演变成了佳话,还让皇帝不得不同意吴家认义女之事。
    这位皇后娘娘有点难缠啊。
    皇帝笑道:“今儿出了一桩喜上加喜的美事,朕心甚慰。”
    “那都是皇上胸襟开阔、宽宏体谅,是臣子们的福泽,也是天下人的福泽。”吴皇后笑语盈盈,奉承了皇帝几句,“连带臣妾和吴家也跟着沾光了。”
    梅贵妃咬着唇,免得自己说出不该说的话。
    高宸则往内殿看了一眼,她还活着吗?可别让自己娶一块牌位回去。
    ******
    赐婚?赐……,婚?仙蕙睁开眼,望着厉嬷嬷的嘴一张一合,说什么赐婚,觉得肯定是刚才没有死成,所以产生幻觉了。
    啊?自己还没有死?!糟糕了!
    她猛地奋力坐了起来,身子摇晃,又一阵头晕目眩栽了回去。
    等到再次醒来,睁眼一看,周围已经是烛光摇曳的夜晚景象了。有个小宫女在跟前守着,瞅着她苏醒,赶紧出去叫了厉嬷嬷进来。
    仙蕙眨了眨眼,望着她。
    “躺着罢。”厉嬷嬷换了柔和口气,目光蔼蔼,看起来都有点不像她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双精明的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人心,“你想想,皇上赐婚这么大的事儿,我能骗你吗?我敢撒谎吗?”
    仙蕙心道,好像厉嬷嬷的话也有道理。
    她又不是疯了,怎么胡说八道皇帝赐婚?再者,自己能够平平安安的躺在这儿,也足以说明没事了啊。难道说,皇帝真的把自己赐婚给了高宸?!这……,这个消息,太过意外叫人接受不来,脑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转动了。
    “所以啊。”厉嬷嬷坐在床边,给她掖了掖被子,“你就安安心心的躺着,好好养伤,等跟着四郡王回了江都,择吉日成亲,就是风风光光的四郡王妃了。”
    仙蕙还是不敢相信,虚弱道:“嬷嬷,……为什么?我不明白。”
    厉嬷嬷便细细的把金銮殿上的事说了。
    仙蕙听得怔住,想细细思量,额头上又生疼生疼的难受,脑子也不好使。反正大抵明白过来,皇后出面周旋,救了自己和高宸,还让自己做了吴家的义女,然后让皇帝把自己赐婚给高宸。
    是啊,高宸可是皇家宗室子弟,倒也说得过去。
    道理和逻辑都是对的,但是要接受这是事实,却始终觉得说不出的奇怪。
    厉嬷嬷又道:“你别担心,四郡王在接了圣旨以后,担心家中不知情,万一再订下别的亲事就不美了。所以,已经让人给江都庆王府报信,哦……,还有邵家。”
    仙蕙抬眸,半明半醒的状态中,生出一丝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他居然这么细心?那自己这边也都考虑到了。
    其实认真说起来,高宸不是不好,……而是很好。
    他年轻,出身天潢贵胄,长得丰神俊朗不必说,文武兼济、有智有谋,所以后来连连打下诸多胜仗。便是性子孤高一点,他身份和地位在那儿摆着,有那资格,这也算不上是缺点。再说他虽然看起来冷冷的,却几次三番出手相救自己,可见心地不错,只是性格上不易接近罢了。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半真半假好男风的传闻了。
    可那毕竟只是传闻,说到底,谁也没见他包养过小倌之流。不过是因为他前世久久不成亲,有些猜测,却没有真凭实据的。
    自己之前总是腹诽他、抵触他,说到底并不是真的讨厌他,而是心中对前世的大郡王有阴影,厌恶大郡王妃,所以有些迁怒庆王府的人而已。
    仙蕙努力的说服自己,高宸很好,嫁给他也很好,是捡着一个大便宜了。
    可是心里,却生出控制不住的隐隐难受。
    自己就要嫁给高宸了,那陆涧呢?陆涧要怎么办?自己应该是要嫁给他的啊!进宫选秀前,自己还让哥哥跟他说等一等,没想到他却再也等不到了。
    等自己和高宸被赐婚的消息传开,他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陆涧会以为自己贪慕荣华富贵?还是不能抗旨不得不嫁?他是会为自己不能嫁他伤心?还是忍不住因此闹出事端?不,自己真的不想伤害他。
    “你 怎么了?”厉嬷嬷瞧着有点糊涂,“你拣了一条小命,又能够嫁给四郡王做正室嫡妃,还委屈了你不成?”继而想着,回头是要跟着一起去江都的。没法子,不离开 京城,梅贵妃那边肯定不会饶了自己。再者说了,皇后和吴家还有命于自己,且得和这位四郡王妃、吴家的义女,搞好关系呢。
    因而缓和口气,温声道:“是不是被吓怕了?没事,没事了啊。”
    仙蕙嘴角动了动,但最终,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出来。
    她怕一开口,就忍不住会哭出声。
    “你……”厉嬷嬷正要再细细劝解,外面忽地响起一阵喧哗动静,不由皱眉,“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一个小宫女飞快跑了进来,面色惊慌,“不好了!启元殿走水了!”
