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媸浅ご蟪鱿⒘耍
    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大概是……闲的吧。哥你不知道,这些有钱有权的人遇到个把平民百姓,但凡有出奇之处,便要查问清楚,总觉得有什么阴谋诡计。咱们家能有什么阴谋诡计啊?赚钱过日子还来不及呢。你别担心,问问没事就算过去了。”
    她纯粹是以已之心揣测他人,却不知被猜个正着。紧跟着胡厚福过来的崔五郎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是跑来问问,晚上殿下要喝茶,总得找个煮茶丫头吧?
    园子里那俩婆子他也见过,真要侍候皇长子殿下,也嫌太过寒碜。
    “你家殿下平日在营里也带着丫头侍候喝茶?”胡娇心道:总不能我半夜跑去给煮茶吧?那也太打我家许郎的脸了。位卑是一回事,自己上赶着巴结又是另外一回事,她还是做不出来不计一切抱大腿的事情的。
    “这个……这不是来了县里嘛?”
    “难道……你家殿下要的不是煮茶丫头,而是暖床丫头?不行我让钱章去楼子里召个姑娘来陪?”胡娇算是明白崔五郎的要求了。
    崔五郎瞠目结舌看着她。
    给皇长子召…ji这种事,若是许清嘉在,知情识趣的给默默安排了,宁王殿下也笑纳享用了,那是美事一桩,可被她直不愣登提起来,就好像他这个做属下的在向县令夫人提了什么不堪的要求一般。
    崔五郎觉得自己真冤!
    他真的就是来问问能不能安排个煮茶的丫头给殿下,方便武琛晚上看书之时能够有热茶喝。
    一点也没别的意思啊!
    作为一个贴心的属下,他觉得皇长子殿下在军营里被一帮糙老爷们围着,到了县里能有个丫头侍候着不是更好吗?至少也赏心悦目不是?
    被胡娇闹了个大红脸,崔五郎丫头也不要了,自己跑回去任劳任怨的给武琛上夜煮茶,嘀嘀咕咕骂了胡娇半夜。
    武琛被南华县接待过好几次,只有这次最冷淡,不够趋奉,但也唯有这次最舒服,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才觉得前南诏国亲王的这园子建的着实不错,有时候听着朗朗的读书声,在园子里散散步,真是难得放松。他都有点喜欢上这样的清静日子了。没有战事,又无算计,各处也没有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当真是从来没有过的舒心。
    他比较期待许清嘉来了之后有无变化。
    许清嘉是接到县里的差役送信,知道了皇长子夜宿南华县,便立刻向府君请罪,赶来接待皇长子的。他先进了门,见到大舅哥也只来得及问声好,又梳洗了一番,问了问胡娇的接待情况,发现老婆特别靠谱,虽然崔五郎有提皇长子殿下的需求,但被她装傻蒙混过去了(大雾),于是趁着换衣服的功夫赞赏的亲了她两口,便匆匆跑去见武琛了。
    然后武琛就发现,许县令回来之后,他的接待规格也还是维持原样,完全没有往上提的意思。
    宴饮没有,美人没有,伙食还是照旧。
    唯独等于眼前多了个人。除了每日早起处理公事,许清嘉势必一日三回要跑到他面前来请安问候,如果不是他派出去的护卫回来禀报,这位许县令在南华县的官声非常好,他都要怀疑这人会不会当官。
    派出去的护卫来报,比之其余百夷之地的县乡,如今南华县的夷人与汉人如今相处日渐融洽,而且本县夷人最近比较流行学说汉话,见面用汉话问好已经算是一种时髦的新风尚。而许县令有意识的推行汉化竟然初见成效,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南华县恐怕不会再因为种族不同而夷汉产生激烈的冲突。
    武琛驻守百夷数年,虽然不能插手地方政事,可还是要分神去关注的。定边军守着百夷边防,除了防着日渐强大的吐蕃军,还要防止百夷各部□□。所以,但凡有地方官员能够令百夷各部与汉人融合,边境安宁,都算是解除了定边军背后的压力。
    现在看来,许清嘉除了不会巴结奉迎这一条,又或者是不愿意巴结奉迎之外,竟然算是个很勤勉睿智的官员,而且清廉公正。
    这就非常难得了。
    许清嘉忙起来,便派了钱章前去武琛面前听令,防着这位皇子殿下要使唤个跑腿的。
    钱章在武琛面前露了两次脸之后,便带着武琛出门散心,顺便去喝了回茶,听了回书,不遗余力的在皇长子面前夸了回他的偶像。于是武琛神奇的发现,南华县百姓包括眼前的差役崇拜的竟然不是县令许清嘉,而是县令夫人。
    ——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他现在多少有些理解许清嘉将县学交给胡娇管理了,这不正是顺应民心吗?而且办县学本来就是慈善亲民的举措,由县令夫人出面真是再好不过了。
    就连崔五郎也觉得神奇:“没想到她还会断案?!”
