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了,好了。”明蕙给妹妹腰间也挂上了艾叶,拉她出门,“走罢。”
    这是她们姐妹出嫁前,最后一个节日,往后做了别人家的媳妇,就不方便随意走动了。沈氏心疼女儿快要嫁人,便让儿子陪着一起去看赛龙舟,怕人多拥挤,还特意租了一个小小的看台,又领着许多丫头婆子跟随。
    江都护城河岸边上的看台不少,不但修得高高的,价格也高高的,都是有钱人家才租得起,寻常百姓只能挤在下面河边观看,视线差了很多。
    沈氏领着儿女们上了看台,各自落了座,吃着瓜子、点心闲聊,一面吹着江边的清凉水风,周围丫头婆子伺候,下面家丁护院守着,倒也十分惬意。说起来,这还是来江都以后,第一次这么悠闲自在出来玩儿呢。
    只不过,这一天注定悠闲不了。
    仙蕙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着河岸边的热闹,倒是少了几分惆怅和恍惚,慢慢的也来了兴致,侧首笑道:“姐姐,我们来打赌好不好?我赌那一艘威风凛凛的蓝色龙舟,一看就很有气势,今儿肯定能够夺得第一。”
    明蕙心疼她,顺着她,笑着附和道:“那我就赌左边第三红色的那艘龙舟罢。”
    仙蕙站在看台边上四下眺望,面前是一条巨大白色长龙般的江水,河水波光粼粼,龙舟五颜六色、绚丽缤纷,两岸挤满了观看赛龙舟的百姓。她随意闲看着,忽然间视线一顿,停留在一个淡翡色的小小身影上,太远了,看不太清楚。
    可是凭着直觉,那人……,应该就是陆涧。
    他也是来观看龙舟赛的吗?是不是和姐夫宋文庭在一起?心思恍恍惚惚,这大概是今生自己和他最后一次见面了吧?远远的再看一眼,然后他走他的独木桥,自己走自己的阳关道,然后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第50章 落水 
    “仙蕙,你在看什么?”明蕙随口问了一句;唤道:“快过来,别站在栏杆边一直吹凉风,老老实实坐着看;一样看的见的。”
    “哎?”仙蕙冲着姐姐一笑;“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等她再回头,那个小小的淡翡色身影已经不知所踪。
    仙蕙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又松了口气。她摇摇头,决定不要再去想陆涧;特别是眼下这种公开的场合,一不小心说岔嘴可就麻烦了。
    “开始了!开始了!”
    看台下面的人群里传来欢呼声;一传十、十传百,整个两岸观赛的百姓们都热烈欢呼起来,再加上锣鼓喧哗的动静;简直声响动天!
    仙蕙回来坐着,跟姐姐一起紧张的看起了比赛。
    她 今天的运气不错,选的那艘蓝色龙舟最后果然赢了第一,得了开门红,周围的丫头们都是纷纷恭维,欢天喜地讨要赏钱。二小姐马上就要做四郡王妃了,还是皇上御 赐的姻缘,皇后娘娘认的侄女儿,镇国夫人的义女。若是能够讨得二小姐的欢心,跟着做陪嫁去庆王府,那可就走大运了。
    因而邵家东院的看台上热热闹闹,欢声笑语不断。
    仙蕙笑了起来,“亏了,亏了,刚才和姐姐打赌,忘了下赌注,现如今还要再做散财童子,我这不是倒贴吗?”她不过说笑罢了,现在手里有的是银子,不在乎,“见者有份儿,给你们一人买一朵绢花戴。”
    有丫头笑道:“二小姐,杏花、梅花的可不行,不说牡丹、芍药那么大,少说也得是月季,纱里头还得掺了金线儿的。”
    另一个丫头打趣道:“你咋不说掺一块金砖呢?”
