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邵彤云一脸小白花的娇怯怯模样,躲在表姐身后,委委屈屈的掩面哭道:“我早说了,仙蕙恨我,恨不得要杀了我……,表姐,救我啊。”
    大郡王妃侧身扶着邵彤云,怒道:“仙蕙,你太不像话了!”
    “是吗?”仙蕙掸了掸衣服,目光深刻的看着邵彤云,“你不是才刚小产吗?肚子呢?恶露呢?这好像有点更不像话吧。”
    邵彤云顿时露出惊恐之色,脸色惨白无比。
    整个屋子里的人除了厉嬷嬷和仙蕙,全部都怔住了。
    “不!”邵彤云连连后退,心中是惊涛骇浪一般的震惊,不不不……,仙蕙是怎么知道自己假孕的?又是悔恨滔天,怎么能只弄出一些染血的裤子,为了洁净,身上就忘了遮掩呢?可是……,谁想得到仙蕙会来掀被子啊!
    疯子!她是疯子!自己要被她毁了。


☆、第57章 真相 
    绛芸轩内;呈现出一瞬间奇异的宁静。
    仙蕙和邵彤云互相对峙;大郡王妃露出震惊复杂的目光;舞阳郡主目光凌厉扫过邵彤云;一脸将要发作的表情。至于万次妃;则是脸色变幻不定,似乎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三郡王妃只看了一眼,便低眸回避。
    玉籽原本守在门口的,她反应机灵;当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惊魂未定的轻轻抚着心口;――天啊,今儿这出戏唱大了啊!
    唯一冷静的人,大概就是眼皮都没多眨一下的厉嬷嬷了。
    “怎么回事?”大郡王妃第一个尖叫起来,抓着邵彤云质问;“彤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其实已经猜到了,更多的,是压抑不住的怒火!不管不顾掀起邵彤云的衣服,看着那平坦光洁的小腹,“你的肚子呢?”又去扯她的裤子,“你的恶露呢?都到哪儿去了!”
    “不要,不要!”邵彤云惊慌之中,死死揪着自己的裤子,连连后退。可是屋里哪有她后退的地方?只得缩在墙根儿,掩耳盗铃的藏在半个花架子后面,好像这样,就能多一些安全感。
    “你还跑?”舞阳郡主冲上前去照着她的脸,就是一耳光,“作死!竟然敢假装怀孕,混进庆王府!”朝外面喝斥,“去,请王妃和大郡王过来。”
    邵彤云捂着脸,一下子软在了地上。
    大郡王妃愤怒不已,指着她骂道:“你没有身孕?没有?!”简直气到要发狂,“你居然骗了我这么久,你……”又羞又恼,又气又恨,只想拼命的给表妹加罪名,“你还欺骗了大郡王!欺骗了王妃娘娘!欺骗了整个庆王府!”
    除了愤怒和怨恨,更多的是想撇清她自己,――反正表妹没有身孕,又设计陷害仙蕙,已经完完全全成了弃子,没用了。
    “大嫂。”仙蕙轻声一笑,“最近那些子虚乌有的流言,邵夫人落水,她小产,都是针对我的,对不对?可是你想想,她事先又不能知道我会做四郡王妃,之前那么久就都假装怀孕,又是针对谁?到底想做点什么?”
    大郡王妃在被邵彤云欺骗的愤怒中,只顾着上火,忙着撇清她自己,并没有深想其他的细节。被她一提醒,顿时有了醍醐灌顶的了悟,――若是仙蕙不进王府,邵彤云假孕、小产,是为了什么?总不能是为了扳倒姨娘们吧?那她就是……
    ――为了扳倒自己这个嫡妻王妃!
    大郡王妃一口气提不上来,差点背过气去。
    舞阳郡主揉了揉手,一阵冷笑,“好啊,原来咱们王府里混进了一条毒蛇。”她本来就对荣氏和邵彤云不满,觉得坑了老实的大兄弟,现在揭穿邵彤云怀孕是假的,还当着万次妃等人丢脸,不免更加恼火,“你作死也不找个好地方!”