    武琛失笑:“还真是……奇人异事吗?!”今年回去过年,倒可以讲给父皇听听,顺便……也打打尚书令许棠的脸。
    许清嘉的座师许棠一向是慧眼识金玉的,但凡家底厚的,有财有权势背景的学子,无不被他另眼相待。反是出身贫寒的学子不得他欢心,许清嘉哪怕成为榜眼也没有用。
    已经到了年底,武琛是入京路过,住了四五日休整了一番,便走了。临别时许县令倒是给他们准备了一大堆熟食,据说还是许娘子亲手做的,卤肘子卤猪蹄膀点心饼子之类,程仪那是一个大子没有。
    武琛虽然不是太子,可每隔个两三年必要奉召回京一趟,这一路上京沿途大大小小的官员无不是极尽巴结之能事,送美人送补品药材银子奇珍,不知道要砸出去多少,唯独碰上的这位许县令夫妇是朵奇葩。
    崔五郎奉命拎着这大包的吃食往武琛的马车里放,忍不住额角抽筋,向许清嘉抱怨了一句:“我说许郎,就算你的俸禄不多,可是……也不至于连程仪也送不出来吧?怎的就给皇长子送这个?难道殿下还能缺了吃喝不成?”日子过的再糙,这位爷可也是今上的第一个儿子啊。
    小时候那是按照未来储君的规格来养的啊。
    如果不是后来中宫异军突起,生下了嫡子,这位爷哪至于跑到这犄角旮旯来戍边啊?!
    临行送点吃的喝的这也太寒碜人了。
    许清嘉苦着脸拉着他诉哭:“五郎啊,你是不知道我家娘子,钱到了她手里那是每一文都要花在刀刃上的啊。这些事情都是她在打理,她说没银子,说捐给县学了,我总不能逼着她拿银子出来吧?再说逼急了她性子上来……还不知怎么着呢。”
    送程仪给上司是惯例,许清嘉也并非真是傻子。只是他家穷是事实,哪怕当了这么久县令,也并没有存多少钱下来。这次胡厚福前来,胡娇把家中所有积蓄全办了货物,准备跟胡厚福合资做买卖,兴冲冲的要发家致富。皇长子自小生长在金窝里,奇珍异宝不知见过多少,倾他家之力送个四百两银子,也不见得能放在武琛眼里,索性一文钱程仪也不送,装穷装到底算了。
    武琛与崔泰正并肩而行,听到这话似笑非笑感叹了一句:“没想到这位许县令倒是深得他家娘子的真传,最拿手的倒是哭穷。”他是见识过胡娇动员大家捐款的架势的,哭穷哭的熟练非常。
    崔泰嘴角暗抽:“民间有种说法,殿下大约没听过,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武琛忍不住大笑。
    送走了后园子里的大佛,胡厚福与胡娇这几日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次不但有茶叶火腿山珍野味,还有本地高山所产的药材,林林总总,足足置办了十来车,许清嘉特意派了两名差役跟着,又雇了伙计跟着镖局别的商队一起出发了。
    衙门里也到了年底了,许清嘉是个勤勉的官员,为了怕底下的胥吏弄鬼,不论是帐目官库还是官仓,以及本县守备军械等,他带着人亲自查,竟然也查出了蛀虫。
    守着官仓的马六与人合伙将今年新收上来储备的粮食换做了粮店的陈粮,新粮拿到粮店去卖了。
    朱庭仙是从来也想不起来去查官仓的,他每年都多收,拿新粮来换陈粮储存,新粮卖出去。这本来是守官仓的胥吏做惯了的,只不过往年大头要全部交到朱庭仙手里,自己落的少一点。想到今年许清嘉上台,不懂就里,也没听说要查官仓,大约是想不起来跑到官仓来看一看了,便私自做主悄悄将今年储存的新粮给出售了,又私下吞了。