    正在热闹,忽地一个小丫头跑了上来,“沈太太,庆王府那边来人了。”
    仙蕙赶忙往下面看去。
    果然来了人,而且……,还是一大群姹紫嫣红的,好像不只是高宸一个人啊。
    正在迷惑,就见周峤笑嘻嘻的跑了上来,“仙蕙,我们过来找你玩儿了。”她性子活泼,不仅第一个率先冲到跟前,还嘟着嘴打趣,“可不得了,这一眨眼的功夫,你就要做我的四舅母了。”
    仙蕙微微红了脸。
    “小峤。”后面响起一个淡雅的少女声音,“你看你,把仙蕙都闹哄脸了。”说话的少女穿了烟霞色的高腰襦裙,脸若银盆、长眉大眼,挂了一层坠金珠面纱,居然是孝和郡主,她笑得温温柔柔的,“都坐,都坐,不用客气。”
    走在最后的,是穿了一身天青烟雨色丝光长袍的高宸,颇有几分飘逸之气。
    仙蕙和他并不熟稔,忽然见他穿了浅色衣衫,颇有几分空山新雨后的味道,倒是眼前一亮,继而想起他从前打趣自己,又垂下眼帘。上前福了福,“见过四郡王、孝和郡主,周大小姐。”
    沈氏等人也跟着行礼。
    高宸点了点头,“都坐。”
    “哎,都说不用啰嗦。”周峤一副自己是主人的姿态,拉着仙蕙坐下,问道:“你们在玩儿什么?方才我在下面都听见欢声笑语的。”
    仙蕙笑道:“我和姐姐赌龙舟谁能第一呢,才赢了一把。”
    她俩说着话,孝和郡主和明蕙在旁边坐着,邵大奶奶抱着琴姐儿也坐着,沈氏负责照看众人,吩咐上瓜子点心之类。而高宸和邵景烨,则去了另外一个角落,――他和仙蕙已经订了亲,两家算是亲戚,因此不用太过刻意避忌。
    仙蕙一面应酬,一面扫了孝和郡主一眼。
    按理说周峤是一个活泼喜欢玩儿,过来不稀奇,孝和郡主过来则有点稀罕了。
    而且,发觉她和以前对自己冷冰冰的态度,有了不同。细想想,原因倒也不难猜,因为自己马上就要做她的四嫂,所以……,她是过来缓和姑嫂关系的吧?毕竟她是庶出,可比不得舞阳郡主那般恣意张扬。
    “咱们再来赌一局。”周峤兴致勃勃,指了远处的一艘龙舟,“我就压那艘黄色的龙舟,肯定能赢第一!来来来,你们也压。”
    明蕙和邵大奶奶都是笑着捧场,各自压了一艘。
    沈氏是长辈,只是含笑看着她们热闹。
    周峤又催孝和郡主压了一艘,催仙蕙压了一艘,还朝高宸喊道:“四舅舅,你要不要也来玩儿?一两银子压一次!”
    高宸是专门护送她们过来的,重在保护安全,哪有心思玩这种无聊小把戏?他起身过来,伸手把荷包摘了下来,放在桌上,“给你们买小玩意儿的。”然后又回去了。
    周峤嘟了嘴,“真无趣!”不过继而又是一笑,把荷包塞给了仙蕙,然后挤眉弄眼的小声道:“我明白了,他这是专门送给你的。”
    孝和郡主嗔道:“你非要臊得人说不出话才好。”
    仙蕙根本就不敢去看高宸,尴尬了一阵,笑道:“小峤就是淘气。”虽然她有点促狭,可是她年纪小又是晚辈,怎么计较?干脆大大方方打开荷包,把里面的金叶子倒了出来,然后让丫头把荷包还回去,然后道:“不如我们把这些金叶子分了,用来做赌资罢。”
    周峤顿时抚掌笑道。“这个好。”
    仙蕙一人一片的分起金叶子,结果单出来一片,想了想,塞给了琴姐儿,“算是你的,回头让你娘给你买糖吃。”
    “娘,我要买糖吃。”琴姐儿乐呵呵的,可开心了。
    这边热热闹闹,高宸虽然没有刻意去看,但是都听在耳朵里,――算她聪明,轻轻巧巧化解了尴尬局面。倒是小峤,嘴上说话一点没个顾忌,回头得和姐姐说一说,再过几年就是要嫁人的大姑娘了。
    “快快!”周峤连连拍桌,“开始了,我的龙舟一定要跑第一啊!”