    厉嬷嬷吓得不轻,“启元殿走水?!”
    仙蕙却是无动于衷。
    自己前世就知道这件事,――启元殿失火,被有心人宣扬成了不祥之兆,是上天的震怒惩罚。皇帝先祭祀天地,然后再向列祖列宗告罪,最后为了广积天下善缘,增添福泽,便遣返此次所有进京的秀女们,让她们回家和亲人团聚。
    事件没变,对于自己而言却来得迟了一些。
    仙蕙的心隐隐作痛。
    陆涧……,前世今生,我和你都是有缘无分错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高宸:“小乖乖,快来窝的碗里~~”
    仙蕙:“哼,你好男风。”
    高宸:“(╯‵□′)╯︵┻━┻”


☆、第47章 鱼饵
    因为启元殿失火;厉嬷嬷出去了一阵;又回来了。
    毕竟这事儿她插不上手。
    仙蕙稍微缓过来劲儿,暂时不去想陆涧;反正想也没用,在宫里走神更是容易给自己惹出大祸,还有可能牵连家人。因而努力镇定自己情绪,正在让小宫女服侍自己喝热汤,大口大口的喝了整整一碗。
    她在母亲姐姐面前爱撒娇;但并不娇气。
    厉嬷嬷在旁边瞧着,不由笑了,“你这丫头,倒省心。”若不然呢,换一个哭哭啼啼的让自己伺候,可是头疼得紧,又道:“不过也狠心;居然把自己脑袋砸那么几个血窟窿;真亏你下得去手。”
    仙蕙讪讪的笑;不好回答。
    当时可是报了必死之心,生怕力气不够,用了吃奶的劲儿使劲朝脑袋上砸,自己没死真算命大了。哪怕危险已经过去,可是回想,万一有可能因此害了高宸,害了东院的人,也仍旧阵阵心惊后怕。
    厉嬷嬷撵了小宫女出去,跟她说道:“贵妃娘娘一时受了曹娥的蒙蔽,后来醒悟过来。看在马上选秀的大喜事份上,手下留情,让人廷杖了曹娥十板子,勉强留了她一条性命。只是曹娥随意攀诬指责与你,品行已坏,已经从秀女里面除名,被贬为宫奴,发配到浣衣局去了。”
    仙蕙细细琢磨了一阵,悟了过来。
    意思是,梅贵妃没事儿,全部都让曹娥做了替罪羊。
    这个不稀罕,要真是梅贵妃为了一个秀女,就被皇帝重重责罚,那她也不可能混成皇帝的宠妃了。稀罕的是,厉嬷嬷是怎么脱身的?就算厉嬷嬷当时“实话实说”,并没有添油加醋,可她……,多少也会受点梅贵妃的迁怒吧。
    当然了,自己才是最该迁怒的她的那个人,只是没资格。
    厉嬷嬷生就一双厉害眼睛,最能读人心,“你别怨我,当时贵妃娘娘传我说话,我是不敢造假的,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仙蕙忙道:“嬷嬷实话实说罢了。”
    “对不住了。”厉嬷嬷还是起身福了福,算是道歉。
    仙蕙不可能真的处置她,走了过场,就没有再纠缠。依旧疑惑厉嬷嬷的事,又不好文,转而环顾了屋子一圈儿,“嬷嬷,我这是在哪儿?”
    厉嬷嬷淡淡笑了,“皇后娘娘寝宫的偏殿。”
    啊?!皇后的寝宫偏殿?仙蕙瞪大了眼睛,想起荣氏之前的讥讽自己攀高枝儿,现在还真的攀上了。呵呵,要是她知道自己躺在中宫偏殿,做了皇后娘娘的娘家侄女,又被赐婚给高宸,少说也得呕出三碗鲜血吧?不由讥讽一笑。
    厉嬷嬷瞅着她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哪怕额头上还裹着一大块棉布,可那甜白瓷一样的脸蛋儿,乌黑眉目,仍旧美得令人惊心!难怪梅贵妃会坐不住,如此美人,放在宫里对她威胁太大了。
    “你看看你,父母给了这么一张好脸儿。”厉嬷嬷替她掖了掖被子,“好好养伤,可千万别破相了。”又道:“往后你的吃食我都替你看着,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决计不能有一点出错。”
    这么好?仙蕙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厉嬷嬷笑道:“皇后娘娘的意思,这次你受了惊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