    每年秋赋,除了要按一定比例向州府交上去,还要往官仓补充粮食,以防遇到天灾或者兵灾,本地无粮可赈。
    许清嘉没料到本地胥吏竟然有这么大胆,当场震怒,立刻下令将守着官仓的差役给绑了,新换了守卫,又派高正带着一队人往这些胥吏家中搜卖粮存银,抄押家产,以防被花用。
    马六及同伙当日便被下了大牢,各人吃了二十板子,给关了起来。
    高正心里也极为窝火,没想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出了这事,只觉打脸,执行起抄家政策来尤其狠,将马六及其余三名差役家里抄了个底朝天,又将其家人看押,等到查清帐目,马六及同伙被判了秋后问斩,家人全部发配到定边军营去服苦役。另有知情的粮店店主也被拘捕,家人跟着胥吏家眷一起被发配。
    百夷之地已到边疆,再流放的话就到了吐蕃,因此但凡有要徙流刑的,便通通发配到定边军营去服劳役。
    马六等人以及粮店店主皆被判了死刑,又上报州府,许清嘉还是余怒未消,晚上回到后院吃饭也绷着一张脸。
    胡娇鲜少看到他生气的模样,摸摸他的脸蛋,又在他两颊揉了下,笑道:“皮子绷的这么紧,脸疼不疼?”
    许清嘉将她的手拉下来,恨声道:“这些人太也可恶!若是有天灾兵灾,难道让这一县人都饿死?都指着这官仓活命呢!”说起来都是朱庭仙时候惯的毛病,给这帮差役惯的无法无天,都只知中饱私囊,“我都恨不得当场下令砍了他们的脑袋!”
    但时近过年,实不宜行此凶事。
    胡娇见他当真气的厉害了,便坐到他怀里去,抚着他胸口给他顺气,又出主意:“不如每过三日拉出来在县衙外面打二十板子,好给后来者一个警示。”顺便再给自家郎君消消气。
    许清嘉当时一笑,捏了下她的鼻子:“你这小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我还以为最近只装着生意经了,都不太记得关心我了。”
    自与胡厚福商量贩运一事之后,胡娇便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赚钱上,每日写写画画算自家的存银能涨多少,兴致非常高昂,这活动直等胡厚福走了好些日子都没停止。
    胡娇在他颊边响亮的亲了一记,“哪能啊?就算是装着生意经,那还不是为了给你存银子,免得下次皇长子殿下再路过的时候,咱家连个像样的程仪都拿不出来。以后你若是再升官,连个应酬的银子都没有,可怎么好?!”
    许清嘉原当她赚银子花只是好玩,未料得她说出这番话来,颇为动容,只抱着她往自己怀里搂紧,下巴搁在她脖子上,低低“嗯”了一声,“只要你愿意做,什么都听你的!”
    胡娇摸摸他的脑袋,觉得听话的县令大人还是很可爱的。
    隔日高娘子来看胡娇,进了门便要茶喝:“有热茶没?夫人赏我杯热茶喝了定定神。”
    胡娇泡了热茶给她,她抱着杯子喝了两口,这才有些回了魂:“真是吓死我了,方才从衙门前面过来,看到县衙前面一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