    邵彤云脸色惨白,无法辩解,更是没有办法再强撑撒谎。五月小产后的肚子完全扁平,身下没有一点恶露,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王府有大夫,请一个过来诊脉就知道了。
    舞阳郡主越看她越生气,看着大郡王妃也觉得生气,“你是蠢货吗?她没怀孕,瞒了你这么就都不知道?大夫呢?平时给她诊脉的大夫呢?”
    大郡王妃脸上无光,气窘交加,“大夫,是邵家专门给她请的。”怕被在场众人笑话她蠢,急急解释,“她说什么从前用惯的大夫熟悉,我也是心疼她,又看在小姨的面子上,才依了她的。”
    舞阳郡主气讽道:“把你卖了,你还给别人数钱呢。”
    大郡王妃也气,又憋屈,自己千防万防,就是没有防过这个表妹,――还只当她年幼无知,等着她生完孩子再拿捏,却没想到一早就被人坑了!
    她想了想,跳脚道:“我叫人去找那大夫!”
    舞阳郡主瞪了她一眼,“找得到才有鬼呢。”一回头,看见万次妃表情丰富,眉眼含笑看热闹,冷冷道:“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赶紧回去罢。”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
    万次妃当即对嘴,“哟!怎么了?又不是我让邵夫人假装怀孕的,舞阳郡主有气,也不该冲着我撒啊。”
    “滚出去!”门外面,想起一声闷雷似的动静,是大郡王高敦。
    屋里众人都吓了一跳。
    仙蕙也吓得一激灵,赶紧低头,――前世留下来的阴影,就让她本身对大郡王十分的避忌,低垂眼帘,根本连看都不想看一眼。若不是因为今儿的事牵扯自己,肯定比跑得飞快,才不要像万次妃那样留下来看热闹呢。
    门外面,高敦黑沉着一张脸,搀扶着庆王妃进来了。
    万次妃有些怕他,毕竟高敦是庆王府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下一任庆王,在他盛怒的情况下去惹事,显然是不明智的。没敢再多说什么,扯了扯儿媳三郡王妃,悄无声息的让出去走了。
    庆王妃一进门,先目光凌厉的打量邵彤云,“你没怀孕?”
    邵彤云哪里还敢答话?低着头,喝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没有!”舞阳郡主气得跺脚,把刚才仙蕙怎么吓唬邵彤云,怎么让她慌张从床上跑下来,一五一十全都说了。然后怒其不争的看向大兄弟,“你怎么回事?旁人不知道她假怀孕,也罢了。你和她同床共枕那么久,怎么都不知道?!”
    高敦一阵难堪的沉默。
    仙蕙竖起耳朵,对此也是很好奇啊。
    邵彤云到底是怎么瞒天过海?竟然连高敦这个枕边人,都一无所知。
    “好了,回头再说这个。”庆王妃护着大儿子的颜面,打断道:“让大夫进来,好好的给她诊一回脉,要打要罚,咱们也得先落实了再说。”看向周嬷嬷,“把她塞回去,衣衫不整的成何体统?!”
    周嬷嬷和厉嬷嬷上前,将邵彤云重新塞回被子里,放下床帐。
    王府的大夫进了门,是一个年过古稀的头发花白老头子。虽如此,进门也不敢东张西望,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的给邵彤云诊了脉,然后道:“没有小产的脉象,也没有怀过孕的脉象。”
    庆王妃挥了挥手,让人出去,然后看向邵彤云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一想到本来就不愿意让她进门,最后勉强让了,不过是看在她怀了大儿子骨肉的份上,结果却是假的,整个王府的人都被她骗了。
    谁会想到,竟然有如此胆大妄为之徒!
    更可恨的是,她入了王府还不消停,一直假孕伺机算计别人,扫了扫大郡王妃,这个心术不正的大儿媳不提也罢。再看看仙蕙,刚进门的小儿媳才是冤枉无辜的,――之前那些流言,邵彤云落水,不用问也知道是邵彤云自己在捣鬼!
    倒是有点疑惑,问道:“仙蕙,你是怎么知道她没怀孕的?”