    孝和郡主笑话她,“你怎么知道一定第一?回头输了,可不许耍赖,不许当着大家哭鼻子,不然羞也羞死了。”
    “我就第一。”周峤不满,“第一,第一!”
    仙蕙微笑不语。
    这两位都不是好打发的,想着以后进了庆王府,还得天天和她们打交道,免不了是有些烦恼了。只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自己做嫂嫂,做长辈,忍让迁就几分也不要紧,又不少一块儿肉。
    倒是大郡王妃和邵彤云,这两位……,才是叫自己头疼的。
    想起庆王府,不由悄悄看了高宸一眼。
    大概是因为夏衫轻薄的缘故,勾勒出他修长的腰身,流丽的线条,少了冬日里裘皮大氅的雍容,多了一份英挺的阳刚之气。阳光灼灼下,强烈的异性气息透射出来,多看一眼,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仙蕙赶紧收回小鹿乱撞的心思,再也没敢去看。
    而高宸,一直悠闲的和邵景烨闲聊,不时应上几句。
    根本就没有偷看未婚妻的心思。
    只不过不经意间一低头,看到腰间荷包,想起金叶子,心思一晃……,倒是想起彼此最初相遇的场景。
    当时自己刚从酒楼出来,就遇见一个迷迷糊糊的丫头,撞了上来,好巧不巧还踩了自己一脚。当时还有点比较急的事,要去办,虽然不高兴,也没打算跟一个小丫头拉扯不完。偏生初七多了几句嘴,周围的人又胡乱起哄笑话她,让她不得不说要赔自己一双新靴子。
    邵家娘子刺绣第一?没想到,这句话后面牵扯出诸多瓜葛。
    若是没有这个开头的缘由,自己不记得她,也不会给她金叶子惹出事,再替她当众分辩,更不会在她迷路的时候送她回去。之后陪着姐姐去邵家,看见邵景钰欺负她,再想起荣氏母女的算计,多少有些怜悯同情。
    所以,才会在客栈的时候抱了她。
    否则一个素未谋面、毫无瓜葛的女子,掉地上,便掉地上好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出手相救。不相救,皇宫的那一起阴谋就牵扯不到自己,皇后不会认义女,皇上给不会赐婚。如此一想,还真是因缘巧合难以预料。
    然而,更难以预料的事发生了。
    “啊……,救命!!”一声惊呼响起。
    高宸目光凌厉看了过去,之间所有女眷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畏畏缩缩想往前看,又往后面缩,似乎害怕危险踌躇不前。
    沈氏惊慌喊道:“快,快让会水的婆子下去救人!”
    “快!”仙蕙更是连连跺脚,“快去啊!”
    当即有两个婆子冲了下去,守在楼下庆王府的婆子里,也飞奔了两个,现场顿时一片混乱。高宸上前一看,好好栏杆竟然给撞得缺了一块儿!他脸色微变,挨个人头数了一数,不见庶妹孝和郡主,沉声问道:“孝和呢?”
    周峤已经哭了起来,抽搭道:“掉……、掉下去了。”
    原来是刚才孝和郡主压的龙舟赢了,得了所有的押金,周峤和她笑闹,有点没轻没重的一推,――原本也应该没事,四面栏杆,顶多是让孝和郡主被撞一下罢了。谁知道栏杆竟然不经撞,直接撞断,居然让孝和郡主跌了下去!
    邵景烨上前正色,“前面不安全,你们都退到后面去。”
    “你看着她们,别再出事!”高宸看了他一眼,顾不上多说,“噔噔噔”赶紧下楼去救人,心下着恼周峤总是惹事不消停,只是眼下没工夫训斥。江岸边已经热闹乱成一团儿,他挤开围观人群,上前朝王府的下人问道:“孝和找到没有?”
    下人赶忙指道:“郡主在那儿……”
    河水里,两个狼狈不堪的人影纠缠在了一起。一个穿着淡翡色的年轻男子,怀里抱着一个烟霞色的少女,正在往岸边游。几个婆子护在周围,将两人用力往岸上推,嘴里喊道:“快快快!快拉上去,是孝和郡主!”
    高宸瞅着庶出的妹妹,又是湿哒哒的,又是被陌生男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