    仙蕙怔了怔,又不得不回话,“那些流言不是我说的,只能是她,好端端的她自泼污水做什么?想来必有图谋。”低着头,有点心虚,“再联想她之前不顾身孕,故意跑来找我怄气,就猜她的身孕多半有问题。可是我说这些也没人信,所以……,就只好来一出釜底抽薪。”
    其实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之前自己的疑惑,和玉籽打听回来的消息,都只能知道邵彤云在耍阴谋,并不能确定她到底有没有怀孕,――是假孕?还是死胎?这一切都无法验证。
    刚才在松风犀照堂的时候,厉嬷嬷举止古怪。
    当时自己正在迷惑,她为何突然冒失起来?还非得让自己过来看望邵彤云?可是当着众人又不能多问,厉嬷嬷也不能多说。她悄悄捏了自己一下,简单低语,“假孕,逼她下床。”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来不及求证。
    ――自己选择了相信厉嬷嬷。
    至于厉嬷嬷是怎么知道邵彤云假孕的,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向庆王妃解释?只能云山雾里绕了她一通罢了。
    舞阳郡主听得怔住,“就这么简单?!”
    仙蕙低头回道,“是啊。”
    舞阳郡主一脸惊讶,“你就不怕她是刚巧小产,然后临时起意,再陷害你?万一她在裤子上做了假,你又当如何?”
    仙蕙自己都闹不清楚,如何解释?只能感叹厉嬷嬷厉害了。
    “好了,不用追究这个了。”在庆王妃看来,小儿媳不过是心思简单纯良,凭着一股子虎里虎气,误打误撞运气好罢了。因为她才受了被冤枉的委屈,看向她,目光多了几分怜悯和疼惜,“这丫头,想来是有上天庇佑着罢。”
    这样……,也行?舞阳郡主简直无语了。
    大郡王妃也是一脸表情复杂,这仙蕙……,运气也太好了吧?原本让她洗不清的阴谋诡计,竟然凭着一次好运,就轻而易举把对手给扳倒了。不过也幸亏她运气好,否则的话,自己还被邵彤云蒙在鼓里!
    想到此处,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正要骂上几句,外头忽然有丫头禀道:“启禀王妃娘娘、郡王爷,外头来了一个妇人,说是邵夫人偷了她的孩子,要她偿命!”
    这又唱的是哪一出?除了厉嬷嬷,众人全都一头雾水。
    庆王妃沉吟了一下,“带进来。”
    因为王府很大,等了片刻,才有一个青衣妇人被带进来,眼圈儿红红的,一进门就跪在地上哭,“王妃娘娘、王爷,请给民妇做主啊。”
    舞阳郡主最讨厌这一套嚎叫,不悦道:“有话好好说!”
    那妇人是早就被人教导过说词的,怕王府的人不耐烦,赶忙道:“我说,我说!王府里的邵夫人,小产下来的男胎……”说到此处,是真的愤怒和伤心,忍不住哭道:“那就是民妇的儿子啊!王爷、王妃娘娘,求你们给民妇做主。”
    这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她一说,众人都大致明白过来了。
    仙蕙心中却是惊奇。
    厉嬷嬷真是神速,不不不……,应该说是吴皇后的人神速,这么快就查到了邵彤云假胎儿的来历,不仅找到原主,还迅速安排好让人进来闹事。
    如此一来,自己手上可是完全干干净净了。
    舞阳郡主又问:“你的儿子,是怎么送到王府的?”
    那 妇人哭道:“民妇的婆家姓李,亲婆婆死得早,公公又续娶了一个继婆婆,生了一双儿女。儿子李贵在王府的二门上当差,女儿小桃,在邵夫人院子里做小丫头,孩 子就是他们送的!”越哭越伤心,“民妇……,原本有四个来月身孕,结果继婆婆悄悄做了手脚,就把民妇害得小产了。”
    庆王妃听得脸色大变,“竟然……,竟然还有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眼前这个妇人被继婆婆下药小产,胎儿还被偷了出来,送进王府,然后好成全邵彤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